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归来:一个传奇的世界,特工、战犯、囚徒、杀手 第二部分 命如棋子(3)

陈晓楠潜伏归来 收藏 0 2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4.html


命如棋子(5)

姜建3:我当时想着至少工资要补给我,十五年的工资要补给我。我想有

了这笔钱,也可以去买一个小的房子住下来,自己有一个窝儿。

2002 年,姜建国来到台湾,他本以为会被当作英雄接待,然而台湾“军情局”只承认了他

的身份,不愿意给予任何补偿。往返了三四次后,每次都被敷衍地打发,拿着1000 到3000 元美金回来,他在香港的生活只能靠政府救济金和自己拾荒勉强维持。

为了在有生之年讨回公道,2007 年1 月,姜建国与其他七位在港“台谍”选择了在漫长

的缄默之后,站出来公开自己的身份,并成立“海峡两岸受难者协会”,集体向台湾当局讨要说法。协会中这些台湾老间谍们大多在上海提篮桥监狱服刑10 年以上,最年轻的58 岁,最年长的

82 岁,出狱后台湾当局对他们置之不理。如果加上内地和海外的“受难”台谍,一共60 多人打算向台湾当局联合索赔。姜建国说,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索赔,他们曾经为“台谍”这一身份付出了巨大的人生代价,他希望台湾方面至少有个表示。

然而,最令姜建国心痛的还不是台湾当局的“无情无义”,而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女儿。当年他入狱时,女儿只有18 岁。从监狱出来之后,他已经找不到任何过去生活的物件,甚至没有一张女儿的照片。如今用来寻找女儿的只有那几句发自肺腑的话,和他陌生记忆里遥远又熟悉的名字。

姜建国登在香港报纸上的寻人启事:

寻亲生女儿

姜 聿

娇 毛毛

分别十九年父心痛

姜建国:判决下来,送进监狱的时候,她写了一封信给我上海的哥哥。她说:“伯伯,我们要出国了,照顾好我爸爸,我爸爸就要靠伯伯去照顾了。”哥哥到监狱里来探望我的时候告诉我,说女儿写信来了。我听到女儿关心我,流眼泪了,现在讲我都要流眼泪。所以人的变化实在太大了。

陈晓楠:你有女儿以前的照片吗?

姜建国:没有,以前家里的什么东西我都没有,一样留做纪念的痕迹都没有。

陈晓楠:那个家就彻底没了。

姜建国:彻底没了。真是家破人亡一样,真的一无所有。没想到会是这样子。

陈晓楠:真的见不着女儿了,怎么办?

姜建国:那也只能听天由命了,见不着也没有办法,她现在可能也做妈妈了。


陈晓楠:你会经常想到她吗?

姜建国:会啊,时时会想的。她长得好像我啊。(流泪)现在是不可想象了……

□ 陈晓楠

当年的姜建国永远也想不到,他糊里糊涂一年时间的冒险生涯,换来的却是失去15 年的宝贵光阴。从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到一夜之间继承遗产的百万富翁,再到人生中顶峰时刻突然锒铛入狱的“间谍”,想起自己走过的人生之路,姜建国总有些哭笑不得。他无法从自己命运的大起大落中找到一番合理的解释,好像他的人生中每一步都是意外,每一步都不是自己可以选择也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然而,更可怕的是,在苦熬了十几年之后,年过60 的他终于有一天走出监狱,才发现他失去的不仅仅是十几年,而是人生中的一切。如今的姜建国可以做的只有等待,等待一个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的结局……

陈景圣:“三个女人离我而去”

每到休闲时光,姜建国会约上几个朋友,在他简陋的小屋里喝上几杯。而他这些朋友,都

是和他一样被台湾当局弃置不管的滞港老间谍们。陈景圣也是这其中的一员,他比姜建国小

12 岁,是姜建国的上海同乡,担任“海峡两岸受难者协会”秘书长。与姜建国不同的是,当

年的陈景圣是义无反顾地参加台谍组织的。然而这个几小时内作出的决定,不但改变了自己的一生,也改变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女人的命运。

陈景圣的父亲曾是国民党外交部的官员,他因此从小就过着优越的生活,也因此在上个世纪60 年代,他的家庭遭受了灭顶之灾。

陈景圣:当时我家里的环境很好,全部是一幢一幢的花园别墅,我们住的那一层楼是整条街上最好的一幢花园楼房。我记得小时候真是很享受,一个花园,很大、很大……1966 年夏天,我妈妈给红卫兵斗得遍体鳞伤,我赶回去一看,真是惨不忍睹。家里被人挖地三尺,地板全部挖掉了,后来据说是找什么手枪啊!不知道找什么,反正都是莫须有的东西。他们让我母亲跪玻璃,跪得脚上鲜血淋淋的。我有一个小哥哥陪我母亲一起挨斗,后来精神失常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