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台湾的“堡垒”

加油好男儿 收藏 17 62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从到台湾伊始,蒋介石便深切体会到:台湾已是最后的容身之所,“退此一步,死无葬地”。因此,在整肃军队以求提高其战斗力的同时,极力强调要加紧台岛的防御工事建设。

20世纪50年代初,蒋介石多次召见陈诚、俞大维、黄少谷、胡琏、石觉等人研商,不久之后,便抛出了“重庆案”为代表的筑城计划。在此方案中,要求以台湾本岛为建设重点,全国构建以反登陆为主要作战样式的地下或半地下的防御工事及障碍体系,计划分数个阶段分步实施——“重庆案”的1至7号工程。基于当时备战的紧迫性。以及对人民解放军的火力打击能力的分析判断,台军除了在部分重要地区和重点目标使用钢筋混凝土结构外,多数地下工事则以土木结构为主。

朝鲜战争爆发,美军第7舰队随即进入台湾海峡,一直焦虑不安的蒋介石顿感轻松下来。1954年,美国进而与台湾当局签订了《共同防御条约》,台湾方面更是认为其安全已基本有了保障。但此时的蒋介石,在国际冷战氛围的刺激下,已不甘心困守孤岛,为此提出了“伺机反攻大陆”的“攻势战略”,于是战场建设的重心也随之前移,除加强台湾本岛西部的阵地建设外,将金门和马祖作为战场建设的重点,构筑了大量的步兵火力工事、火炮工事、坑道、屯兵地堡以及观测工事,力图将此二岛作为反攻大陆的“跳板”和进攻出发的阵地。

20世纪60年代末,尼克松出任美国总统,进行全国的战略收缩,并主动与中国接触,台当局深感美国人的“不可靠”,不得不调整其“依美求存,伺机反攻”的“攻势战略”,大幅度地提高了防御在军事战略中的地位,明确提出“独立作战、自力更生、死里求生、坚持到底”的防卫作战思想。

1970年5月,由时任“行政院长”的严家淦主持拟制了“固安”独立防御作战计划,将台、澎、金、马划分为相对独立的5个战区和两个防卫部。这一时期,台军的建设重点显然向可用于“本岛决战”的陆军方面倾斜,不但陆军员额保持了40余万,战场建设上也以陆军部队的防御工事为重点,除将多数的土木工事改建成钢筋混凝土结构外,还增加了大量的坑道及洞库,使战场目标的地下化程度大为提高。

1979年1月,中美正式建交,内外交困的台当局,不得不改奉“防卫固守、有效吓阻”的守势战略,提出了“保持战力于地下,发扬火力于地上”的战场建设原则,力求加大所控岛屿的防御纵深和弹性,此间台湾诸外岛的地下防御设施进一步完善,战场建设重心也开始大幅东移……

时至今日,台湾本岛以外岛都基本上达到了“一机一坑、一人一坑、一车一坑、一炮一坑”的要求,形成了以坑道为核心、永备工事为主体、堑壕交通壕为经络的保垒型防御体系,重要军事目标,诸如指挥机构、飞机和主要舰艇可全部隐蔽于掩体或坑道工事,一线雷达站、各级通信枢纽和通信站台、导弹阵地、物资仓库都已基本实现了永备化和地下化,抗压能力一般都达500千帕以上,有的高达数千千帕,可随1至2枚450公斤炸弹的直接命中,并同时具有了防核、生、化武器的攻击能力。此外,千人以上市镇,均修建了大量的防空避难设施,3层以上楼房均修建有地下室,其中,在台北、高雄、基隆3市的人均地下避难位置达到了3至4处……美丽的宝岛已然成为名副其实的“堡垒”。

毋庸讳言,半个世纪的苦心经营,确实令台当局在“地下化”方面有了不菲的“资本”。但是被某些台独分子吹嘘为“固若金汤”的地下工事,果真能成为他们的“保护伞”吗?

首先,从战争史上看,“缩头乌龟”似的一味固守绝对没有没有赢得战争胜利的可能。在二战期间,就有过“马其诺”防线的历史笑柄,在当代的海湾战争中,伊拉克尽将其精锐隐藏于地下,但坚固的地下堡垒却并没有阻挡住敌人的进攻。

其次,地下工事不能持久地独立存在,它总需要一些地下或地面的配套设施才能生存,地下工事与这些配套设施可谓是“唇齿相依”的关系,这些设施一量被摧毁,地下工事又能持续多久呢?

另外,对进攻方而言,在敌方的武器装备隐蔽入库之前就有绝好的打击机会,比如,台湾的飞机如从台中、台南、高雄等转移至佳山洞库就需1至2个小时,而这段时间则足以对这些急于藏匿的飞机进行致命打击。

这些原因,自然都是仅从军事的角度来分析,“金汤之固不可恃,疏篱残垣不可轻”,古往今来的历史,不已屡次证明了这一点吗?


本文内容于 2011/4/15 16:13:07 被小编Z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