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归来:一个传奇的世界,特工、战犯、囚徒、杀手 第一部分 潜伏者归来(5)

陈晓楠潜伏归来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4.html[/size][/URL] 潜伏者归来(5) 陈晓楠:他其实一直特别挂念你。 吴韶成:一直挂念的。我说一千多个同学都在这儿,怕啥?没事。坚持留下来了,就这么留下来了。后来8月份有一天我在学校念书的时候,突然在我的信箱里收到一张小纸条,是用铅笔写的,也不知道谁给塞进去的。纸条上说,解放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4.html


潜伏者归来(5)

陈晓楠:他其实一直特别挂念你。

吴韶成:一直挂念的。我说一千多个同学都在这儿,怕啥?没事。坚持留下来了,就这么留下来了。后来8月份有一天我在学校念书的时候,突然在我的信箱里收到一张小纸条,是用铅笔写的,也不知道谁给塞进去的。纸条上说,解放以后,有困难找何康1①。就写了这么几个字。

陈晓楠:一看就是父亲的字迹。

吴韶成:父亲的字迹。

陈晓楠:如果你当时跟着父亲的朋友离开南京,还能跟他再见一面的。

吴韶成:我们可以一直团聚在一起,一起回到福州,也可能一起全家又到台湾去了。

陈晓楠:那可能会是完全不同的情况了。

吴韶成:到底是对是错现在谁也说不清,反正就那么回事吧,命运就是这样,也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

陈晓楠:父亲在纸条上没有特别叮嘱你什么吗?

吴韶成:没,没说什么。他可能觉得很快就会再见面,也没想到最后会弄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没想到这些。我父亲诗里自己也说了,如此收场亦太悲啊!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诞生。此时,朱晓枫正在华东军医大学学习,朱谌之的丈夫李晓光随野战军南下,已在上海任新华书店经理。朱谌之也已经接到调回上海工作的通知,一家人马上就能团聚。

同年10月和11月,解放军攻打金门和舟山群岛先后失利。这两仗给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解放军敲响了警钟。攻取台北比原先预计的更加困难了,获取台湾的军事情报迫在眉睫。吴石赴台前,中共地下组织给他的代号为“密使1号”。吴石抵台后,就任国民党“国防部”参谋次长,获取了许多重要军事情报。为尽快取回吴石掌握的军事情报,中共中央华东局和总参谋部急需选派干员赴台湾,与吴石联系,做情报联络。

朱谌之地下工作经验丰富,机智灵活,同时朱谌之前夫的女儿陈莲芳和女婿王朴当时在台湾都是军统干部,夫妻俩与朱谌之感情深厚,并且一直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而朱谌之的妹妹和妹夫也都在台湾情治部门工作。因为有这些良好的社会关系作掩护,组织上决定委以朱谌之此项重大绝密使命,朱谌之毅然接受了任务。


朱晓枫:1949年5月份上海解放以后,我收到了一封她从香港寄来的信。那会儿我们已经失散三年多了,等于刚刚联系上。她希望我能到广州和她见上一面。我当时正在读大学,学校里有很严格的纪律规定,平时不能请假,所以就错过这最后一次团聚的机会,我一辈子都觉得遗憾。

后来新中国成立了,她特别希望回来,已经决定移交好工作要回来了,哪晓得临时又接受任务要她到台湾去。她原来在信上还给我讲,阿菊(陈莲芳小名)写信来说,做梦梦到我了,女儿也想外婆了,希望我到台湾去和他们一起生活,我才不会去呢!结果没想到还是把她派去了,而且还就是利用这个阿菊。她说这时候个人的事情先放一放,更重要的事情先去做。她信上给我是这样写的。

1949年11月27日,朱谌之在给女儿留下一封信后,登上了从香港前往台湾的客轮。潜入台湾的第二天,按照预先的约定,朱谌之与“老郑”1①在茶食楼秘密接上了头。她向“老郑”传达了华东局领导的指示,“老郑”也向她报告了台湾工作委员会为接应解放军登陆,组织秘密武装的情况,同时还把工委掌握的一些绝密情报交到了她的手中。

一个星期后,通过“老郑”的安排,朱谌之和吴石秘密会见,传达上级接应解放军的指示。吴石向她提供了一批绝密的军事情报微缩胶卷,内有《台湾战区战略防御图》,舟山群岛和大、小金门《海防前线阵地兵力、火器配备图》,台湾海峡、台湾海区的海流资料,台湾岛各个战略登陆点的地理资料分析,海军基地舰队部署、分布情况,空军机场并机群种类、飞机架数等。朱谌之迅速将资料通过特别交通员——定期往返香港、基隆间的“安福号”海轮上的张大副传递给大陆。不久,它就由华东局情报部和总参作战部妥善运用。当毛泽东听说这些情报是一位秘密女特派员从一位国民党上层人士“密使1号”那里取回时,当即夸奖,嘱咐有关领导要记他们一功。

就在大陆方面兴奋地等待更多情报,积极筹备进军台湾的时候,台湾岛上却风云突变。1949年12月10日,台湾当局建立了国防部总政治部,由蒋经国出任主任,对军队和保安机构实施特务监控。在这个机构的策划下,国民党军警对中共地下党组织展开了有效的破坏。

1950年1月29日,中共台湾地下党负责人蔡孝乾被捕后叛变,供出朱谌之是华东局的特派员。此时,朱谌之在台湾的任务已经完成,打算动身离开台湾返回上海。在她被捕的两星期以前,她还托一位富商朋友带信回上海家中,信上只有七个字:“凤(朱谌之原名朱桂凤)将于月内返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