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7部分 共和国主席即将出访—粉碎国民党特务谋刺刘少奇阴谋 粉碎国民党特

东方明侦破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URL] 1962年10月,地处印度洋东北侧的世界最大岛国印度尼西亚进入了每年必遇、长达半年的雨季。绵绵细雨淅淅沥沥地落在首都雅加达的街头,温暖的空气中充满了潮湿的气息,使人难受。这情形,有点像中国江南地区五六月份的黄梅天。   对于阿里·达瓦纳来说,这是一个难忘的日子。这“难忘”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1962年10月,地处印度洋东北侧的世界最大岛国印度尼西亚进入了每年必遇、长达半年的雨季。绵绵细雨淅淅沥沥地落在首都雅加达的街头,温暖的空气中充满了潮湿的气息,使人难受。这情形,有点像中国江南地区五六月份的黄梅天。

对于阿里·达瓦纳来说,这是一个难忘的日子。这“难忘”的涵义有两层,一是当时就感受到了的:发了一笔不大不小的财;二是时隔半年后才姗姗而来的结果:他被雅加达市警察局逮捕,随即又被法院判刑一年。

阿里·达瓦纳是一个23岁的青年,4年前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苏达英诺大学。当他从离雅加达700多公里的一个小岛上抵达首都时,胸抱远大理想。他想通过读书获得知识,通过知识成为一名政府官员,最好是当一名外交官。为此,他拼命学习外语,大学毕业时,已经能顺利地使用3国语言,还能结结巴巴但不乏准确表达意思地说一些较为简单的日语和汉话。然而,幸运之神抛弃了他,当他大学毕业后,印度尼西亚的经济陷入困难阶段,国家大量削减经费,政府机构捉襟见肘,只好解雇部分人员。这样,纵使阿里·达瓦纳能在外交部门口用外语和外国人作流利的对话,也挤不进外交部的任何一个办公室。

离开了大学,阿里·达瓦纳的生计成了问题,只好给外国游客当导游,或者给人打工。可雨季来临,没有外国游客雇他时,他只好靠捡垃圾度日。他喜欢到外交部后门的垃圾箱来捡垃圾,这里常有些外交知识的旧书和打印的材料,他可以在临睡前读得津津有味,忘记了自己身处的困境。

这天上午,阿里·达瓦纳和往常一样,又来到外交部后门。时间还早,外交部的垃圾还没倒出来,他便坐在旁边等着。一会儿,那个体态肥胖的女杂役推着一车废纸过来了。胖女人认出了他,善意地把废纸倒在阿里·达瓦纳面前的一块干燥的地上,这些废纸可以使他带来的那个装得进一个人的大帆布口袋装满。按当时的市价,这样一口袋废纸所换得的钱,可以开销一顿不错的午餐。一天捡上3口袋废纸,肚子问题可以勉强解决了。

外交部倒出来的废纸一般都是过期的文件、资料或者一些文件、文稿的草稿,当然,这都不是属于保密范围的,凡是保密的,都烧成灰烬倒出来。阿里·达瓦纳把帆布口袋装满三分之二时,眼睛无意间往地下一瞥,目光突然被脚边一张纸所吸引。这是一张质地一般的打印纸,天头上印有“印度尼西亚外交部”的字样,下面用铅笔写着几行草字:

“10月1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特使与我国政府外交部拟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外交部长陈毅元帅将于1963年4月率中国政府代表团访问印度尼西亚……”

事后知道,这几行字出自印度尼西亚外交部长穆赫塔尔·库苏马阿马查之手。昨天下午,中国、印尼政府外交部拟定了刘少奇主席访问印度尼西亚的有关事宜,穆赫塔尔·库苏马阿马查根据惯例起草一个报告准备呈送苏加诺总统。刚写了这么几行字,电话铃响了,他起身去接听电话,不意窗外一阵风吹来,把纸吹离桌子,正好掉在屋角的字纸篓里。他听完电话,看看纸已吹掉,便另取了一张纸重新写起来。今天早上,杂务工打扫办公室时,将字篓里的纸倒进了垃圾车。

应该说,印度尼西亚政府外交部的保密工作做得是比较好的,阿里·达瓦纳已经捡了3个月垃圾,从未在废纸里发现过这种秘密。正因为如此,阿里·达瓦纳那敏捷的思维萌生出这样一个念头:这是一个秘密消息,也是一条很好的新闻,我何不据此写一条消息投给哪家报纸?

阿里·达瓦纳这种年龄,还不曾养成瞻前顾后的习惯,一旦决定,当即实施。当下,他把这张纸一折四放进衣袋,匆匆忙忙捡了一口袋废纸,装上折叠式小车,推往废品收购商那里去卖了。

一路上,阿里·达瓦纳不住地考虑着:这桩新闻卖给谁?他想卖给发行量最大的《印尼日报》,但又担心这家报纸是政府办的,不会刊登这种内容的外来新闻稿。那么,卖给《雅加达日报》,恐怕也不妥,听说这家报纸的总编辑是外交部一位副部长的女婿,这个消息一登,外交部势必有点尴尬,女婿总不会使岳丈的脸面过不去。对!最好是卖给外国人办的报纸,他们没有顾虑,况且又有钱,还可以卖个好价钱。这样,阿里·达瓦纳便走进了附近的《太平洋新报》。

《太平洋新报》对外宣称是香港某财团出资办的。1956年创刊时,那个财团的董事长,一个年逾古稀走路都需人搀扶的老太爷还曾飞赴雅加达出席仪式、发表讲话。但是,当时印度尼西亚上层社会都晓得,这家报馆其实是台湾国民党特务机关设在印度尼西亚的一个情报机关。

这个内幕,阿里·达瓦纳当然是毫不知晓的。因此,当他走进《太平洋新报》报馆的接待室,把赶写的只有短短百余字的新闻稿递给接待自己的一位编辑时,只指望能够得到相当于10帆布口袋废纸的稿酬。那位身兼“编辑”、“特工”二职的接待者的目光在稿纸上只一扫溜,那双眼睛便如灯泡那样亮了。他望着这个穿着脏兮兮旧西装的年轻小伙说:“这个稿件很好,我们要了。只是,有一个问题需要问一下,你写的这个新闻材料是从何方获得的?”

阿里·达瓦纳说:“是从垃圾箱里获得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