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侦探王二憨》 第二卷不测风云 第二章 王二憨的生活轨迹

歌以解忧 收藏 0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0.html



认识雅蓝之前,二憨的生活轨迹是一条直线。就像莲茎——中通外直,不蔓不枝。自打认识雅蓝或者说雅蓝病好以后,二憨的生活轨迹出现了交点。这个交点又派生出很多条直线,李洪福是这个交点派生出来的直线中的一条,而郭文秀又是李洪福这条线所衍生的另一条直线。

几年前,他和苟建民是在同一部队当过兵,但两人根本就是志不投意不合之人,偶尔相遇,也是相互点点头而已,交情说不上但乡情却在,这种淡如水的君子之交本来可以一直维持下去的,没想到却被一封信给破坏了。

王二憨当兵纯属一时心血来潮,并没有跳龙门的念头。而苟建民则不同,他是有打算才来当兵的。因此他左右逢源,八方迎合,想在部队混出点名堂。 结果费尽心思心愿只遂了一半。

入党,对他来说不是主要目标,它只是实现目标的一个不可少的一个前提。后来他被提干当了班长,他终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因为和连长关系处的不错,他几乎连续几年被评为优秀党员,他所管辖的班级,也几乎年年上光荣榜。他踌躇满志,以为提升的机会已经不远,谁知一晃三年过去了,他依然是一个小小的班长,所喜的是,排长生病住院期间,团里任命他代理排长之职,他仿佛感觉自己向新台阶迈进的机会已经近在咫尺。

排长病很重,没有一年半载根本不可能痊愈,即使痊愈,排长的病也不适宜呆在部队。由此看来,排长的空缺,依他的关系和声誉,理所当然非他莫属。到时候只须花费些钱打通关节就行。

或许是好事情想过了头,没听喜鹊闹枝头,乌鸦倒是来报丧了。

首先是父亲病逝,时隔五月,母亲又追随父亲而去。喜事不曾有,悲却接着来。回到部队他像被霜打蔫的茄子,没丝毫活气。恰巧这时候,他收到了一封信。

信是他热恋的一个女网友写来的,除了洋洋洒洒几千字的情话,还给他汇了几张玉照来。他喜不自禁,等到训练休息时,他跑到一个无人的角落偷偷的看信。

网友的信给他很大宽慰,他反反复复的看了好几遍,玉照更是让他爱不释手,他正望着照片发呆时,紧急集合的号声吹响了,他慌忙把信往怀里一揣,集合去了。

团首长在会上宣布,明天军区首长要来视察部队战备训练情况,全团官兵要抓紧时间训练,只留一个排来搞卫生。

搞卫生的任务落在了王二憨所在的排。王二憨和另外三个战友就负责苟建民刚才读信的那一块地带。

几个人几乎是同时看见了躺在那里的信。一个战士手疾眼快地拾了起来,并给大家宣读信的内容。

战士A说:“好性感的女人。”

战士B 则说:“这小子艳福不浅呢,这女人好漂亮。”

“行了,收起来别念了,把信还给人家。”王二憨不冷不热地说。

“还他?这不是太便宜姓苟的小子了吗?谁让他平时耀武扬威的。”读信的战士说。

“那你准备把它交给谁?是团长还是政委?”战士A问。

“不还给本人就把它仍然丢这里算了。”王二憨说。

“不能就这么放了那小子,表面装的一本正经,可是骨子里却一肚子坏水。发手机短信勾引人家有夫之妇。今天总算让我逮着把柄了。”

“算了,别把事情做的太绝。”战士B 想息事宁人。

“你们都别说了,我意已决,再说无用,就这么定了。再说是他自己撞到我枪口上来的。活该他倒霉。”

王二憨见劝说无效,就走到一边去了。后来读信的战士真把信交给了团长。

团长把苟建民叫去狠狠地训了一顿,并责令全团士兵把手机全部交出来。就苟建民因为当时有王二憨在场,于是就和王二憨有了过结。

手机因此被收了起来,苟建民就没有机会给网友发短信了。因为忙,也忘了给她打电话,女网友急了,就一个电话打到团长那里去了。团长接到电话,也没说几句就挂了。女网友在电话中说的话,团长并没在意,后来,女网友竟给团长写来一封信。

团长收到信才真是把肺都气炸了。因为他知道苟建民在家乡已经有了女朋友。所以他让连长把苟建民带来,非常严厉地训了一通,撤了他代理排长的职务,然后让连长带回去关了三天经禁闭。

禁闭撤除后,苟建民被调离了营地。第二年的退伍名单中第一个就是他的名字。

苟建民在部队混了五年,本来可以提升转干的,却被那封信给毁了前程。

王二憨也在苟建民退伍的第二年回到了乡下。起初他在县办汽修厂干了半年,因不习惯时间的约束就辞了工作回乡下伺弄他的瓜果树木去了。当第一批瓜果登市的时候,他在县城遇见了一个多年不见的战友,谈到苟建民时,王二憨才知道苟建民不久前丢下漂亮的新婚妻子去了极乐世界,死因却很意外。

二憨和苟建民也就这点交往。其余一概不知。而今马大菊却要他去摸摸郭文秀的底,他感到实在很为难,但他又是个极富正义感和同情感的人,为了弄清派生出来的这条线上究竟有多少个点,也为了那母女俩不吃亏,所以他准备去龙古走一趟。

姐姐听说了,打电话过来说阻止。姐姐说:“你少管那些闲事,和雅蓝好好过你的日子,别给我找些跳蚤在头上来爬。”

二憨说:“姐姐,你甭管。马大菊既然让我办这件事,我就一定照办,但我不是为她马大菊,”

姐姐说:“不为马大菊为谁?你不是帮她在跑腿吗 ?莫非是为那女人?”

二憨说:“姐姐。你错了。我是为了李洪福。”

姐姐吃惊了,她说:“怎么会是为了李洪福呢?你又搞什么名堂?”

二憨说:“现在保密。以后再告诉你。”

姐姐说:“就由你去吧。我拿你也没办法。’说完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雅蓝听见了,过来说二憨,”看你,又惹姐姐生气了吧?

“哪里会呢?你见姐姐什么时候真生过我的气啊?别说了,我们睡吧,明天我还去龙古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