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人都在说谎”来源于孔子和封建帝王——孔子教导国人说谎

“国人都在说谎”来源于哪里?在于主观唯心主义哲学思想,在于孔子的主观唯心主义哲学思想,来源于孔子、董仲舒和汉武帝等封建帝王。就是孔子教导国人说谎。这在《论语》中是详实地记载着的。

《论语》的第十三章《子路》篇中记载:叶公语孔子曰:“吾党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证之。”孔子曰:“吾党之直者异于是: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其意思是:叶公对孔子说:“我们那个地方有正直、正义感的人是:他的父亲偷了羊,而他的儿子出面告发作证。”孔子则说:“我们那个地方有正直、正义感的人与你们那里不一样:父亲为儿子隐瞒,儿子为父亲隐瞒,正直就在其中了。”这就是孔子儒家思想的假仁假义的“正直、正义感”。孔子赞同说谎。

叶公就是沈诸梁,芈姓,沈氏,名诸梁,字子高,春秋末期楚国的军事家、政治家,可能生于公元前529年,因为被楚昭王封在古叶邑(今河南省平顶山市叶县)为尹,所以史称叶公。

刘向在《新序·杂事五》中记述:叶公子高好龙,钩以写龙,凿以写龙,屋室雕文以写龙。于是天龙闻而下之,窥头于牖,施尾于堂。叶公见之,弃而还走,失其魂魄,五色无主。是叶公非好龙也,好夫似龙而非龙者也。其意思是说:叶公子高很喜欢龙,就在衣带钩、酒器上刻龙,居室里雕镂装饰的也是龙。于是,被天上的真龙知道后,就从天而降,来到叶公家里,龙头搭在窗台上探望,把龙尾伸到厅堂里。叶公看到是真龙,吓得转身就跑,失魂落魄,大惊失色。这就是说:叶公并不是真的很喜欢龙,他喜欢的只不过是那些像龙却不是龙的东西。由此可见:叶公就是虚伪的。所以,刘向在《新序·杂事五》中接着批评鲁哀公说:“今臣闻君好士,故不远千里之外以见君,七日而君不礼。君非好士也,好夫似士而非士者也。”其意思是说:“当今,臣听说君王很喜欢士人,所以就不怕路途遥远,从千里之外来到这礼拜见君王,七天之内君王反而不以礼相见。这就是君王不是很喜欢士人了,而是很喜欢象士人而不是士人的人。”

《论语·述而》中记述:叶公问孔子于子路,子路不对。子曰:“女奚不曰,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其意思是说:有一天,叶公问子路孔子是怎样的一个人,子路没有回答。孔子就对子路说:“你为什么不这样说,他做人,发奋读书的时候就忘记了饮食,欢乐的时候就忘记了忧愁,不知道自己已经到了老年等等。”另据《孔子年谱》记载,这是公元前490年(鲁哀公五年)的事,那年孔子已经62岁了。《孔子世家》中也有此说,与《孔子年谱》中的记载基本一致。这就是孔子在教导子路美化自己,教导子路说谎。

由上可知:叶公与孔子都是主张掩饰“自己”的过错的,都是虚伪的。他们的这种虚伪性都源自于他们所拥有的主观唯心主义世界观。尤其是孔子,他的主导哲学思想就是主观机械唯心主义。主观唯心主义者都停留在“以我为中心”的主观唯心主义世界观的“有我”思想境界中,唯我独尊,主观臆断,斤斤计较于自我的私利。所以,叶公与孔子都说谎,都赞同说谎。董仲舒继承了孔子的“衣钵”,继承和发扬光大了孔子的主观机械唯心主义哲学思想,编写了《春秋繁露》等各种主观机械唯心主义的谬论哲学著作。孔子被董仲舒所推崇,被汉武帝等封建帝王所“尊崇”并标榜为“圣人”。自此就把儒学规定为官方哲学。“说谎”也就流行于官僚体制中,为官者说谎,为民者说谎。“国人都在说谎”也就大行其道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