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对方眼里露出吃惊和怀疑相混杂的神色:“这是怎么回事?”

阿里·达瓦纳便把自己的经历和目前的遭遇说了一遍,然后拿出了那张纸。“编辑”拿在手里,如获至宝,说:“这样吧,这纸我们也要了,作为这则新闻真实性的依据。当然,我们不会向任何人透露是你向我们提供的。至于稿酬,一定从优。你等一下,我这就取给你。”

“编辑”走出了接待室。几分钟后,他重新进来时,手里拿着一个信封:“这是300美元,你拿去。”

阿里·达瓦纳简直不相信这是真的,愣怔了一下才接过来。百余字的新闻稿,竟得了300美元稿酬,真是闻所未闻。他把信封放进衣袋,谢过对方,兴冲冲地走了。

此时,那张纸正在“总编辑”——台湾特工部门雅加达情报机关负责人林方达手里,他翻来覆去看了一会儿,喜上眉梢,对秘书下令道:“记录——绝密情报:刘少奇、陈毅将于1963年4月访问印度尼西亚。马上拍发!”

次日,《太平洋新报》并未刊登那则新闻,但阿里·达瓦纳并不知晓,他没买份报纸来看。

设于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的《太平洋新报》特务机关隶属于台湾的“海外工作委员会”。雅加达的情报送达后,初时并没有引起该机构的特别注意,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印度尼西亚已经交往了多年,领导人互相访问也有过。“海外工作委员会”副主任潘天年看过情报后,交给秘书,让“暂存”。

重新激起潘天年兴趣的是一星期后他听了国民党中央向全党高级干部传达的《蒋介石先生和陈诚谈话纪要》。蒋介石说,反共斗争是一种长期的总体战,它包括政治、经济、文化、外交、社会各方面,以及过去与将来的作战,并不仅仅陷于一时的军事作战。在“总体战”中,大陆是“主战场”,台湾以及海外是“支战场”。今后国民党一个阶段的中心任务,是以“七分政治”和“三分军事”,侧重对大陆的“政治作战”。“政治作战”的内容包括渗进大陆和“与中共有关系的海外国家”,发展“策反组织”、“冒险犯难”,有计划有组织地从事各种破坏活动,以配合“军事作战”。

潘天年马上想起雅加达发来的那份情报,他想利用刘少奇、陈毅访问印度尼西亚的机会,实施暗杀,将中共的国家主席、外交部长置于死地,来一次“冒险犯难”。

行动会议在台北市西郊一幢花园别墅里举行。潘天年以会议主持人身份宣布了议题后,让秘书向各人分发了《太平洋新报》以300美元从阿里·达瓦纳那里买来的情报原件的影印件。

潘天年对与会的特工专家说:“经核查,这是印度尼西亚外交部长穆赫塔尔·库苏马阿马查的亲笔手迹;此外,据有关情报表明,中共方面的外交特使在10月中旬确实到达过雅加达,因此,这项情报的真实性不容怀疑。”

一个专家说:“那么我们言归正传,以什么方式解决中共的这两位要人?”

另一个专家接口道:“投毒和枪击的可行性大。这是因为印度尼西亚的保安力量素质和技术手段都比较弱,刘少奇、陈毅即使带保卫人员,也是有限的,我们在暗处,他们在明处,明处对暗处,防不胜防。”

如何行动正待往更深处设想时,被一个一直没开过口的年轻专家打断了:“中共一向讲究简朴,刘少奇访问印度尼西亚多半不会住饭店、宾馆,而住在他们自己的大使馆里,这会增加行动难处。”

“何以见得?”有人问。

“在中共和印尼的交往中,苏加诺曾3次访问中国,这个不说;中共要人曾两次访问印尼,一次是1955年周恩来出席万隆会议后顺道正式访问印尼,一次是1961年3月陈毅访问印尼,和印尼签订了《友好条约和文化合作协定》,这两次访问,周、陈都住在大使馆里。一般说来,这次访问刘、陈也会这样,因此,你们说的一套计划就没有用。因为不管采用投毒还是枪击方式实施行动,都必须在毫无防范的情况下悄然进行,还得具备深入使馆或者近距离接触的机会,而这种机会对于我们自己的特工人员来说,是不可能获得的。那就得在他们的使馆内发展意志不坚定分子作为杀手,这种情况,据我所知,之前我们的各个特工机构包括本委员会在内,对中共驻外使馆和机构最起码进行过不止20次的尝试,花费了大量经费,还搭上了一些人员,但从来没有成功过。因此,在大约还有半年的时间里,如果我们还想进行这种尝试的话,那显然是一种不明智的选择。”

潘天年听了,微微点头,他本人也是一个特工专家,特工方面的著作就写了6部,已出版4部,这个年轻专家提出的异议,他已经想到,可谓不谋而合。他朝对方笑笑,以长辈对小辈的那种亲切口吻问道:“那么,你认为应当怎样下手?”

“我认为可以用爆炸的方式来解决刘、陈。”

潘天年又问:“如何爆炸你考虑过吗?”

“爆炸在雅加达实施,可以采用先进的定时或者无线电遥控炸弹。至于置放地点,凡是刘少奇、陈毅所到之处都可以考虑,比如机场、大使馆、几个通常外国元首来访时都会参观的名胜古迹、工厂、学校。”

有人问:“刘少奇以国家元首身份访问印度尼西亚,他的活动一定有苏加诺总统陪同,爆炸物不认人,如果把苏加诺一起炸死了怎么办?”

这个问题引起一阵七嘴八舌的争论,有的说苏加诺不是台湾的朋友,炸死活该;有的说不能炸苏加诺,恐怕会引起国际纠纷;有的说“中华民国”和印度尼西亚没有外交关系,无所谓外交纠纷……一时间,会场里一片热闹,恰似打翻了网船的小河汊。潘天年听了一会儿,不得要领,遂说:“这样吧,计划归计划,上报送审时另附一份报告,请上峰定夺。”

众专家一致说好。潘天年又问:“这个计划叫什么名称合适?”

窗外花园里传来修水沟工人用铁锹挖土的声音,有人灵机一动说:“就叫‘水沟计划’如何?”

一个多星期后,主管台湾情报工作的蒋经国召见潘天年,向潘宣布:批准实施“水沟计划”;同时传达蒋介石的口谕:“炸死刘少奇、陈毅,不惜搭上苏加诺!”

“水沟计划”进入了实施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