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村 第五章 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96.html


后来呢?五岁的男孩瑞儿不知怎么的对战争这么有兴趣,一直穷追不舍。

奶奶章彩云沉默了好一会儿,似是忘记了什么,似是不愿意拣起往事,亲历血与火的人们总是不太愿意提起那些纷乱和痛苦的纠结。

那一晚啊,天太亮了,比太阳还亮,荒唐村谁都没有睡觉,孩子们兴奋不已,女人们忧心忡忡,大家都在炮弹的光中游走,不知不觉,无知无识。第二天啊,鸡叫了,农妇们该下地干活了,孩子们该放牛了,可是,大家忽然发觉什么都看不见了,就像处在黑夜之中,伸手看不到自己的五指,只有靠摸才能感觉到它们的存在。第二个发现,更增加了荒唐村的恐慌,大家忽然都听不见了,整个荒唐村,包括鸡鸭猪狗在内,都听不到任何声音了,大家集体进入了无声的世界。说话靠手势,劳动在晚上。那可是三个月,一百八十天啊,荒唐村眼瞎了耳聋了,只有那些母鸡十分亢奋,它们不停地下蛋,一只又一只,二只又三只,一天最少要下三只啊,太可怕了,实在太可怕了。老母猪也开始下蛋了。老母猪它不拉屎了,不下仔了,只是一个劲儿的下蛋,好像命也不要了。那些蛋啊,一个个都挺大的,有刚出世的娃娃大,抱在怀里,实沉实沉的。人们也不知道这些蛋能不能吃,也不敢打开看一看里面到底装了啥。大家都害怕了,三个月都没有人睡觉,大家都成了夜游神,啊不,是白游神,白天都盲无目的地乱走,也不知是在地上走,还是在水中飘,还是在梦中游。全村的妇女都跪在祠堂里,请老祖宗出面给荒唐村解除厄难,但是老祖宗还在黑屋子闭关修行,他根本就不理大家的哭诉哀求。天要塌了,地要陷了,大家都觉得没有活路了,荒唐村很快就要被长江这条龙吞吃,要成水龙宫了。村民还在传说,说荒唐村镇村之宝一百棵明朝古櫆失去了九十九棵,老天要惩罚他们,特意罚他们三个月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后来,全村的男人也都跪到了祠堂里,肯求老祖宗出面拯救村子,拯救百姓。老祖宗刘身勤先生依然不答。直到九十九天上,祠堂门口出现了一副对联,“享能享的福,受该受的罪”。虽然大家依然不太明白,但是看到老祖宗的亲笔,心里渐渐平稳了些。



五岁有瑞听不懂奶奶在说些什么,只是被奶奶的表情吓住了,连忙大声叫奶奶奶奶,才把章彩云从噩梦中唤醒。章奶奶疼爱地抚摸着小孙子,笑着安慰道,莫怕,莫怕,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提这些干啥呢?她摇摇头,重又叹了一口气。

瑞儿还没有忘记那场发生在家门口的战争,他又稚声稚气地问道:

“奶奶,大爹平安回来了么?”

“哪个大爹?哦,翼行啊,第二天傍晚就回家了。他好得很,一根毫毛也没有掉,没病没灾的,活到八十二岁才死。”

“据他以后说啊,那晚大军渡江啊,这边炮一响,那边的兵就没命地逃跑,连一枪都没有放,江南市的国民党啊就跑得没有影子了。”

“只说第二天,这边主力安全渡江之后啊,管后勤的开始渡江,结果船划到江心啊,碰到了从重庆逃下来的国民党军舰。这些国民党啊,一边逃跑,一边对挡道的民船乱开炮,炸死了不少人,炸沉了好几艘船。”

有瑞不太相信,打仗就这么容易么?比小朋友过家家,玩打仗游戏还没劲,比动画片上的游戏还没劲。一点也不刺激。

他再也不愿意听奶奶讲的战争故事了,一点也不好玩。他从奶奶怀抱里挣脱出来,找到妈妈特意隐藏起来的电视摇控器,打开彩色数字电视机,极其熟练地调好频道,认真地看起《喜羊羊与灰太狼》来,不理他奶奶了。

听到电视动画片声音,本来被妈妈逼着在楼上写字的姐姐有丽也扔下了作业本,迅速跑下楼梯,也看起电视来了。

现在的小孩子就是聪明,开电视,选频道,至今刘奶奶都没有学会,几岁的娃娃却玩得这么熟练,人老了,真的不顶用了。刘奶奶忽然想起小媳妇临下地时留下的话来,替她着起急来,连忙警告有丽说,丽丽,你不要看电视。等会儿你妈妈回来,发现你作业没做完,一定会挨打的。

有丽一动也不动,两眼只管盯死电视,一面说,你管不着,我才不听你的。

把章彩云气得够呛,只好一拐一拐地找村里其他的老头子老婆子说话去了。现在的孩子,个个是人精,老人根本就管不到他们。


章彩云年轻时身材高大,身高力不亏,干起活来,几个男人也敌不住她。她的男人刘翼德个头矮小背驼,无论是干农活还是做小工,都做不过她,因此在家里从来都没有获取过什么发言权,当家作主的都是女强人章彩云。村子里有些人还替章彩云可惜,要不是老子死的早,娘又暗自改嫁,五岁上就丢弃了她,使她成了孤儿,被姑婆带到刘家做了童养媳,怎么着,她也不应该嫁给刘翼德啊,唉,怎么说呢,一个人都有一个命。

她的名字现在叫着有瑞奶奶。她走出屋,看看天色。近几年,年岁大了,眼睛里往外长白云了,看东西模模糊糊的,连电视也看不清晰。她管不了孙子孙女,就让他们娘管吧。人老了,狗都嫌。她跟小媳妇关系总是疙疙瘩瘩的,理起来很乱,不理吧,更乱。不知怎么搞的,也许是她在家强势惯了,三个儿子都很像他们爸爸刘翼德,家里的大权都是媳妇拿。而她,跟三个媳妇关系都不怎么好,总觉得这三个小女人总是在欺负她辛辛苦苦拉扯大的三个儿,她老人家着实舍不得。她就经常骂三个儿子没有出息,老是唠唠叨叨,说某某今天打老婆了,因为媳妇不孝顺;又说某某离婚了,因为他老婆太拿强了;如此这般。但是她儿子不答,似乎没有听懂她的话中意思,照样过着窝囊日子。唉,也太不争气了。老二老小常年在江苏打工讨生活,老二媳妇也跟着去了。老大在双水中学当老师,老是喜欢写写画画的,一年也弄不到几个钱。一个人死工资,三个过日子,说不难是不可能的。大孙女又在上大学,花钱跟流水似的,没个准啊。自己身边呢,只有小媳妇。因为孩子小,带着不方便,又要上学了,小媳妇就没有出门打工,有一时没一时地在家下地挣几个菜钱。就那么一分地,能种出啥花样啊。唉,没有一个出人头地啊,没有一个搞大钱让她享享清福。都是不让人省心的主。

章彩云低着头,一路走,一路想。忽然滴滴滴地急促的汽笛声响起,她愣怔了,茫然地望着面前的乌龟壳。心中有些恼怒,又有些伤心。也还没几年的事,荒唐村突然热闹了,今天这家买小汽车,明天那家盖别墅,后天上面来人,说荒唐村要改名了,不叫村了;叫荒唐街道了。村中的路也改成宽阔的水泥大道了,能同时跑四辆车子。只有她家,穷得叮当响,三个儿子没有一个买得起乌龟壳,走路还要靠两条腿。虽然跟老年人谈心,她时常辩解,说儿子想买车,她拦着不让买,因为她老人家晕车,一嗅着汽油味,人就会晕过去的。可是,事实上,她三个儿子,一个也买不起啊。小儿子经济条件好些,盖了一幢小别墅;二儿子至今还是二间一楼一底的房子;大儿子经济更差了,住的是学校集资房,还不是自己的,是公家的。唉,怎么说呢,她老刘家是讨饭底子,确实比别人家差。唉,也不想别的了,只图人平安就好了。

她颤颤巍巍地来到老荒家,想找人说说话儿。如今,荒老道超过九十岁了,路都走不动,不再为人家上门做法事了。他儿子荒大憨也已七十,须发全白了,还时不时的上地里拨几根草,真是找罪受。荒唐村每家都只剩一分地,谁也不愿意打理,能动的大多出外打工了。不能动的,都呆在家里,靠出租店面过日子。如今,人们生活好了,有钱了,道士也吃香了。荒大憨的儿子荒小憨继承了祖业,做了道士,每天吃香的喝辣的,还经常喜欢耍大牌。哪家老人登仙了,不三催四接,他根本不上门,让你急死。他和唐和尚的孙子唐小蛋成立了一家丧事服务公司,专门做送老生意,特别红火,赚了大钱了,据说一年收入都有二十万了。唉,说啥呢,就她章彩云的儿子不争气,太老实,死脑筋,不晓得挖空心思赚钱,眼看着家道败落了。唉,想想真后悔,她不该在儿子小时候,管得太严。不然,她儿子又不孬不傻,肚子里有几根花花肠子,那挣钱还不是大把大把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