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归来:一个传奇的世界,特工、战犯、囚徒、杀手 第二部分 阚中干:“把心爱的人带上死路”(7)

陈晓楠潜伏归来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4.html[/size][/URL] 阚中干:“把心爱的人带上死路”(7) 就这样,这段让他一生反复回味的、支撑着他活下去的恋情,最终走到了尽头。2002 年,66 岁的阚中干搬到上海郊区一套一个月400 块租金的廉租屋里生活。周围邻居没有人知道他的过去,他一个人小心谨慎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陪伴着他的是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4.html


阚中干:“把心爱的人带上死路”(7)

就这样,这段让他一生反复回味的、支撑着他活下去的恋情,最终走到了尽头。2002 年,66 岁的阚中干搬到上海郊区一套一个月400 块租金的廉租屋里生活。周围邻居没有人知道他的过去,他一个人小心谨慎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陪伴着他的是一封喜欢看又不敢看的小珍的来信。

阚中干:喜欢看,但是看完以后,人就瘫掉了,瘫到地上像睡下去一样,浑身酥软了,生了一场大病一样,好像锥子在锥自己的心一样。又痛苦,又恨自己。

陈晓楠:这么多年之后,感情还这么浓烈吗?

阚中干:人家讲,随着时间的流逝,感情会淡掉,我不是的,相反的,越来越深,越来越思念她。(流泪)我对她的亏欠实在是太多了,对不住她,我一直抱着赎罪的心情。

陈晓楠:还爱她吗?现在。

阚中干:当然还爱她。她今年70 多岁了,身体有胃溃疡,几十年的胃溃疡。如果今生有机会的话,如果她一个人过日子的话,我还是愿意去照应她。

退休后的阚中干靠每个月900元的退休金生活。他的整个精神生活都寄托在书报上面,他喜欢看文史方面的书籍。他说在那些大的历史当中,能看到自己的影子。只是这身影如此微不足道,如飞蛾扑火一样,成为时代的牺牲品。上世纪90 年代,台海关系相对缓和,大批台商到大陆投资,阚中干萌发了向台湾当局要个说法的念头,他写了大量信件通过各种渠道寄到台湾,但一切努力都石沉大海。近十年过去了,最近阚中干才收到了两封非常简单的回信,寥寥数语,便将一个人一生的命运做了了结。

陈晓楠:他们的回音是什么样的?

阚中干:他们的回音是,你严重违反规定。讲我是引诱、拐骗、逃跑、潜逃,现在还没有结案,还在通缉。

陈晓楠:什么时候开始通缉你的?

阚中干:估计从我进了大陆以后。我说现在你们通缉我,那你准予我到台湾来投案自首吧!回答我说,碍于作业程序,非弟权责所能办理。表面上好像冠冕堂皇的,就这么几个打印的字,非常简单的几句话,冷冰冰的。

陈晓楠:当年你从台湾出来的时候,觉得那个地方是你的家。

阚中干:是我的家,那些派我出来的人等于是我的家长啊。但是今天呢,全部没有了,我算什么呢,里外不是人,说是国民党的人,其实国民党抛弃了我,给我这样一个待遇。

陈晓楠:这是你最大的痛苦?

阚中干:最大的痛苦。我现在整个的精神生活都寄托在书报上面。

陈晓楠:最喜欢看什么方面的书?

阚中干:看文史方面的书。

陈晓楠:跟你们当年那段历史有关系的文献,会找出来看吗?

阚中干:会,喜欢看当年的文献。

陈晓楠:在那些大的历史之中,能看到自己的影子吗?

阚中干:看得见。等于飞蛾扑火一样,牺牲品嘛。扮演这样一个角色,可怜得很。像陈香梅1①,她现在跟大陆关系很好啊,来了以后国家领导人接待,规格多高。想当年50 年代在台湾,她老公陈纳德②2 是给“中情局”提供飞机的,往大陆空投特务。现在他们思想转变了,讲得好听一点,随着时代的潮流,变了。所以当大的好当,当小的,当这些喽走卒,很苦的。

陈晓楠:虽然付出了一辈子的代价,但是在历史当中还是无足轻重的。

阚中干:无足轻重,小鱼小虾啊。

陈晓楠:现在还有人在复制这样的命运吗?还有很多人在重覆辙吗?

阚中干:还在重复啊,还在充当这种角色。

陈晓楠:什么时候能停下来?

阚中干:一天两岸不统一,还会继续下去的,双方斗争不会停止的。

□ 陈晓楠

阚中干多年来仍保持着独来独往的习惯,他从不大声说话,也很少与人交谈,在小区里住了大概十年时间,竟然没人认识他。我们去他家拍摄,他多次提醒我们,千万不要惊动他的邻居,千万不要让任何人对他好奇。的确,阚中干无法正常地与人闲谈,因为他无法讲述自己的过去,他不敢让任何人知道自己的过去。在茫茫人海中,他怀揣着这么一段非同寻常的人生经历隐没得无声无息。阚中干说他现在每天的生活内容基本是相同的,就是去社区图书馆看看报纸、杂志。他最关心的当然还是两岸之间的消息,还有当年情报系统的一些解密。从阚中干加入台湾军情系统到现在,五十年发生了太多事情,政治风云的变幻像过眼云烟,阚中干觉得自己就是这

茫茫云海中的一粒微尘,不知方向,随风漂移。的确,五十年了,人老了,一切都变了。如果说还有那么一点点什么是没有变的,是不会变的,阚中干觉得恐怕还是那份纠缠了他五十年的、欲说还休的、或许本不该发生的爱情。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