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0.html


是小野彬次郎先发现前方的火光的。他和扬科等几个人的距离在三百至四百米之间。

他让江藤停下,两个人就地蹲了下来,小野彬次郎左手举起手中的九七式狙击步枪,用左眼透过瞄准镜仔细观察了几秒钟。

放下手中的步枪,他对江藤说:“前面几个人是敌军小分队没错。请江藤君去通知渡边队长,已经发现目标,部队停止前进,原地警戒。”江藤答应了一声,拎着步枪往来路上去了。

几分钟后,渡边铭崎和江藤来到了小野身边,慢慢蹲了下来。他用狙击步枪上6倍放大的瞄准镜先观察了一会儿,然后放下步枪,从怀中拿出一只十分小巧的望远镜递给向导江藤。

江藤静静的观察了足有一分钟,才慢慢放下了望远镜,有点反常的是,他一句话也没说。

“是袭击你们的那支敌军小分队吗?”渡边铭崎低声问他。

“是的。那个携带冲锋枪的中国士兵和那3个苏联人是最好的证明。但是人数上存在问题。”

“这个问题我也注意到了。会不会是你们搞错了?”小野彬次郎说。

“绝对不可能。敌军小分队肯定不止这几个人。只有5个人是不可能完成那次袭击的。”江藤说道。

“你的看法,我赞同。只有两个中国人,其中一名还是卫生员,是无法配合3个苏联行动队员进行这样的重要行动的。现在这样的情况不知该如何解释?”渡边铭崎说。

“我还有一个证据。在和敌人交火的最后阶段,属下曾经击中一名敌方人员的要害部位,那名士兵不死也必是重伤。现在我完全找不到那个人。”

“在我们追击敌军的途中,不曾发现过敌人的尸体或者是可疑迹象啊。”小野彬次郎说。

“听江藤曹长的意思,敌人的这次中途休息是计划好的。消失的那几名士兵可能和那名非死即伤的士兵有关。”渡边铭崎猜测说。

“我只知道,中国军队绝不会让士兵的尸体落在我们日本人手里,他们的做法和我们一样。缺失的那几名士兵的情况,我没有能力做出判断。”江藤的回答十分客观。

渡边铭崎继续问道:“那两名中国人的身份呢?可以确认吗?”

江藤说:“他们的制服上没有番号,这两个人又都是新兵,身份无法确认。但这一带的抗联正规部队,只有成立不到半年的新编第二师和长期游击作战的独立第三旅,我们还是有机会确认的。”

渡边铭崎听后默不作声,虽然已经追踪到目标,但当前的形势对特击队而言既不乐观也不明朗。

沉默了几分钟后,江藤突然开口:“少佐,我们不如趁现在把这5个敌人快速消灭,只要拿到文件包也就算是完成任务了。”

一直把注意力放在观察敌人的小野中尉回过头来看了江藤一眼,又用目光盯着渡边铭崎,什么话也没说,等待着渡边少佐的决定。

渡边铭崎说:“这个方法并不可行。要快速消灭这5个人,难度太大,这么远的距离,用制式步枪很难保证首发命中,苏联人又十分擅长游击作战。如果有一个人有能力把文件毁了,这次任务就没有什么意义了。敌人的那几名队员去向不明,如果这5个人是诱饵的话,我们面临的后果将很难预测。”

“敌人怎么可能预测到我们的具体行动?”江藤说。

“中国人、苏联人,都不是一群只知争勇斗狠的莽夫,他们此时在想什么、做什么,你我恐怕都是一无所知。战场上风险自然不可避免,但任何时候都不能小瞧自己的对手。”

江藤虽然觉得渡边的分析很有道理,但心中还是存有一点异议的,只是此刻他并没有反对的任何权利。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小野彬次郎问渡边。对于当前的形势,他和少佐的看法大致相同,在没有认清对手实力的情况下,就选择全力出击,的确太过冒险和不够理智。

渡边铭崎显然已经想好了应对的方案,回答说:“等待。我们等待敌军的那几名队员归队,尽可能要确认他们的身份,估测出这支小分队的整体实力。由我和江藤君负责观察,小野君带领其他3名队员在后方五十米处进行休息和警戒。”

小野彬次郎答应了一声,慢慢直起身子,收回了左手的狙击步枪。快要离开时,他突然说:“渡边君,那几名敌人如果迟迟不现身呢?”

渡边铭崎说:“天亮以后我会考虑发起攻击的。小野君记得3个小时后来替换江藤曹长。”

“明白。希望渡边君不必面临那样难堪的局面。”小野彬次郎说。

渡边铭崎又从腰胯的枪套抽出那支德国鲁格P08手枪,将9毫米的帕拉贝卢姆手枪弹上膛,递给江藤,说:“步枪可以放在旁边了。现在开始我观察,你警戒,一小时后换过来。记住,不到生死关头绝对不能开枪。”

时间过去了大约四十分钟,边勇、郝权才、柴富东还有王鹏渐渐进入了渡边铭崎的观瞄视野。他的判断没有出错。

“江藤,快拿望远镜观察,敌军那几名队员回来了。”

江藤曹长和渡边长官相处了大半天,第一次听到他的语气不像以往那样平静,夹杂着一丝不易令人察觉的兴奋。他立刻右手拿起望远镜,仔细看着这几名很有神秘感的敌人。不过是十几秒钟的工夫,江藤自己的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了。

“怎么样,江藤?有发现吗?”渡边铭崎问道。

“总共是4个人,除了最后一人,其余3个人的身份我完全可以确认,他们是抗联新编第二师直属侦察排的士兵。我的小队和新二师侦察排交手过两次,对他们印象深刻。”

“由此我们可以断定,这支敌军小分队是由新二师侦察排的士兵和苏联秘密部队成员组成。这也符合我们来此之前的推断。”

“长官对新二师和它的侦察排做过了解吗?”江藤有些疑惑的说。

“是的。现在你该明白,这次任务并不是偶然。”眼睛离开了瞄准镜,渡边说:“你能够确认他们的撤退意图吗?”

“从这次任务的重要性和特殊性来分析,他们一定选择尽快回到新二师的驻地。由他们的补给来看,不可能还有其他行动安排。”

“我的看法和你相同。从这里撤回新二师的驻地,有没有什么地方是必经之路?”

“根据上个月我们掌握的情况,新二师的驻地是在‘老猿山’一带。从此处撤回老猿山,‘四道梁子’是必经之地,距此大约一百三十里。晚上休息6个小时,以普通的行军速度,至少需要两天时间。”

渡边铭崎和江藤往后挪了几米的距离,蹲起身子。渡边从身后的行军背囊中取出地图,两个人趴在地上,借着微弱的手电光,江藤把地图上的几处重要地点向他作了说明。

渡边灭掉手电,收起地图,对江藤说:“江藤君,你暂时负责密切监视敌人,我去部署一下行动计划,很快返回。”

江藤小声说了声“是”,把手枪还给渡边少佐,俯下身去,爬到了刚才的观察点,举起手中的步枪,静静的注视前方。

渡边铭崎回到特击队休息之处,先是和副指挥官小野彬次郎讨论了几分钟,然后开始正式下达作战计划。

“吉野,发送两道作战命令:第一道命令发给二道口据点的骑兵队长今野少尉,告诉他集合骑兵小队所有人员,必须在十五日日落之前赶到四道梁子,严密把守此处,命铃木他们一同前行。第二道命令给四十四联队第一大队高桥迟野队长,命他亲自带领40名全副武装的士兵,以最快速度赶奔四道梁子,并保证无线电通讯随时畅通。”

“是。”抄好电文后,吉野调试好无线电器材,立刻动手发报。

渡边铭崎的行动方案并不复杂,但不能不说是高明的决策。他用两支精锐力量,计划将小分队堵死在四道梁子跟前,又用一支同样不可忽视的常规武装从旁协助,到时小分队即使没有被快速歼灭,依然是无处可逃。

“现在调整一下编队:由我和江藤曹长担任先导,步枪手中岛和中田居中,小野君负责保护吉野,处在最后。各部间隔距离不变。战士们,我们要秘密跟踪敌军的这支小分队,直到最后的攻击时机的到来。”

渡边铭崎和小野彬次郎都披上了装在背囊里的灰白色伪装外套,他们分别和中田、中岛合用一个背囊,将两个空的背包和几件不需要的东西就地掩埋。

一切都已安排妥当,但是,所有的情况是否会如渡边铭崎料想的那样?这一场特殊的猎杀是否事事都会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