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23.html


胡子现在并不关心有没有人会使小钢炮,对他来说,以了一个安全稳定的地方才是他最上心的事。

“大家都过来,我说个事。”胡子喊了一声,大家一听都围了过来。

“今天晚上我们在这正式开伙,你们谁都别走了,鲁飞带人到镇上搞点好吃的东西回来咱们庆祝一下,也算烧烧锅。”

“好咧,咱们一定要好好庆贺一下才行,再过几天咱们再招些人,可就比水生那个小队强了。”马三有说道。

“哎,咱可不跟他们比人多,人多有什么用啊,打起仗来怕前怕后的,什么都得听那个保成的,成不了大事,有本事跟咱们比比谁杀的鬼子多。”鲁飞说道。

“停,以后大家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用保成的话讲,这叫影响团结,只要打鬼子,我们就跟他一伙,管他怎么样呢,再说人家长生领的那些个人都拖家带口的,怎么能跟你们这些光棍汉比呀,一个人吃饱了全家都不饿,出去之后死活都不怕,人家是有家有口的人,做事当然小心了。”胡子反驳了鲁飞等人的话。

晚上,鲁飞跟水生到镇上去买回了很多东西,外带一坛子辣酒,八个人谁都没走,晚上在山上会了一次餐。

第二天天刚亮不久,胡子还在做饭,被派到桥头放哨的马三有便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了回来。

“不好了,鬼子又来了。”

“别着急,慢慢地说是怎么回事。”胡子擦了擦手,来到院子里问道。

“我刚才看见有好多的鬼子和伪军向村里走去了,还开着一个大卡车。”

“你看清了,他们是进村了?”鲁胜刚起来,走出屋子问了一句。

“看清了,有一个卡车,前面是一群伪军,后面是一队鬼子,过了桥就奔着村里去了,我用这个看的,肯定没错。”马三有说着还晃了晃手里的望远镜。

“那还等什么,抄家伙上呀。”鲁飞一听,掏出枪来就喊了一句。

胡子想了想,说道:“好,咱们赶快走,鬼子要是再上山去老乡们可就惨了。对了,把机枪带上。”

大家一听,连忙准备自己的东西,不一会儿就在院子里集合完毕。胡子看了看没什么问题,便带着自己的独立小队向村里进发。

胡子的小队还在前进中,上河村方向就传来了枪声,紧接着就是机枪声和小钢炮的声音。胡子喊了一声:“咱们快点,保成他们已经跟鬼子接上火了。”

鬼子这一次吸取了上一次的经验,直接把队伍拉到了上河村后山下,对山上搭建的临时居住区进行了地毯式的扫荡。

胡子几个人赶到的时候,鬼子跟伪军已经对居住区进行了冲击,人群被冲散,游击队的人被敌人的重火力打散了,正零星地进行着抵抗。胡子躲在远处,看着山上的鬼子和伪军正在搜剿着被冲散的老百性,再看看自己的八个人,又一次感到了自己的渺小和无能为力。

“还等什么,咱们冲上去吧,再等一会儿人就死光了。”鲁飞急切地说道。

“他们人多,咱们这几个人上去也白搭,再想想别的办法。”

“总不能在着看着鬼子伪军杀人吧,不行我们先把鬼子的卡车搞掉,你看那卡车前面还有两门小钢炮和两挺机枪呢。”鲁胜没有关注山上的情况,却始终盯着山下鬼子的卡车。

胡子看了看,一拍大腿说道:“对呀,咱们这样就可以把鬼子引下来了。”

“对,我早就想把车上的机枪搞下来了,在那上面真是太碍眼了。”鲁飞也说道。

“这样,一会儿鲁胜和铁蛋再向前找个位置,看到我们到们后设法吸引卡车附近鬼子的注意力,其他的人跟我一起绕到卡车的背面,我和水生负责卡车旁边警戒的鬼子和车上的机枪,鲁飞和青山、还有马大有,马三有对付车前面的机枪和小钢炮,呆会儿大家不要紧张,看我手势行动。”

大家点头,开始分头行动。

鲁胜看看山上的情况,又带着青山向前移动了一段距离,找了块草丛趴了下来,鲁胜不停地向山上看着,生怕山上的敌人发现自己。

“表尺3,瞄胸口,听我的口令开枪。”鲁胜提醒了青山一下,青山立即按鲁胜提醒的做。

这个时候,胡子几个人已经绕到了卡车的背后,慢慢地靠近了卡车,卡车的前方是担任警戒的卡车司机,上面有一主一副两名机枪射手,车前的机枪阵地和迫击炮阵地刚刚随着指挥所前移到山下了。情况变化了,胡子迅速做着新的打算。

胡子看了看鲁胜所在的方向,并没有发现他在哪里,于是放下了步枪,掏出了盒子炮,并向鲁飞示意了一下。鲁飞立即会意,轻轻地伸出了步枪,瞄准了卡车前警戒的鬼子,随着胡子的手一挥,鲁飞及时扣下了扳机,“砰”的一声,卡车前的鬼子应声倒地。

与此同时,胡子等剩下的几个人迅速跑到了卡车的近前,从不同方向朝车上爬去。

胡子刚把脚踏上前踏板,一个鬼子就露出头来,同时伸出了一支已经上了刺刀的步枪,吓得胡子连忙缩头,抬手就是一枪,那个鬼子一晃,倒进了车厢里。

胡子又迅速爬到了车上,一看水生已经上来了,另一个鬼子也倒在了车厢里。

“你快下车。”胡子命令道。

水生一听,连忙跳下了,同时刚刚爬上来的另外几个人也都下去了。胡子看了看车厢里,两箱已经打开的子弹,很多压好子弹的弹夹,车顶上架着一挺鬼子的重机枪。

“你们接着快往回走。”胡子说着解下了两个鬼子的腰带,连同步枪扔下了车,然后就是两箱子弹和弹夹。看着鲁飞几个人扛着子弹箱子已经跑开了,胡子调转了车上的机枪,向不远处鬼子的机枪和迫击炮阵地扫了过去,那里还有鬼子的指挥官。

山上的零星战斗还在继续,鬼子的指挥官正注视着山上的情况,机枪阵地和迫击炮阵地正严阵以待,随时准备给山上的鬼子以火力支援,偏偏在这个时候,背后遭到了机枪的扫射。

机枪上只剩下了一个弹夹,胡子没几下就扫完了,这时,鬼子的机枪也开始向车上扫射。

胡子很想把车上的机枪搬着,试了几下,发现虽然可以搬动,但要是一个人搬了也根本跑不掉,犹豫了一下,遗憾地跳下了车。

胡子跳下车后,鬼子的机枪还在向车上扫射着。胡子向驾驶室里扔了一个手榴弹后,又在油箱位置引爆了一个手榴弹,然后迅速跑开。

没走多远,鬼子的卡车上冒出了滚滚的浓烟,油箱爆炸后引燃了整个卡车。

胡子远远地看到,鬼子跟伪军已经迅速地从山上下来了,围着正在着火冒烟的卡车无计可施,鬼子的小队长更是拎着指挥刀气得嗷嗷直叫。

“谁让你们回来的,快快去捉拿共产党游击队,中国人的,全部都死拉死拉的。”鬼子小队长近乎疯狂地叫嚣着。

鬼子和伪军的队伍又分散开向山上搜查而去。整整一个上午鬼子和伪军都在山上转悠,直到卡车烧成了一堆废铁,连烟都不冒了的时候,鬼子小队长才下令收队。

鬼子和伪军的队伍垂头丧气地往回走着,队伍里还有人抬着死亡战友的尸体,或是搀扶着受伤的战友。

鬼子的队伍距桥头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鬼子小队长下令队伍停止前进,然后取下望远镜不停地向桥头对面的山上眺望。

伪军的连长上前讨好地说道:“太君,发现了什么情况吗?”

鬼子小队长放下望远镜说道:“没有,不过刚才偷袭我们的游击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他们很有可能在这个地方埋伏。”

“不可能,有您在这里,借他们个胆他们也不敢,刚才一顿机枪,早把他们打跑了,几天之内都不可能回来了。”

鬼子小队长瞪了伪军连长一眼,说道:“你们中国人,人心大大地坏了,从来不敢像真正的军人一样正大光明出来对阵,总是搞一些偷偷摸摸的勾当。”

“那是,那是,太君那才是真正的军人,武士。”伪军连长连忙拍马屁。

“我命令你带着你的队伍去看看那里有没有游击队,安全了我的队伍再通过。”鬼子小队长命令道。

“是,一定完成任务。”伪军连长答应着,心里却直吐苦水,边走边骂道:这狗娘养的日本鬼子,怎么不自己上去看看,非让老子带着兄弟们上去送死,早晚有一天得让共产党游击队给喂了花生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