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6部分 抗美援朝期间的走私案中案 抗美援朝期间的走私案中案(10)

东方明侦破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URL]   这天,仇学武和柳传丽的见面地点是在外白渡桥畔黄浦路上离苏联驻上海总领事馆仅咫尺之距的原“利查饭店”(这时已经改为“浦江饭店”)底楼的咖啡厅。受过正规特工训练的仇学武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进行了化装,因此,出现在侦查员眼里的是一个年过六旬须发皆白了的老头,还戴了一副眼镜,佝着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这天,仇学武和柳传丽的见面地点是在外白渡桥畔黄浦路上离苏联驻上海总领事馆仅咫尺之距的原“利查饭店”(这时已经改为“浦江饭店”)底楼的咖啡厅。受过正规特工训练的仇学武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进行了化装,因此,出现在侦查员眼里的是一个年过六旬须发皆白了的老头,还戴了一副眼镜,佝着腰背,拄着拐杖。这样,侦查员就没有认出这就是在照片上见到过的仇学武。

不过,不管是谁,只要跟柳传丽见过面的,那就得跟踪。这回,侦查员跟踪成功了,一小时后,当两个目标分手时,有人盯上了仇学武,一直盯到其下榻的地方——北四川路上的一家旅社。

可是,当天深夜警方对该旅社进行突击检查时,仇学武已经不翼而飞了!

事后得知,仇学武这是施出了其在特工训练班学到的反侦查手段。他在执行完“901计划”后,知道警方肯定在对其实施侦缉,于是就玩了消失,躲到了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的一个位于长宁区的只有他知道的隐秘住处,那是他以化名租居的一个小小的亭子间。平时,他基本上不出门,埋头看书,房东还以为这个房客是一个搞学问的知识分子哩。在需要跟柳传丽等定期会面的下属见面时,仇学武就提前出门,在见面处附近找家旅馆,用假证件住进去,当场付清房费。到了约定的时间,从旅馆出去,见面后再返回旅馆。不管是否有人跟踪,都必须在几分钟内立刻离开旅馆。反正他已经预付了房费,所以不必办理结账什么的。

这天,那个跟踪的侦查员跟踪到旅馆后,仇学武倒是没有发现已经被人盯上,但是他还得立马离开。当然,他离开前还得化下装,就是这一伎俩,使守候在旅馆对面的侦查员竟然观察失误,使目标得以顺利脱梢。

深夜突击检查失利后。专案组当即举行新的案情分析会。当时还不能确认仇学武的突然离开旅馆是否是发现了被跟踪,所以需要着重进行分析。最后,大多数人认为从仇学武事先向旅馆付清了房费并对服务台说过“随时可能有事离店,不办理退房手续了”这一点来判断,多半这是他玩弄的一个反侦查手段。既然如此认为,那就继续对柳传丽进行监视,这个女人身上系着甘祖强和仇学武两条线,盯着她没错的。

于是,专案组继续布置对柳传丽进行监视,接受前面脱梢的教训,这回安排了足够的警力,还配备了挂民用牌照的摩托车。

而这时柳传丽对此还蒙在鼓里,她还在等着甘祖强的再次出现。甘祖强找柳传丽,倒并不是为了续之前产生过的*,而是另有企图。这个浪荡子式的主儿,听了仇学武的话游荡在外避风头,对于这种日子他倒还算过得惯,因为打从十五六岁开始,他就不大在家食宿了,家里人对于他的这种生活方式也习以为常了,如果有段时间甘祖强不大外出而老是待在家里的话,他们反倒会感到不习惯了。甘祖强在外面有不少以前勾搭的女人,凭着他那张脸蛋,此刻主动登门重温旧情,她们还真是喜出望外。这些天,他就是在那些女人家里混日子的。

那么,甘祖强为何又想到了柳传丽呢?那是为了孔爱芳的那套小洋房。甘祖强把孔爱芳的小洋房房契偷出去交给仇学武作抵押后,不久仇学武就还给他了。他却没有放回孔爱芳的原处。现在他游荡在外,手头很紧,就想起了这份房契,盘算要把那套洋房卖了。甘祖强把房契给房屋买卖经纪人看过,谎称是其表妹的,咨询如何由他代理转让。经纪人看了房契后说,根据最近上海市人民政府颁布的关于私房买卖的相关规定,为充分体现男女平等精神,房契注明系妇女产权的,办理转让手续时必须由其本人到场签字。你手头的这份房契上面注明着产权人为“女性”,所以必须把她本人请到现场亲自签名的。

甘祖强仔细察看了房契,发现上面确实写着“孔爱芳,女性”的表明身份的字样,那说明由他代理是不可能的事了,只有把主意打在“符合政府规定”的上面。于是就动起了作假的脑筋:房契上只写了姓名、性别,没有写明年龄,也没有照片,那我只要办一个假户口本,请一个女人出面去卖房,不就行了嘛!

请谁出面?甘祖强想了几个跟他比较投机的女人,觉得都不妥,不是富婆不稀罕金钱的,就是一直拮据而过于贪婪的,而且是否能够把戏演得天衣无缝还难说。想来想去,脑子里就转到了柳传丽,这个小女人倒是颇有些胆识的,那天去公平路旅馆开房间,明明是轧姘头,放在别的女人身上只怕胆战心惊了,只有她不但若无其事,还敢跟人家服务员吵架。而且,甘祖强觉得跟柳传丽交往下来,这个小女人并不贪婪,经济上是不穷不富。行了,就她吧!

这样,甘祖强就去柳传丽供职的医院找她了。那天柳传丽正在忙,他把这事儿稍稍说了两句,自然不可能说是孔爱芳的,只是佯称是其表妹的,但人家已经去了香港,现在来信要求把房子卖了,他去找过经纪人了,经纪人说必须产权人本人到场,当然,实在到不了场的也可以叫个人来替代一下,不就亮亮相签个名嘛,简单得很的。他给表妹去函告知此事,表妹回信说她同意这样做,愿意花相当于房价1%的价格请人代替到场做这笔买卖。他于是想到了柳传丽,觉得她是肯也有能力帮这个忙的,现在特地过来问她是否愿意。

柳传丽没有接到过仇学武让她不要跟甘祖强接触的通知,大概仇学武也不会想到甘祖强在拥有一个逃犯身份的时候竟然还动着骗卖别人房产的脑筋,所以疏忽了。这样,柳传丽就很爽快地点了头。

要命的是,初五那天晚上柳传丽去跟仇学武例行见面时,竟然没有提及甘祖强曾经去医院找过她这一节,这样,灭顶之灾就成为不可避免的必然结果了。

柳传丽其实还是喜欢金钱的,只不过之前跟甘祖强厮混时,为了让甘祖强迅速上钩,所以都是她掏钱的时候多,而她掏的则是仇学武给的活动经费。活动没了,经费也没了,现在她靠的是当护士的那点薪水,对于一个爱打扮的年轻姑娘来说,这点钱当然是捉襟见肘的。所以,柳传丽很想挣甘祖强所说的那笔出场费,这几天一直在等着甘祖强来约她。

甘祖强这几天没有出现,是因为他正在地下市场偷偷找人伪造户口本和刻孔爱芳的印章。这活儿在解放前可以公开做,如今在人民政府手下就只好隐瞒再隐瞒了,一旦发现那是要吃官司的。因此,甘祖强折腾了四五天时间方才完成此事。可是,当他往医院打电话想跟柳传丽联系时,接听电话的其他护士却说柳传丽不知由于什么原因已经两天没有上班了。

柳传丽遭遇什么情况了呢?原来,仇学武发现情况似乎不对头。那天,仇学武去“保密局”规定的最新联系密点察看是否有什么指示。所谓“联系密点”,是人民公园内的一株大树,这株大树伸展出的众多根枝中有一个特别粗大的,距主干大约一尺处的南侧株干如果有一道逆向刀痕,那就说明海外有新的指示了,仇学武得在次日每天上午10时至11时在人民公园后门口手持一张当天的《解放日报》等候有人前来联系,一直等到哪天联系人出现为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