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间谍:特工在民国很给力 第三卷 第四十一章 卫立煌车轮战功福州城 天下军奔袭古田

逆脑 收藏 0 9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34.html[/size][/URL] “蒋鼎文,你们搞什么名堂,剿叛这么长时间,怎么一点可以说服人的战果都没有”南京总统府,蒋介石正跟福建剿叛的前敌指挥蒋鼎文通电话,询问战况。 “我们的六个师已经占领古田了,就等延边的捷报,一旦攻下延边,立即呈两面夹击之势,将叛军一股合围在福州,彻底剿灭叛军,从而推翻伪政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34.html


“蒋鼎文,你们搞什么名堂,剿叛这么长时间,怎么一点可以说服人的战果都没有”南京总统府,蒋介石正跟福建剿叛的前敌指挥蒋鼎文通电话,询问战况。


“我们的六个师已经占领古田了,就等延边的捷报,一旦攻下延边,立即呈两面夹击之势,将叛军一股合围在福州,彻底剿灭叛军,从而推翻伪政府!”蒋鼎文在那边说着自己的计划方案。


“延边那里怎么了,你不是调有七个师去攻打吗?!区区延边弹丸之地怎么还没打下来”蒋介石责问道。


“我们在延边遭到了福建三个军的抵挡,福州大概把主要兵力都放到延边来了,所以我们苦战不下”蒋鼎文并没有把天下军也在延边参战的消息告诉委员长,或许他并未把这支眼里的民间武装放在心上,又或者是觉得天下军区区3000人一个旅的兵力于大局无足轻重,不足以向委员长报告,也让蒋介石暂时忘掉了这支曾今在上海把日军打得胆寒的强悍军队,而未专门采取应对措施。


蒋鼎文历史上被人称作“双料”将军,原因在于他既是蒋介石手下的五虎上将之一,又是何应钦座下的四大金刚中一位,政治上的左右逢源让他步步高升,深得上级器重,但在军事上却没那么风光,在后来的抗日战争中懦弱怯战,致使所部在豫中会战里轻易被日军击败,从而也是整个会战之所以失败的重要原因,关于他的军事才能,***曾有讥讽的评价“身为军人却不懂军事”,“还应加学习我们的兵法”。


如此之人还能在福建事变中让19路军烟灰飞灭,除了同为五虎上将卫立煌、四大金刚张治中的能征善战外,19路军高级将领的倒戈起了决定性因素。


“延边先不要管它,趁现在福州方面兵力空虚,让古田方面的卫立煌加紧进攻福州,”蒋介石命令道。


蒋介石在军事上并不能说一无是处,按周恩来的评价:“是一名好的战略家”,只是在战术方面很差劲,经常瞎指挥,才导致国军的很多战略上看起来很好的一盘棋,却总是变成失败的战局。


他分兵两路攻向福州,两路兵马就像个大钳子一样死死地夹住了福建新政府方面赖以固守元气的福州,从布局上讲非常狠厉,势必要歼叛军于一角的决心。


反观陈铭枢的布局,延平、泉州、古田(一厢情愿地以为能够仅凭天下军守住)三处收缩着他的六个军,完全以福州为核心,看样子也是要与前来的国军决一死战!


双方的战略和布局,都透露着对这场战争对拼的信心,国军十三个师,其中三个德械师,两个五虎上将,两个四大金刚,实力霸道强悍,而以铁军著称的19路军家底组成的福建第一方面军,实力也不可小窥,硬打硬拼之下,胜负并不好说。


但此时的陈铭枢已缺乏了北伐时那种敢打敢拼的勇气,在国军六个师大军兵临城下之际,蔡廷锴一再催促快调集分布在泉州、漳州的第六军赶紧来援,但陈铭枢另有想法,他担心泉州、漳州的军队撤过来后,国军若派军队到那,势必福州将会处在三面合围之中,毫无退路可言。


如果第六军调集过来,那么就意味着福州城将是国军与新政府生死决战之地。但陈铭枢作为一家之长已不再有一战决生死的勇气,他要留条后路,他还期望着背部的粤军能够在一定时候前来增援。


所以他要留军队在泉州、漳州保障这条后路的安全。


“军座,叛军抵抗顽强,我们发动的几次冲锋都被打溃了下来”福州城外卫立煌的指挥部,前去督战的副官回来向他报告道”。


“19路军素有北伐铁军之称,在上海又让日军大吃苦头,是支能打能拼的队伍,但我们来的三个中央精锐德械师也不是吃软的,令张治中从这三个师里抽调最精锐的十个团,对福州外围阵地给我发起车轮战,冲锋上去的团,死人不到20%不准下来!”。卫立煌命令道。


“军座,这可是校长的底子兵啊,不能这样拼完啊!”副官劝道“围攻他几天,拿下福州城也是早晚的事,何必急在一时了”。


“你不看看延平方向打成什么样子,七个国军师打个小小的延边这么久还没打下来,定是受了不小的阻力!”卫立煌说道。


“军座是担心延边的叛军一旦击退我国军,就会腾出手来与福州城叛军合击我们?!”副官问道。


“对!到时别说福州攻城无望,就是我们也有被歼灭的危险,所以,我们要像抢救生命一样抢时间!!”卫立煌说道。


十个精锐的团,轮番上阵填人,终于在傍晚时分攻陷了福州外围阵地,但国军伤亡也很惨重,负责冲锋的十个精锐团在冲到第十个团时,被张自忠在后面架机枪堵住,硬是死亡率达到30%时,才把福州守军的阵地撕开一个口子,使得后面的大军得以鱼贯而入,从而击溃福州城外围整个防线。


由于已经到了晚上,所以卫立煌没有再接再厉让军队继续攻进城去,十个德械师抽出的最精锐团,死了6000人,伤者上万,损失不谓不重,这些可都是老蒋的宝贝家底,卫立煌也不敢拼死太多人,于是便下令修整,打算明早换另外三个从江西调来的非德械师攻城。


就在卫立煌满有把握明日便能把福州拿下时,他的后方却燃起了把大火!


“古田城就在前边,我这就带人攻击去”远远地望见古城概貌,巴顿跟奥马尔商量道。卫立煌带着军队向福州进攻后,奥马尔就决定长途奔袭来到古田,把国军留下少量部队防守的古田县城给攻占,一是收复了古田,二是断掉了卫立煌的后路,并可借此向福州方向进军,像打延边那样和福州守军对卫立煌军队进行内外夹击!


延边那边则留给了福建第一方面军的那三个军,有了天下军的加入,国军的六个师(原来七个,已被打掉一个)并不能立马被击溃,而没了天下军,福建第一方面军的那三个军也不至于落败,就让他们先耗着,自己这边从后面包抄卫立煌军队,与福州方面的军队先把这一路国军吃掉,到时再腾出手来收拾延边的国军,这是奥马尔应对国军方面急着对福州采取行动的策略。


“我们没有重武器,攻城的话死伤太大,不划算,依我看我们可以佯攻古田国军在大甲乡的工业区,然后在城内的部队出城支援大甲时,由我们的主攻部队将古田拿下!”奥马尔策划道。


“那好,由我对古田发起主攻,你去佯攻!”巴顿立即说道。


“我是司令!!巴顿,你去佯攻,我来主攻!!”奥马尔不甘示弱。


“那我现在就带着手下攻进城去,据可靠情报,里面只有国军的一个旅,我只需带一百人就能把他们拿下!”巴顿说道。


“别,国民党也不是纸糊的,在城内的是国军最精锐部队之一的88师492旅,别这么莽撞!”奥马尔说道“好吧,你执行主攻,我带着一连去佯攻”。奥马尔知道巴顿的脾气,不愿跟他争吵而耽误战机,便做了妥协,一边心里嘀咕,如果不是在雇佣军里,而是在国家正规军队中,我一定会按不执行军令枪毙了你,不过,为了雇佣军的这点钱,我还不值得这样做。


就在奥马尔带着一连大张旗鼓地冲去大甲乡时,一路上国军的各种机构已经把这情况报告给了古田492旅旅部。


“什么,大甲方向出现敌军!!”492旅旅长马军在办公室里闻得报告喊道。


“旅长,那里有无数工厂,可是古田的经济命脉啊,可不能给人抢了去”谢东急道。


“那么你带人去支援?!”马军问道。


“是!”谢东立即应道,马军的话正合他意,贪财的他暗地里调查过,这大甲乡十多个工厂组成的工业区可是富的流油,他早就对这地方眼馋了,只是苦于没机会下手,如今那里有战情,这岂不是最好浑水摸鱼的时机?!


“好,你带着部队迅速赶往大甲,城里就留警卫部队,你可得早去早回啊!”马军嘱咐道。


“轰,轰,轰”。


这边古田城外谢东刚带着部队出发有半小时,早就守候在附近的巴顿便动手了,先是一个连摸到敌城入口布防处,一阵手雷扔过去,国军稀里糊涂的就给炸飞上了天,接着这个连迅速冲入城中,机枪横扫一切阻挡之敌。


“给我冲锋!”巴顿见这个连队冲进去后,指挥剩下的几千人道。


“嗒嗒嗒嗒”古田城内立即响起了清脆的机枪声。


古田政府内的马军还没回过神来怎么回事,就稀里糊涂被冲进来的天下军机枪指着成了俘虏。


而在另一头,谢东带着部队匆匆赶往大甲,准备大捞一笔的他却突然听到后方县城方向传来的枪声、爆炸声。


“不好,调虎离山,我们上当了”谢东大吼道“传令官,传我命令,后队转前队,往县城跑步前进!”。


“报告副司令,出城的国军部队又返回来了”通讯员向巴顿报告道。


“副司令,我们冲出去把他们消灭!”身旁一个军官道。


“我看还是重兵紧守县城入口,严正以待”另一个军官道。


“不,他们有火炮,无论是杀出去,或是原地防守,按奥马尔的话说,都会死伤很大”巴顿说着向众人眨了眨眼睛。


“哈哈哈”大家都笑了起来,作为军人,哪有不牺牲的道理,都感觉奥马尔太小心在意了。


“尽管你们的司令胆小怕事,但不得不承认有些事他还是对的,命令城外布防的部队全部撤入城内,我们要放国军兄弟进来打场街巷战!”。巴顿说道。


“给我炮轰!”果然不出所料,谢东虽然逢到变故,但还没有因慌乱而忘记使用自己的先进大炮,架在城外对着古田县城也不管是否会炸到民宅就轰了起来。


“给我冲进去!”将炮弹全部轰完后,谢东指挥部队对县城发起了冲锋。


进攻很顺利,因为跟本就没人阻挡,直到国军部队全部进城,甚至谢东带着部队闯进了县政府,街上才响起“哒哒哒”的机枪声。


“妈*的,又中计了”谢东听着街上一下响起的枪声,不由骂道。


“副座,敌人冲进来了”一个军官满身血污地闯进了办公室。


“嗒嗒嗒嗒”十来挺机枪在军官身后响起,军官身中乱弹倒地。


“我投降!”谢东见闯进来的士兵端着机枪还欲将屋子内的人扫一遍,忙举手投降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