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归来:一个传奇的世界,特工、战犯、囚徒、杀手 第二部分 阚中干:“把心爱的人带上死路”(1)

陈晓楠潜伏归来 收藏 0 6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4.html[/size][/URL] 阚中干:“把心爱的人带上死路”(1) 阚中干:“把心爱的人带上死路” 上世纪80 年代中期,上海某纺织厂调入一位瘦弱的中年男子。他戴着一副宽边眼镜,沉默寡言,见谁都会露出一副友善得甚至是有点谦卑的笑容——他的全部工作是每天打扫厕所。在外人看来,此人不善交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4.html


阚中干:“把心爱的人带上死路”(1)

阚中干:“把心爱的人带上死路”

上世纪80 年代中期,上海某纺织厂调入一位瘦弱的中年男子。他戴着一副宽边眼镜,沉默寡言,见谁都会露出一副友善得甚至是有点谦卑的笑容——他的全部工作是每天打扫厕所。在外人看来,此人不善交际、敦厚老实、甚至有点胆小怕事,永远是独来独往。除了能看出他是一个老单

身汉之外,没有人知道他从哪儿来,又有着怎样的身世。日子就这么在平静中流逝。10 年后,突然有一天,人们开始对这个老单身汉发生好奇,不少人兴奋得窃窃私语,因为据说这个扫厕所的庸常男人竟是一个蹲过大狱的罪犯,而且还不是一个普通的罪犯——他,是一名台湾特务。

陈晓楠:在工厂就一直扫厕所?

阚中干:50 岁才进入工厂,扫厕所,扫了10 年。

陈晓楠:大家都会觉得你有点神秘,会说你是台湾间谍吗?

阚中干:“间谍”是现在才用的名词啊,以前叫“特务”啊,特务是最坏的。解放以后人们认为特务就是十恶不赦的人。

陈晓楠:你最怕人们说这两个字了吧。

阚中干:是啊。

阚中干,代号6783,前台湾“军情局”特务,上尉、特别行动组组长,50 年代潜入大陆执行暗杀爆破任务,1958 年被大陆安全部门逮捕,入狱22 年。出狱后,滞留大陆。1986 年进入上海某纺织厂扫厕所。1996 年退休,退休工资900 元。目前孤身一人,住在上海远郊奉贤区西渡镇一套廉租屋里,依然独来独往,左邻右舍没有人知道他的过去,更不知道他曾是一位台湾特务。

阚中干:这个说起来很丢人啊。

陈晓楠:不敢跟别人讲。

阚中干:不敢讲,埋在自己心里几十年。我们是被推翻的阶级、被打倒的阶级啊。不是今天的革命烈士,参加了两万五千里长征的,历史都是红的。我们,现在还好一点啦,“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是批斗的对象啊,无产阶级专政的对象啊。所以几十年来,我可以说是噤若寒蝉。我这个历史,左邻右舍都不知道。没有人知道我的历史,等于是混在人民群众中间。

陈晓楠:周围的人都不知道?

阚中干:不知道,连对面、楼上、楼下,都不知道我的历史,不知道我的身份。

陈晓楠:周围有你的朋友吗?

阚中干:没有。

陈晓楠:那人家跟你聊天,问起你以前做过什么,你怎么说呀。

阚中干:我是厂里面退休的工人,其他的我不谈,他们也不详细问。

阚中干一个人小心谨慎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陪伴着他的是一份尘封多年的痛苦记忆,以及对生命中唯一一个女人的思念。

1936 年6 月,阚中干出生在上海一个普通的小市民家庭。11 岁时,大陆局势混乱,战火连绵,父母为了让他有一个安定的生活,便把他托付给舅母,一起去了台湾,投奔在国民政府任职的舅舅。就这样,11 岁的阚中干无意中汇入了中国历史上一场空前的大迁徙。

阚中干:部队都撤退到那边去了,当时整个学校里面住满了国民党溃退下来的部队。当时基隆很小啊,只有14 万人口,学校的教室、过道、走廊下面都挤满了国民党军队。到处贴了很多标语:“一年准备,两年反攻,三年扫荡,五年成功”。蒋介石的标语贴得铺天盖地,满街都是。

陈晓楠:当时有多少人相信一定能够“反攻”成功呢?阚中干:大多数老百姓都相信了,认为会打回去的,要“反攻大陆”,时间不会长。

阚中干在一片“反攻大陆”的喧嚣声中渐渐长大。当他开始懂事,却发现自己和海峡对岸的父母已被一道无法逾越的铁幕隔开,不知何时能再相见。1952 年,阚中干的舅舅病逝。不久,舅母改嫁。突然的变故让16 岁的他猝不及防。在台湾举目无亲的情形下,阚中干开始了一个人艰难地谋生。

阚中干:营业员做过,工人做过,报社也待过。

陈晓楠:当时怎么起了念头,想进“中情局”呢?

阚中干:台湾那个社会,工人、农民是给人家看不起的,吃技术饭的也给人家看不起。我总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出人头地,做份体面的工作。

陈晓楠:“中情局”的工作算是出人头地吗?

阚中干:出人头地的,就像大陆安全局一样,是很体面的工作啊,一般人进不去的。我们进去受训,出来以后就是军官了。

陈晓楠:当时会觉得这份工作跟你的政治理想有关系吗?

阚中干:没有,就认为进了这个单位能有一份工作,这份工作不错。

陈晓楠:非常现实的考虑。

阚中干:对,很现实。

陈晓楠:知道自己会做一名特工吗?

阚中干:知道,台湾不叫特工,叫安全工作,情报工作。

上世纪50 年代中期,蒋介石借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之际“反攻大陆”的幻想破灭,残留在大陆的国民党武装又陆续被共产党歼灭,他几乎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秘密培养的特工和间谍身上。由国民党“军统”及“保密局”演变改组成立的“国防部情报局”,在内湖、淡水、新店等地办有多所“情报干部训练班”,学员都从大陆籍军官和学生中挑选。蒋经国负责挑选教官,甚至接任淡水训练班班主任。训练班实行军事化管理,除了政治教育外,学员还要通过数十个科目严格的技术训练。1955 年秋天,18 岁的阚中干进入国民党台北郊区“内湖情报干部训练班”,接受学制两年的“特训”。

陈晓楠:都学些什么呢?

阚中干:很多啊,跟踪与反跟踪、简易炸药制造、秘密通讯等等。用潦草的字连在一起,代表阿拉伯数字,就是一种秘密通讯。另外还有广播通讯,怎么用无线电台、广播电台联络,规定我的代号,规定我的波长。灌输给我们的政治思想是:忠君爱国,报效国家,为国出力,我们从事的是事业,不是职业,我们今天所从事的工作不是一般的打工,是圣贤的事业。

陈晓楠:这些话对你影响很大?

阚中干:很大的,十八九岁的小孩子呀,你想想看。

陈晓楠:觉得自己在做一个崇高的事业。

阚中干:圣贤的事业,千秋的事业。我们的事业是不朽的,不是三天两天,

也不是十年八年。

陈晓楠:当时会有那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吗?

阚中干:有啊。

本来仅想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但训练班却让阚中干热血沸腾,并第一次意识到,远在上海的父母也许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受苦受难,正等待着自己去解放,去拯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