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特务 正文 三十五 救人第一

梅戈 收藏 9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5.html[/size][/URL] 柳宣年接过来经理递过来的菜单看了看,一共是四道凉菜、十二道热菜,其中第三道热菜龙须燕丸,第七道热菜干炒牛河,那都是自己的拿手菜,菜名后面也注明是由自己做,他点了点头,再向后看,最后的汤,是四宝如意汤,那更是全广州自己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的看家菜,对这安排,柳宣年很满意。放下菜单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5.html


柳宣年接过来经理递过来的菜单看了看,一共是四道凉菜、十二道热菜,其中第三道热菜龙须燕丸,第七道热菜干炒牛河,那都是自己的拿手菜,菜名后面也注明是由自己做,他点了点头,再向后看,最后的汤,是四宝如意汤,那更是全广州自己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的看家菜,对这安排,柳宣年很满意。放下菜单,他对经理笑了笑:“好,经理,这三道菜和汤都交给我了,您就放心吧!保证让首长们吃的满意!”

经理望着柳宣年等一众厨师笑着道:“这些菜,不论凉热,我都是在首长们面前吹嘘过的,各位千万捧场,一定要拿出自己的看家本事,千万别给我搞砸了牌子!”

厨房里的其他厨师这时也看过了菜单,听经理如此说,都笑道:“您就放心吧,柳师父不算学徒,掌灶都掌了二十几年,绝对错不了!”

经理笑着向大家一躬身、一抱拳:“那就辛苦几位了,这会完了,红包单说,大家先都轮班休息三天!我这里先谢谢各位了!”说完,经理又给大家鞠了一躬。

厨师们闻听有红包还有三天休息都高声叫好,经理乐呵呵地走出了厨房。

等他一走,柳宣年立刻指挥大家备菜切菜,厨房里顷刻忙活了起来。


所有的菜都做好上了桌,柳宣年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从经理一走,他就开始思想斗争:“这毒下不下?下,那是伤天害理,尤其共产党又是穷人的大救星;不下,自己一家就都得没命!向共产党报告?可自己一家都在人家的枪口下,即使共产党能去救,自己对这也是绝对相信,可一打起来,首先遭殃的就是自己的老娘孩子,……”

柳宣年痛苦地斗争着,时间却是不等人,现在就剩这最后一道汤了,而绑匪留给自己的时间,其实也就这最后一天了,更确切地说,也就今晚这一餐了,而今晚这最后的一道汤已经开始动手下锅了。

看着汤料下了锅,沸腾,翻滚,各种调料、调味品也跟着接二连三地加了进去,柳宣年的心痛苦地扭曲着,这可怎么是好呢?!难道、难道……最后他狠狠心、咬咬牙,把手里的汤勺伸进了那只大海碗。

做这最后一道汤,一共用了四个灶,全是柳宣年亲自掌勺,一个灶出四份,共是一十六份。当他的汤勺从海碗里舀出大半勺白色粉末,正要向汤锅里倒进搅拌时,时光远带着严峻几个人闯了进来:“柳师父,您现在向锅里加的是什么?”

听着这冷不丁的严厉质问,柳宣年浑身就一哆嗦,他一抬头,正遇上时光远犀利的目光,看着那几名全副武装的军人,柳宣年腿一软,汤勺一丢,噗通瘫在了地上。

万大林等人看厨房里突然闯进来一群持枪的军人,随后柳宣年被问了一声后就摔倒了,他们急忙跑着围了上去:“师父,师父,您怎么了?您怎么了?”

时光远等人也跟着围上去,分开了万大林几个人轻蔑地对柳宣年道:“你以为你做的菜都能直接轻易地端上桌吗?告诉你,从这里出去的,不论是菜是饭还是汤,上桌之前都要被检验的,所以你想下毒,那是根本做不到的!”

柳宣年听着这些话,涕泪横流,软在万大林怀里,他痛苦地叫道:“娘啊,孩儿啊,……”

看着柳宣年嚎啕大哭,想着首长们还在等着用饭,时光远对严峻说道:“这人和东西我先带走,你把这里先打扫一下,更要嘱咐大家别走漏消息,汤还要继续做!”

严峻啪地一个立正,敬礼:“是,时科长!”


汤勺、海碗,还有从柳宣年更衣箱里搜出来的原来包毒药的那纸包,现在都摆在了严峻的办公桌上,这办公桌后面,此时坐的却是老邢,而柳宣年在两名侦察员的搀扶下,软瘫瘫地就坐在老邢的对面。

看着柳宣年煞青的脸色已经好转,多少恢复了些正常,老邢笑着对柳宣年道:“怎么样?说说吧!你昨天下午在更衣室里的表现,我们也看到了,这说明你的内心也是在痛苦地挣扎,所以只要你能够坦白出来,政府一定会宽大处理你!据我们了解,你也是上有老,下有小,一直都是安分守己的好老百姓,绝对不是国民党特务!”

柳宣年听了这话,哇地一声哭了出来:“长官,长官,我、我、我这都是被逼的啊,我、我、我们一家人、一家人都被人给绑了,这事,这事是他们、是他们逼着我做的啊!”

一听这话,老邢和时光远都是一惊,急忙问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柳宣年腿一软,挣脱开两名侦察员的手,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长官,长官,你们救救我们一家老小吧,救救我们一家老小吧!我、我、我是被他们逼着干这事的啊,他们一大帮人,拿着枪,带着刀,把我们、把我们一家老少全给绑了,我如果不按他们说的干,他们、他们就要杀了我一家老小啊!”柳宣年说着,又放声大哭了起来。

老邢和时光远赶紧跑过来,跟着两名侦察员一起扶起来了柳宣年:“老柳,老柳,有话你慢慢说,你有什么冤屈,政府一定给你做主!”

柳宣年放声痛哭了一会儿,老邢和时光远是百般安慰。

等把柳宣年再扶坐到了椅子上,柳宣年抽抽噎噎、断断续续地就把自己一家人被绑架,自己被威胁投毒的事跟老邢和时光远都诉说了一遍,尽管他说的前后不连贯,还有些颠三倒四,老邢和时光远两个人还是听明白了。

柳宣年一家人被绑,人命关天,老邢不敢耽搁,对时光远当即就嘱咐了几句:“你先在这里安慰安慰老柳,也整理整理记录,我现在就向叶主任去做汇报,看叶主任如何指示下一步行动!注意,一定要封锁住消息!”

时光远点点头,认真地答道:“处长,您去吧,这里有我!”

老邢又转回脸对柳宣年安慰道:“老柳,你先在这里休息休息,我把你的事马上就汇报给叶剑英主任,我们一定会救出你的家里人!”

柳宣年伸手握住老邢的手,哭着道:“长官,我一家人的性命就靠你们了!”

老邢微笑着道:“你放心,我们绝不会让这些狗特务任意横行!”

柳宣年瞧着老邢,嘴角又哆嗦了两下,可什么话也没说出来,老邢再次道:“老柳,你放心吧,我这就去向叶主任汇报,相信叶主任马上就会派人去救你们一家!”

柳宣年又用力握了握老邢的手,老邢轻轻地笑了,感觉到柳宣年的手逐渐松开,老邢又向他一点头,大步走出了严峻的办公室。


此时叶剑英等主要领导已经吃完晚饭,正聚在小会议室总结这一天的会议情况。老邢到了小会议室门外,正碰上是唐梦琴值班。看见老邢风风火火地赶来,唐梦琴笑着站起来问道:“邢副处长,您有事?首长们还在开会!”

老邢走到唐梦琴的办公桌前急切道:“小唐,你赶紧向叶主任请示,说我有急事汇报!”

唐梦琴看着老邢的脸色,不敢耽搁,赶紧就说了一句:“那好,您稍等一下,我马上就去给您请示!”说着话,唐梦琴转身就轻轻进了会议室。

工夫不大,唐梦琴走出来,把会议室的门也拉大了一些:“邢副处长,叶主任请您进去!”

老邢点点头,快步走进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领导们已经停止了议论,看老邢走进来,赖传珠副主任第一个发问道:“小邢,什么事这么急着见叶主任?”

老邢先立正给领导们敬了一个礼,然后回答道:“迎宾馆的厨师柳宣年被匪特劫持了家属,匪特们胁迫他给首长们投毒,这事被我们及时发现了!”

久经风浪的叶剑英等人听罢,轻轻地哦了一声,叶剑英首先道:“其他的先不说,先说说被劫持家属的事,家属们目前是什么情况?我们必须首先保证柳宣年家属的生命安全!”

老邢答了一声是,就把柳宣年交代的家里被劫持的情况向领导们做了一个简明扼要的报告。叶剑英听罢,和赖传珠等人碰了一下眼色,对老邢命令道:“其他的事都暂时放一放,咱们要马上把柳宣年的家属救出来,人的生命第一,必须先去救柳宣年的家属!而且必须绝对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

邢新联马上立正敬礼答道:“是!”可他同时也感觉到了那种无形的压力。

赖传珠此时也叫通了警卫连的电话:“请找陈浩东连长接电话!”

电话里稍微停顿了一下,立刻就响起了陈浩东的声音:“您好,我是陈浩东!”

赖传珠对着话筒说道:“陈连长,我是赖传珠,请你马上到小会议室里来!”

陈浩东多一个字也没问,干净利落地答了一声:“是,首长!”

叶剑英这时正叮问老邢:“柳宣年家能确定只有十几名特务吗?”

邢新联想了一下道:“按照柳宣年的交代,我又分析了分析,柳家的房屋不多,特务们也要吃喝,所以在柳家的特务不会太多!十几名,至多不会超过二十名!”

叶剑英点点头又问道:“时间已经过了两天,特务们会不会杀害了柳宣年一家逃跑了?”

“我想不会,首先特务们会担心柳宣年在没完成任务的情况下突然回家,这样他们就会功亏一篑,其次,我刚才已经给广州市公安局打过电话,局里这两天也没接到云元里有人被害的报告,所以我认为,柳宣年家的老少到目前为止还是安全的!”

邢新联的话音才落,唐梦琴敲了敲门走了进来,对着叶剑英道:“首长,陈连长到了!”

叶剑英挺直了身子,对唐梦琴道:“请陈连长进来!”

唐梦琴答了一声:“是!”转身退出了会议室,随后陈浩东疾步走了进来,对着叶剑英等人立正敬礼报告:“警卫连连长陈浩东奉命来到,请首长指示!”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