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传 第一部 第十七章 美人相救

huaxuetao 收藏 0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87.html


唐风一口气跑出了十里,才缓下马来。其实刚才陆天旭他们若真要动手,唐风还是能脱身,只是唐风发觉世上有种更厉害的武功,那就是心术——玩弄人心,难道这不是入魔者征服一切的本事吗?

陈空望着唐风远去的背影:“天旭,唐风的话你相信吗?”

“我也不知道,如果师父还在世的话,他一定知道唐风的真心。”陆天旭闭了一会儿眼,晶莹的汗水从冠玉般晰白的脸颊上流淌下来,夕阳照在上面闪闪发亮,眉宇间渗透着英气,不管唐风他讲的是真是假,就凭刚才在战场上唐风那夺人性命的剑势,陆天旭知道唐风心里肯定充满了对自己的恨意,难道是在怪师父没有把无极剑法传授给他吗?

不知不觉已战斗了一天,大家都又累又饿,为了救援弘江城,众将士团结一致,都用上了十二分力,这会儿就像泄了气的皮球那样无力。

等陆天旭回城时,太阳都已落山了。

“陆将军,请......”戚康敬酒。他皮肤黝黑,颧骨高凸,身强力壮,庄稼汉出身,原是张光顺的同乡都是淮州秦盐郡人士,作战勇敢。

陆天旭:“请。”

戚康道:“今日一战,多亏陆将军能及时赶到,否则弘江城就保不住了。”那开城门,引数千残军奋力杀出的正是戚康。

“戚将军有劳了......张将军领去了五万兵力去攻打渔阳,可有捷报?”陆天旭问道。

戚康:“未曾收到任何来信?”

陆天旭气道:“她太不顾全大局了......”

陈空道:“天旭,杨典可还在阳陵守着呢。”

陆天旭:“对呀!激战一天,我差点把这事给忘了。”

“来人。”

“将军有何吩咐?”信使兵上前跪拜。

陆天旭道:“快去阳陵让杨典将军速速撤回弘江城,再派人火速去渔阳通知张若英将军,叫他无论如何都要赶回来。”

“陆将军,没用的,先前我派去的人就被张若英臭骂了回来,说什么只允许陆将军建功,难道她就不会攻下个渔阳让你瞧瞧。我可不敢管他......”戚康直接拧断了一只鸡腿咬在嘴里。

“唉,张光顺大哥怎么会有这么任性的妹妹。”陆天旭猛喝了一杯酒。

“陆将军,我告诉你一件事,你可别说出去......张若英那个丫头从小就是这个倔脾气,以前还在村子里的时候,就是出了名的男人婆,谁惹他谁倒霉......长得倒算是我们村子里的一朵花,不过就是一朵带刺的花,哈......”戚康笑道,言外之意就是张若英跟陆天旭较上劲了,只有陆天旭自己去消除两人之间的误会。

陆天旭无语。

“不行,唐风此次败去,庞英必然领大军过来夺城。几次大战下来,我们的兵力不足三万人,况且伤兵又多,现在也不能再去阳陵坚守了,弘江城朝不保夕……”陆天旭越想越急,到嘴边的酒杯也放下了。

“天旭,那我们该怎么办呢?”怀天道,白天战斗的胜利实在是太短暂了,被陆天旭这么一说,怀天也意识到了形势的紧迫性。

陆天旭:“唯今之计,只有我亲自去渔阳一趟了。”

陈空急道:“万万不可,你一走,全军无主帅,军心不稳啊!”

陆天旭:“这样吧,我若三日之内不能赶回,你们就和杨典一起领兵撤出弘江城,回平原去见天师。”

“天旭,还是让我去吧。”怀天思量道。

陆天旭:“我不会有事的,你们放心。”

三人既是同门师兄弟,又是同甘共苦的战友,彼此之间真是相濡以沫,情义可比沧海桑田......

床边,油灯闪烁,任薇儿和夏姑正在细心地为这个陌生的伤者换药包扎。

“伤得这么重,他一定是死里逃生……”任薇儿传神的美目流露出一丝怜惜之情,清秀的瓜子脸上显出些许惆怅,尽管他们不曾相识。这也许是因为薇儿天生就多愁善感,同情弱者的性情罢了。

任薇儿雪白的玉手攥着丝帕,轻轻地在他的伤口上擦拭着淤血。这人虎背熊腰,火红般的肌肉充满弹性,伤口虽多,却未能伤入要害。

“呃......”孤鸿影肌肉颤动,发出呻吟。任薇儿根本不敢再用手劲,慢慢擦去孤鸿影头上冒出来的冷汗。

“嫂子,动作轻点......”任薇儿在温水中洗净手帕,水盆也被染红了。

“知道了,不然要让我们的小美人心疼死啦。”夏姑风趣地说道,用膏药敷上伤口,再用纱布包好。

两人忙活了大半天才为孤鸿影换好了药。

“好了,嫂子,剩下的就让我来好了,你去休息吧。”任薇儿见夏姑累得满头大汗,虽然自己额头上也冒出了微汗。

“那好,我先出去洗洗。”夏姑又将水盆端了出去,这个动作已重复了六七次。

任薇儿将被子轻轻地盖到了孤鸿影身上......

然后任薇儿就坐在床边,擦了擦汗。浓黑的眉毛,笔挺的鼻梁,棱骨分明的脸庞,眉宇间充满了神气,孤鸿影虽然没睁眼,但从他的双眼皮上看去,任薇儿相信那是一双世间独一无二、勾人心魄的眼睛。受伤处如此之多,他必定是一位傲视群雄的大英雄,难道是那个起义军中的少年英雄陆天旭。当然这个想法很快就被自己推翻了,听说那个陆将军才二十出头,眼前的这个男子这么成熟,应该有三十多岁了吧,唉,我想这些干吗呢?任薇儿的脸颊感觉有些灼热。

夏姑:“你回来了。”

“嗯,从山里打了只山鸡回来,炖个汤,给他补补。哎,他还没醒吗?”任韩往井中打水上来解渴。

夏姑:“还没醒。”

“我小妹呢?”

“在屋里看着他呢。”两人在院子中对着话。

任薇儿起身离开,孤鸿影无力地睁开朦胧的双眼,见有一个美丽迷人的倩影无声地走了出去......

任薇儿与夏姑进城去买药,这一去竟然轰动了整个县城。

乌丝般亮丽的长发下面,一张清秀如玉、纯洁无暇的少女脸蛋,充满了天真、善良。月牙儿般纹眉,水润润的眸子上两排长长的睫毛微微上卷,似乎是那眸子里的两颗黑珍珠闪射出来的余光,不用说,这里若是一放电,不击倒一大片那才怪呢。高翘的鼻子下又是一张樱桃小嘴,红唇启处露出雪白的玉齿。凝脂般的肌肤,丰满的胸脯,凹凸分明的曲线,一笑一颦是那样的与众不同。

当任薇儿手揽着夏姑的胳膊,迈着轻盈的步子出现在街角的时候,整条街都乱成了一团。

推车的车夫们光见着任薇儿的背影就失了魂,直到相互撞上了眼光才从她身上移走,车上的黄豆洒出了一地,相互间指责痛骂......

在摊子上吃面的路客一见任薇儿,没差点咽死......

赶车的马夫也失了神,硬生生地撞到了路边上的小摊......

茶楼上,身怀绝活的伙计正用长嘴壶为客人倒水表演,楼下乱哄哄的一片,忍不住瞟了一眼。这一瞟坏事了,只顾让热水往下倒也不管了,喝茶的那人挺肥,看上去有些钱财,他的视线也盯着任薇儿,“好美啊......哎呀,你怎么倒的,真是!”伙计这才发现茶水都溢到了客人的身上,连忙赔不是。

“嫂子,这些人都怎么啦,干嘛一见到我就成那样子啦?”任薇儿好奇地问。

夏姑笑着摇头:“傻丫头,他们的魂魄早被你勾去了。”

街旁的妇女们指指点点,吃尽了任薇儿的醋,都妒嫉得要死,有任薇儿在这里一天,那些爷们就根本不会多瞅她们一眼。

“公子,好久没来我们春香楼啦。唉,我们这里的姑娘......”春香楼老板娘正在门口招揽顾客。

“得了,我没那闲工夫,你们这里的货色,我都看腻了......哪天任薇儿成了你们这里的台柱,就算让我倾家荡产,我也乐意,走了。”

“去死吧,看你这副德性......能和任薇儿比吗?我呸,有什么了不起!哼......”老板娘双手插腰,气得直翻白眼。

“老掌柜,就按这个方子抓药。”任薇儿和夏姑走进一家药铺。

老掌柜算完帐,将方子递给学徒抓药,学徒边抓药边看任薇儿,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叫你看,学东西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这样用心呀,小心别抓错药。”老掌柜猛敲了他一下头,学徒赶忙回神。

“噗嗤”一声,任薇儿忍不住朝他笑了笑,柔情似水,这下子那学徒动作僵硬,目不转睛,竟然流出了鼻血。

“天哪!”老掌柜又好气又无奈,只好自己亲自抓药。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