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龙如何对话印度虎

kamkwongho 收藏 1 156

印度人和中国人很快将打破相互之间存在已久的隔膜


在我年轻的时候,各种杂志的封面漫画上,最常见到的主角是山姆大叔和俄国熊。当时人们总是说,核战争很快就要打响。而我住的地方,距离所谓“铁幕”只有几百公里,据说未来的战火便将在那里燃起。于是乎,当年血气方刚的我,奋身投入了德国的和平运动。而今天的报刊封面,一对主角换成了中国龙和印度虎。英国《经济学家》杂志将中印之间的较量称为“世纪竞赛”,印度《喧嚣》杂志的文章标题更是耸人听闻:“备战——为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着眼前这一幕,我不禁心怀释然。作为曾经挑起两次世界大战的德国人之后,我平生第一次面对这样的现实:世界有可能爆发新的战争,但这一次挑头的将不再是西方人。尽管北约仍在,但再也没有人关心,我们这些欧洲人是否还会走上街头,为世界和平振臂呐喊。既然如此,我索性躲到一旁袖手观望,瞧一瞧中国和印度究竟如何肩负起维护世界和平这副新压上肩头的重担。当然,偶尔我也会暗地里自责,我这种态度,多少有些不负责任。

不久前,我坐飞机往返于新德里和北京之间。在飞往北京的航班上,我的邻座是一对年轻的中国夫妇。两人来自宁波,给人的印象十分和善。两人都穿着宽松的印度棉质长袍,神态打扮和1980年代和平运动时的德国年轻人颇有几分相似。我们很快便攀谈起来。可我显然犯了一个错误,我真不该问他们,这次印度旅行印象如何。“哎哟,您可别提了!那里到处又脏又乱,夜里吵得人连觉也睡不着,好多人整天喝得醉醺醺的,火车从来就没准点的时候。”两人的话头一旦打开,便再也收不住。我一言不发,默默地看着他们用iPad为我展示在印度拍的照片,说句心里话,那些照片上的景色看上去可一点也不坏。

几天后,在回程航班上,在我身旁过道的另一侧,坐着一对上了年纪的印度夫妇。男的一身西服,女的身穿蓝色纱丽。两人相互间一句话不说,却不厌其烦地一次又一次招呼着机上的几位空姐,害得这些态度友好的中国姑娘为二人前前后后跑个不停。哎,这印度素食怎么没配米饭?于是,拿来了配米饭的中国素餐。可这饭怎么这么难吃啊?还有没有其他吃的?渐渐地,空姐们也失去了耐心。换成谁都会这样。这两位印度乘客对待她们的态度,就像是对待自家的佣人。和印度所有富人一样,他们早已习惯了指使别人为自己跑前跑后,而对机舱里其他乘客抛来的厌恶目光却浑然不觉。

飞机上的两次经历,让我清楚地体会到中国人和印度人典型的处世态度和行为方式。很多中国人在看到印度的贫穷与落后时,往往采取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就连印度人直爽开放的性格,在他们看来也缺乏教养,令人厌恶。这些朋友似乎完全忘记了,就在十年或十五年前,他们自己的国家对外国人来说也是又穷又乱,与今天他们眼中的印度一样。反过来看,那些有能力到中国旅行的印度富人,则对中国社会中人人平等的原则毫无概念。在印度从事简单劳动的人(空姐当然也包括在内),大多属于下等人;对于出身社会高等级的上层人来说,这些人无异于贱民。西方人一向认为,印度有钱人普遍傲慢自负,眼下这种坏名声显然也已传到了中国。

无论怎样,可以肯定的是,印度人和中国人很快将不得不打破相互之间存在已久的隔膜。从飞机上的一对中国年轻夫妇那里,我明显感觉到他们对印度的陌生。他们在对印度缺乏足够了解的情况下,仅凭自己看到的一些流云碎景,便草率地得出结论。而那对年迈的印度夫妇在与中国空姐打交道时,同样也表现出某种轻蔑和无知。这种状况必将改变。感谢那些杂志社的漫画家们,是他们笔下的龙虎斗,间接拉近了龙虎之间的距离。无论两者是否情愿,他们都必须面对这样的事实:作为全球增速最快的两大经济体,中国和印度已然成为新兴的世界强国。正所谓心随境迁,两个民族之间的感情亦然如此。中国人不可能总以蔑视的口气谈起印度,即使没有去过印度的人,也会在内心里相信,印度定有其强大之处,有些方面甚至超过了中国。因为如果没有一副利爪,虎又何以为虎?相反,那些富有的印度人也会懂得,当他们和中国人讲话时,必须先把自己封建贵族式的傲慢抛在一边。

未来的龙虎对话将采用怎样一种语言,眼下还无人晓得。至少到今天为止,在两大对手之间,无知的隔膜尚在。在欧洲历史上,民族隔膜曾是引发战争的导火索。谢天谢地,今天的战争还只是漫画,它仅仅发生在一些杂志的封面上。

(作者为德国《时代周报》驻印度记者)


花久志(Georg Blume),德国人,曾任德国《时代周报》驻京记者十二年,人称“老花”;前年起改驻印度。来中国之前,老花曾在日本工作八年,故对日本亦素有研究。为 延续跟中国的缘分,老花慨然选择南方周末开设专栏,所谈范围大抵不出他情有独钟的中印日,故栏目名为“老花看三国”,中文译者强朝晖,人称“小强”,与老 花搭档多年。敬请垂注!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