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密的丛林,上百名非法武装端着各种武器正从四面八方向中国陆军“狼牙”特种大队026特别突击队B组包围而来。

第一突击手庄炎躲在树后用精确地单发点射阻击着敌人。

激战之中,第二突击手强晓伟向敌群甩出一颗高爆手雷。

指挥官耿继辉防御左侧,掩护着B租的战友们。

非法武装距离026特别突击队B组越来越近,爆破手郑三炮打光弹夹里的最后五发子弹,趴在草丛里掏出了雷区的起爆器。

卫生员史大凡半蹲在齐腰深的草丛里,激光测距仪不断移动,给狙击手提供着射击诸元。

狙击手邓振华的狙击步枪左侧跳出一粒一粒弹壳,在他的枪口下一个个非法武装要害中弹向后倒去。

画外音,深沉而悲凉:“这,是一次在祖国边境地区和分裂组织的又一次战斗,定点清除以后被敌优势兵力围堵在山区的密林里。对于作战区域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山地丛林、沙漠戈壁、城市乡镇、海洋海岛,甚至包括被劫持的油轮、航班、汽车、火车以及所有的交通工具——总之一切你们能想到的地方作战,任务只有一个——干掉敌人!干掉敌人!干掉敌人!的我们,对于中国特种部队来说,这太普通了,太正常了。”

战斗中,不断有组员高呼:“没子弹了!”

非法武装越来越近,子弹嗖嗖的从队员们耳旁划过。

耿继辉狠下心说:“孤狼B组!听我命令,上刺刀!准备肉搏,死战到底!”

“死战到底!”黑暗的夜里,来自地狱的勇士一声嘶吼。

画外音:“正如军旗下宣誓时那誓词一样,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宁死不当俘虏!中国特种兵,站起来一座巍峨的高山!倒下去,也是滔滔流淌的江河。中国军人的字典里,没有缴械投降这四个字。中国军人,只能战死,不能战败!”

耿继辉拆下突击步枪的外挂,把刺刀上到枪口。

庄炎和强晓伟拔出单兵格斗刀。

人高马大的郑三炮,干脆拔出了开路用的军用砍刀。

卫生员史大凡战术腰带上别满了手术刀,嗖!飞出的刀子准确击中一个非法武装的咽喉。

狙击手邓振华想了想还战斗在缉毒第一线的夏岚,幸福的笑了一下后也把刺刀上到狙击步枪枪口。

六个人,六个中国军人,六个硬汉在枪林弹雨中站起,背靠着背,互相掩护准备格斗。

非法武装接到了命令,停止了射击。

上百名非法武装踩着同伴的尸体,挺着步枪,团团包围中国陆军“狼牙”特种大队026特别突击队B组。

坚毅出现在每一名队员脸上。

耿继辉握紧步枪,“爸!我没给您丢人。”

庄炎淡淡一笑,“小影!我对不起你。”

强晓伟眼睛注视着近在咫尺的敌人,“我当警察的愿望,又泡汤了!”

郑三炮挥舞着砍刀,“再待一段时间,我就是一级军士长了!希望,我死了狼头还能追认我为一级军士长,圆了我兵王的梦。”

史大凡把七龙珠塞好一脸坏笑,“嘿嘿!老子到地府,继续救你们这群脑袋被门夹的兵。狙击手!”

邓振华还在惦记着,夏岚说她怀孕的事情是不是真的,要是真的怎么还能让她继续执行任务啊!听到史大凡的话,邓振华不耐烦的说:“干嘛啊!”

史大凡:“一会,你死的离我近点!我损你,还没损够呢。”

邓振华:“行!咱俩继续对损,不过我估计见不上我儿子了。”

史大凡疑惑:“你儿子?夏参谋怀孕了?你怎么知道是儿子?”

邓振华:“所以说,你脑容量小。”

非法武装中站出来一个领头的:“你们是真正的军人!现在,你们已经被团团包围,抵抗毫无意义。如果你们放下武器,我保证你们的人身安全!”

邓振华笑:“你拿什么保证?”

领头的:“我的人格!”

庄炎骂:“你他妈还有人格?有人格还搞分裂?”

耿继辉十分坦然:“别费心了!我们不会投降的。”

“死战到底!”震撼,非法武装再一次被六个人喊出来的声音震撼。

领头的有些动容:“能告诉我,你们是那支部队的?”

耿继辉、庄炎、强晓伟、郑三炮、史大凡、邓振华齐声道:“你老子我是中国陆军特种部队的!别想抓获的,杀!”

双方混在一起,展开肉搏战。非法武装,也可以说是准军事组织。在某国正规军校培训出来的指挥官并没有下令开枪,他们和中国陆军特种部队来一场堂堂正正的肉搏战。

耿继辉左右突刺,非法武装分子连连惨叫着倒下。

庄炎和强晓伟互相掩护,一下一下,手中格斗刀割开了非法武装分子的身体。

郑三炮挥舞砍刀,所到之处胳臂腿乱飞,他掩护着耿继辉。

邓振华和史大凡一边斗着嘴,一边展开拼刺。

战斗异常惨烈,人性中的兽性被彻底激发!

非法武装被打急了眼,而中国陆军“狼牙”特种兵战争猛犬的本性也暴露无遗。

画外音:“这就是我们!中国陆军特种部队。当五彩缤纷的城市,万家灯火时,我们在黑暗中守护着祖国的每一个角落。我们在血火交融间,和死神共舞。我们在枪林弹雨中,和天使接吻!看吧,炼狱的幽灵挥舞着死亡镰刀收割着生命。看吧,天堂的使者扑闪着翅膀带走你的灵魂。砰!砰!砰!砰!幽灵的镰刀被打成两截,天使的翅膀出现弹洞,拿走人生命的不应该是你们,而是我们!中国陆军特种部队——来自地狱的勇士!敢于侵犯祖国的每一个人的生命,是属于我们的。”

“狼牙”特种兵越战越勇,鲜血覆盖了他们伟岸的身躯。

非法武装也被打红了眼,不断有人大喊着扑向密林中那六个身影。

耿继辉狠狠地把刺刀送进非法武装的胸膛,还未等拔出来,忽然耿继辉身后忽然闪出来一个敌人!郑三炮看着这个人挥动步枪,自己也举起砍刀。“啊!” “啊!”两声惨叫,敌人的枪托砸中了耿继辉的腰部,而敌人的右手也被郑三炮一刀砍飞。

四五个敌人扑向郑三炮,这么近的距离砍刀失去了作用,郑三炮扔下刀徒手展开格斗和敌人在地上打成一团。

庄炎连续刺到了好几个非法武装,可再捅进敌人的胸膛时身后出现了另一个非法武装!扑上去,死死扼住庄炎的喉咙。强晓伟飞出手中的格斗刀,扎中了刚拔出刀想刺庄炎的非法武装。

没等他反应过来,更多的非法武装把他扑倒在地上。

邓振华的狙击步枪枪管都拼弯了,他从腰后抽出工兵锹继续战斗。人数上占绝对优势的非法武装不断分割着这六个人,分割包围逐个歼灭。邓振华慢慢的也被孤立了,史大凡甩出了最后一把手术刀后想支援邓振华可敌人的枪托拳头雪花般砸来。

画外音:“绝望!我们绝望了。死亡离我们越来越近!但我们不怕。死亡是什么?死亡是一杯甘甜的美酒,送你走上美好的天堂。不要畏惧死亡,活着人生就是几十年的煎熬。而死了,则是一种解脱。把生命看淡!但是!把生命看淡不意味着轻声,我们死亡的前提是——我们为了国家民族而死!战争是一个死中求生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很多人要死!我们是特种部队,执行的是常规部队无法执行的特种任务。我们的性质决定了我们在服役期间,是和死亡生活在一起的!牺牲不到最后一刻,绝不轻言牺牲,而如果真的需要牺牲,那么毫不犹豫慷慨赴死!”

耿继辉在地上,骑着一个非法武装使劲的击打着他的面部。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宁死不当俘虏!似乎,耿继辉不再是耿继辉,而是耿小壮!那次,刘芳芳阿姨,《我的爸爸是一个特种兵》,爸!我绝不让您失望。

郑三炮双手各扼住两名非法武装的脖子暗暗加力,不过他的身上也至少压着好几个敌人。有的,已经在掐住了他的咽喉。死战到底!“夜老虎”侦察连、“狼牙”特种大队,老子没白活。

庄炎倒在地上和非法武装撕打着。苗连,陈排,我不会让你们失望!小影,这次真的对不起了。

强晓伟被四五个人死死地压住,无力的吼着:“啊!” 总说时刻准备着,这次真要挂了!

邓振华抱住一个非法武装的头,用膝盖使劲撞击着,伞兵是落地的雄鹰,天生的勇士!黄继光连的兵,流血流汗不流泪!掉皮掉肉不掉队!俘虏?笑话。敌人得到的,只是一具尸体!

史大凡在敌群中格外神勇!他不断地向邓振华方向靠拢,希望能帮他一把。海军陆战队集训发给他的海盗巾仍然戴在头上,海军陆战队!两栖侦察连!他不会让老部队蒙羞,台湾肯定是去不了了。海军要挂在内陆了。

突然!爆豆子般激烈的枪声在不远处响起,非法武装开始混乱,战斗队形在突如其来的袭击下瓦解,本来这群人的战斗意志就不强,眼看着胜利前夕又在身后冒出一群不明身份的人,自己还打不过。干脆,撒丫子跑路吧,生命才是最重要的。

“孤狼B组!坚持住!我们来了!”声音很陌生,!是谁?!奔跑着,设计着,“狼牙”特种大队的退役军官陈勇亲自带队上了!一身戎装,一杆56改冲锋枪不断地打着点射,宝刀未老。也战斗在祖国边境,在城市中防爆的公安特警陈勇被临时借调了过来,他掩护着战友。虽然上了年纪,可身手依然矫健!在丛林中杀进杀出,迷彩服穿在他身上,依旧是那么合体。

“狗崽子,挺住了!”好熟悉的声音,老猫!雷克明,是雷克明。黑虎特种大队“眼镜蛇”小队距离交战地点最近,奉命赶来。为了这群中国陆军特种部队未来的希望,雷克明也亲自带队。

“你们怎么样?”东北方向,高中队举着突击步枪带领A组运动速射,拼命向B组方向靠拢。灰狼、土狼左右突击,成片的非法武装被打倒。

“轰!轰”航空炸弹被武装直升机从高空投下,在距离B组一千米的距离炸倒一大片植被,开垦出一块平地。高空中,张雷一挥手,几十名特种兵驾驶着动力伞从运输直升机的机舱里起飞,向那块平地飞去。

两架武装直升机低空飞过,火箭弹一发追着一发的驱赶着非法武装。

运输直升机空中悬停,舱门打开,缆绳抛下。

刘晓飞在舱门口端着舱门机枪,虎视眈眈的盯着下面。

林锐半蹲着,一个手语,田小牛率先从直升机上滑下。

远处的山坡上,两团植被不断蠕动。一团植被中不时发出“噗噗”声。

“报告方为坐标!”狙击手山鹰趴在地上,手里是一支带两脚架,旋着消音器的85式狙击步枪。

“方向东南!距离九百七!横向运动!”观察手秃鹫就在山鹰身边,双手端着激光测距仪给狙击手提供着射击目标。

“报告狼头!猎隼!我们正在接近。”乌鸡孙守将和一队特种兵奔跑在丛林间。

狙击教官猎隼因为关节炎,不能直接参加解救行动。只得坐在直升机上,操纵卫星协助何志军指挥着全局。

耿继辉腰部受伤,趴在地上咿呀的叫着。

郑三炮挨了一刀,血不断从伤口处涌出。

庄炎和强晓伟脸上全是血,互相给对方包扎着。

邓振华看到援兵直接瘫软到地上,“我算过日子,夏岚怀孕了!真的,怀孕了。”

史大凡撕开急救包,自己给自己处理着伤口,“鸵鸟又做梦了!就你那虚弱的身体,夏岚怀孕才怪!”

陈勇跑到耿继辉身边,检查着他的伤势,问:“嘿,没事吧?”

耿继辉看着自己眼前这个彪悍的军人,没有带军衔臂章的军人问:“你是?我怎么没见过你?”

陈勇掏急救包回答:“我叫陈勇,你没来前我就退役了。”

耿继辉恍然大悟:“一班长!你还记得我吗?”

陈勇看着他,摇摇头:“不记得了。”

耿继辉抓住陈勇的手,“一班长!我是小壮啊,你忘了?当时我们一些小朋友朗读玩《我的爸爸是一个特种兵》你还抱我了呢。嘿嘿!子君阿姨呢?当初我和小兵兵比武,你教他少林功夫,我都打不过他。”

陈勇知道了,看着耿继辉他想起了老政委耿辉,眼睛里不觉间湿润了。

张雷给郑三炮包扎着伤口,“老苗的兵?”

郑三炮点头,“夜老虎侦察连一排一班班长!”

张雷笑了,“爆破专家啊!”

山鹰韩光和秃鹫蔡晓春以及乌鸡孙守江等人机动到庄炎、强晓伟面前,

韩光冷漠的看着强晓伟,强晓伟也看着他,“咱俩怎么这么像?”

林锐放下枪,伸手查看史大凡的伤势。

史大凡傻笑:“嘿嘿嘿!徐睫呢?”

林锐奇怪,“你认识我?”

史大凡继续笑,“我是海军陆战队两栖侦察连的!当年你们参加爱尔纳.突击 国际侦察兵大比武,我在海南的训练场,没少和你们折腾。那个小树林,《罗密欧与朱丽叶 》背得不错!”

林锐笑着锤了史大凡一下,“小子!敢偷听?”

雷克明看着受了伤,想起夏岚怀孕还笑得跟朵花似地的邓振华,一挥手两名特种兵抬着担架上去了。

“我媳妇怀孕了!我要当爹了!”邓振华大喊。

“嗨!鸵鸟又有个脑容量更小的小鸵鸟了。”史大凡叹息。

暗夜中,直升机高速飞过。

画外音:“这就是我们!活生生的我们。中国陆军特种兵,彪悍的人生不需要任何解释!我们需要像耿继辉那样的军官,我们需要像庄炎那样的战士。来吧!祖国需要你,使命在召唤。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加入骄傲之中!特种部队的大门,随时为真正的勇士打开。”

渐渐黑场......

献给广大的刘猛书迷和中国陆军特种部队的勇士们,作者-追梦的王子



《我是特种兵》之征兵广告


《我是特种兵》之征兵广告


《我是特种兵》之征兵广告


《我是特种兵》之征兵广告


《我是特种兵》之征兵广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