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凶手 第一卷谁是凶手 第三章 谁杀死了林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6.html



入夜时候。窗外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雨轻柔轻柔的,看不见它飘落,只见空中白茫茫的一片雾气。蒋龙站在窗前,双手叉腰定定地望着外面。看他那出神样。没有人想去惊动他,于是大家伙一个一个的从他身边蹑手蹑脚地溜了出去。

“许科,我有个不好的预感。死者的身份就要证实了。”蒋龙边说边把身子转了过来,但是他却楞住了。

“人呢?人都到哪里去了——”

“叮叮……叮叮……”人没有喊着却把电话叫应了。

“喂……什么?死者是陈琳的表妹?……是殷枝……哦,好,你们等着,我们马上过来。”

“罗伟——马上跟我走。”

“哇塞!……晴天了啊?”罗伟跑进来,看见蒋龙一脸喜色,丈二和尚摸不头脑。

“你小子咋呼什么?快,去石燕子。”

“又去那干嘛,今天下午不是才去过吗?”

“你小子别废话,赶紧走。”蒋龙一掌把罗伟推了出去。自己也一头扎进雨雾中。

春雨仍淅淅沥沥地下着,两人都没有拿雨具,就光着头在雨雾中急急忙忙地赶着路。或许是心境的明朗,或许是疑问的释然,两人都不约而同的对着春雨感慨起来。一个说春雨贵如油,一个说春雨淋着舒服。其实春雨的妙处又何只于此。她就像一个含春女人,能撩拨人的情怀,能让人凭空生发出一种微妙的情调。或许正是这个原因,这场不期而至的夜雨不仅没有冲谈清芳阁的生意,反而愈使雨雾中的清芳阁凭添了一种神韵,就像一个刚出浴的美女人,穿着一件半透明睡衣让人想入非非。所以等蒋龙两人赶到那里的时候,里面早已是笙歌悠扬了。

老板娘趴在吧台看电视,见蒋龙二人进来,她招呼他们进里屋坐下就噔噔的上楼叫殷枝去了。

“你能确定死者是陈琳的表妹?为什么下午不告诉我们?”殷枝刚一进屋,蒋龙一边示意她坐下一边迫不及待地问。

“下午我第一眼看见的时候 就感觉有点像,但是我还不敢十分肯定……”

“为什么现在敢确定了?找到什么依据了吗?”罗伟没等蒋龙开口一下就抢过了话头。

“陈琳表妹腮边有颗紫色肉痣,我看见照片上的女孩也有一颗,所以我想死者会不会是陈琳的表妹。”

“哦?你见过陈琳的表妹?在什么时候?她来过这里?”

“那是年前时候,陈琳收拾东西把一张照片带出来了,我就拿起看了看,陈琳问我‘我表妹漂亮吧?她是学校的校花呢,过了年就要考大学了’我就那时知道她表妹林伊的。”

“林伊在哪里读书?她到这里来你见过吗?”

“听陈琳说在她们家乡曲县一中,我没有见过人。”

“哇——,那是不是陈琳杀死了她表妹?”老板娘突然咋呼起来。

“这很难说,和死者有关倒是有可能。”

“你知道陈琳的去向吗?她都和些什么人来往?”

“这个我不太清楚,虽说我们平时都比较要好,但有很多事情还是不说的。这次出门她并没有告诉我。”殷枝望了望老板娘。

“恩——想起来了,有个和她表妹年纪差不多的姑娘常上她这里来玩。”老板娘一拍大腿,然后把嘴对着罗伟的耳朵。

“姑娘?知道那姑娘叫什么吗?”

“不知道。我们没有说过话。”

“陈琳是曲县什么地方人?”

“天宝村人。”

“好,谢谢你们提供的情况。今天就谈到这里,如想起什么,随时给我们打电话。”蒋龙见再问不出什么,就合上笔记本站了起来。

“记住,别把我们的谈话告诉其他人。”罗伟随后叮咛了一句。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的。雾气已经散尽,空气清新而湿润,街道上行人已经很稀少,除了公路上汽车的嘶鸣以外,四周显得很宁静。两人低头啪嗒啪嗒的踩着泥水赶路,罗伟不明白,从梧桐镇到石燕子那么远的路程,为什么要走路去。他虽然知道蒋龙有个习惯就是喜欢走路思考问题,但是这路程毕竟不近。

“还走路回去吗?”罗伟问一直低头不语的蒋龙。

“不想走了?再走一段吧。坐车太快,不利于思考问题。”

“蒋队,你说找到陈琳是不是凶手也就有了下落?”

“你不怀疑陈琳是凶手?”

“怎么会呢,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陈琳都不会杀死她表妹,但林伊的死确实和她有关,如果找到陈琳问题也就一清二楚了。”

“你是说陈琳知道凶手,或者说陈琳和凶手有密切联系?那么王惠呢?”

“老板娘说有个姑娘经常去陈琳那里玩,我看这姑娘十有八九就是梧桐镇失踪的王惠。”罗伟平时不太善于言语,今天却变了个人一样。

“你分析得很对。我们这个案子就像一堆乱麻,要理清这团乱麻惟有理出线头。而陈琳就是那团乱麻的线头。”

“从尸检来看,这桩命案完全是因色而起,凶手会不会是舞厅的常客或者陈琳的相好?”

“极有可能……”说到这里,一辆栽着客人的出租车嘶的一声开在他们面前停下了,蒋龙一见,高兴的说:“正瞌睡,就送来了枕头。走呢——”拉着罗伟就钻了进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