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6部分 抗美援朝期间的走私案中案 抗美援朝期间的走私案中案(8)

东方明侦破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URL]   这回,两位刑警是打定主意要打破沙锅纹(问)到底的,所以跟孔爱芳聊家常似的非常随意地不温不火地聊着。这就像记者采访当事人准备写一个长篇通讯一样,事先也是立好了提纲的,顺着隐藏在心里的提纲一五一十地提出问题,听对方细细陈述。这样,终于提到了一个之前从来没有提及过的、事实上刑警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这回,两位刑警是打定主意要打破沙锅纹(问)到底的,所以跟孔爱芳聊家常似的非常随意地不温不火地聊着。这就像记者采访当事人准备写一个长篇通讯一样,事先也是立好了提纲的,顺着隐藏在心里的提纲一五一十地提出问题,听对方细细陈述。这样,终于提到了一个之前从来没有提及过的、事实上刑警也从未想到过的问题:甘祖强和仇学武是如何认识的?

孔爱芳对于警方怀疑“毒鸡汤事件”可能是针对她的这点是认同的,于是就颇有些惊慌,她同时也就意识到当初的举报似乎不似自己所想象的那么轻松,看来不仅仅是一个让甘祖强吃点苦头的问题,同时还涉及了其他人,人家心痛那些巨额资金,所以对她恨之入骨,想来要她性命了。这样,孔爱芳就想努力把事情原原本本都对警方说清楚,好让刑警尽快查明情况,抓获所有涉案人员,这样她就能太平了。于是,她在陈述甘祖强与仇学武的相识时就说到了许骧璋其人。刑警对于突然新冒出的这个男子很感兴趣,反复询问了许骧璋历史上和此次忽然露面的种种细节。

刑警返回市局向刑侦处领导汇报了调查情况后,领导想了一下,拿出了一本华东军政委员会公安部内部印刷的小册子,上面有从20世纪20年代后期开始一直到上海解放这段时间里目前警方能够收集到的所有曾在上海滩活动过的国民党军统、中统、淞沪警备司令部侦缉大队、国防部保密局、上海市警察局等各部门大大小小的特务分子的名单,让袁蒙一、罗清山翻翻看上面是否有许骧璋这样一个名字。

翻查的结果,上面果然有许骧璋其人,还有他的简历,最后注明是:“目前下落不明,有特务被捕后供称已逃台”。

刑侦处方面没有想到查查刑事案子竟然查出了一个有点资历的军统特务来,不禁愕然,于是当即同政治保卫处联系。政保处已经接到国家公安部转来的情报,说据内线密报,有一名许骧璋者于1951年10月离开台北前往浙江省被蒋方占领的岛屿,疑拟潜赴大陆从事破坏活动。上海市公安局在接到这份情报后已经布置了密查,但一直没有查到许骧璋的消息。此刻竟然被刑侦处查了出来,自是兴奋不已。

刑警罗清山、袁蒙一被请至政保处介绍“盘尼西林走私案”侦查情况,几位经验丰富的老侦查员听着听着就觉得似乎不对头。罗、袁两人介绍完毕退出后,政保处方面随即分析情况。他们这些人善于从政治破坏角度来考虑案情,因为这事涉及军统资深特务许骧璋,所以就对这起案件产生了怀疑,因为孔爱芳说得很明白:她是因为吃醋而决定举报甘祖强要让他吃官司的。而使孔爱芳吃醋的关键一节——前往公平路旅馆捉奸一举,是由许骧璋提供的消息,这就有理由认为此事可能是由许骧璋策划的。不过许骧璋一手介绍仇学武跟甘祖强搞什么“盘尼西林走私”,一手又使孔爱芳去捉奸,最后导致孔爱芳愤而举报走私案,这情节就很是值得怀疑了。

案情直接汇报到了扬帆局长那里,扬帆听说查获的盘尼西林抽检样品送往北京复检,如果未发现问题那就有可能支援抗美援朝战场医院去了,便马上致电华东军政委员会卫生部询问送京检测情况。那边回答说北京的检测结果刚到,说送检盘尼西林没有发现问题,明天崔义田部长准备在例行部务会上提出讨论将该批药品支援朝鲜前线问题。扬帆暗吁一口气,当下便直接挂通了崔义田的电话,说了情况。崔义田听得暗自心惊,说那我们这边马上封存这批药品。扬帆说不管我们是否侦破该案,对这批药品的检测还是要求有一个确凿的定论的,崔部长你看有什么更权威的检测方法吗?崔义田说要么就请苏联方面协助检测呀,我们马上给国家卫生部打报告送检吧。

上海市公安局政治保卫处当即决定对该案进行立案侦查,当晚即成立了专案侦查组。鉴于刑侦处方面的刑警罗清山、袁蒙一对案件进行了先期侦查,熟悉案情,故将两人临时调来参加专案工作。

专案组对案情进行分析后,认为刑警先前怀疑医院发生的“毒鸡汤事件”可能是针对孔爱芳的杀人灭口行动是有道理的,按照这个思路往下顺,就产生了一个新的方案:让孔爱芳返回其浙江中路的住处居住,敌特方面见她返回了,可能还会继续采取谋杀行动,警方来一个昼夜守候,严密保护,届时对敌特分子现场捉拿,再顺藤摸瓜追查包括许骧璋在内的其他敌特。

这个方案马上得到了实施,孔爱芳乐意配合警方,很平静地返回了浙江中路住处。警方安排了若干名便衣警察分班轮流秘密蹲守。

可是,蹲守进行了整整一个星期,敌特分子竟然没有任何行动。专案组深觉纳闷,难道这事儿哪个环节没有考虑周到,在某处弄拙了?

专案组举行了案情分析会议,再三研究如何进行下一步侦查工作,最后决定浙江中路孔爱芳住所这边继续秘密蹲守,那是针对甘祖强的。而另外也需要伸出一个侦查触角,那是针对把甘祖强拉下水的仇学武的。

专案人员分析,从孔爱芳的陈述来看,那个仇学武是许骧璋介绍给甘祖强认识的,而甘祖强和那个她不知名姓的小女人(即小护士柳传丽)在公平路那家旅馆通奸的消息据许骧璋对孔爱芳说也是那个仇学武提供的。这样看来,仇学武在这个案子中承担着重要环节作用。因此,这个家伙一定是受许骧璋指挥的一个得力干将。现在有必要寻找此人的线索,如果能将其拿下,其意义远比甘祖强落网来得大。

那么怎样了解仇学武的线索呢?专案人员想到了在“走私案”中落网的浦东高桥镇的那个名叫丁根宝的案犯,寻思这厮或许正是受了仇学武甚至许骧璋的直接指使参与该案的,那就去提审他试试,看能否获得意外收获。

专案组特地约了市局预审处的一位精于讯问的高手前往第二看守所提审丁根宝。丁根宝在被捕后已经由罗清山、袁蒙一讯问过两次,几天后被批捕前又由预审承办员提审了一次,这时已经逮捕了。他三供不离一辞:他只是接受了“朋友”仇学武之托,把对方的一票货物介绍给高桥镇上的一位好友处去存放,他没有收受任何好处,也不知道那是一票什么货物。至于仇学武是什么角色,他只知道是做生意的,他跟仇学武是在两三年前一次去苏州的火车上相识的,以后有时有来往,但没有做过任何不法之事。总之,丁宝根反复需要向承办员表明的是一个意思:他绝对是一个守法良民!

现在,这个“守法良民”重新出现在上海市第二看守所的提审室里,又一次接受讯问。这回,承办员不问他其他情况了,单是盯着仇学武的情况反复追问。应该说,这种讯问内容其实也并没有什么新的内容。但是,需要指出的是,以前三次讯问丁宝根的是年轻刑警罗清山、袁蒙一和预审处的两位普通警员,这次讯问的却是有着“政保行家”之称的专案组长以及当时上海市公安局很有名气的一名预审高手,两人没有施出那套凶声恶气、拍桌摔凳的敲山震虎架势,只是跟丁宝根和颜悦色地交谈。但说也奇怪,谈着谈着,不知怎么就触动了丁宝根的神经,竟然主动交代了自己的潜伏特务身份,还交代了仇学武是发展他的上家,又是他的上司。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