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6部分 抗美援朝期间的走私案中案 抗美援朝期间的走私案中案(6)

东方明侦破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孔爱芳对于刑警找上门来感到吃惊,甚至有些紧张,但很快就平静下来,承认是她写的举报信,然后又把情况陈述了一遍。可能出于谨慎,也可能根本是一种无意识,她只字未提许骧璋。这样,当时的陈述笔录里就没有许骧璋的记录,警方根本不知道还有许骧璋这样一个其实值得怀疑一下的人物。

事先,领导已经把策略向罗清山两人作过交代了:如果举报情况属实,那就要求孔爱芳严格保密,稳住甘祖强,对走私药品情况予以密切监视,让他们把药品偷运进来,到时候来一个人赃俱获。

当下,袁蒙一就把要求对孔爱芳说了,希望她能配合政府做好这件事,孔爱芳说没有问题,但她也有一个要求希望政府满足。孔爱芳的要求是:她的房契已经被甘祖强作为信用担保抵押在人家手里了,希望到时候政府能够发还。袁蒙一说这事没有问题,肯定会还给你的。孔爱芳于是很高兴地点头,表示绝对没有问题,一定配合警察同志把这件事做好。

其实,孔爱芳的举动没有逃出许骧璋的视线,说老实话,他最担心的就是孔爱芳不举报,再有就是举报后不被警方重视,现在事情发展的轨迹是沿着“保密局”特工专家事先制定的方向走的,所以他就放心了。为防止发生意外,许骧璋就不再去孔爱芳那里,还关照仇学武也用不露面的隐秘的方式跟甘祖强联系。

为防止夜长梦多,许骧璋要求仇学武立刻执行“走私”行动。货是现成的,那是3000盒盘尼西林针剂粉末,每盒12瓶,可供救治二三千名伤病员之用。这批货,在许骧璋离开台湾的差不多同一时间,就运到了当时还被国民党军队控制着的大陈岛,然后通过“保密局”的秘密地下运输渠道伪装成海货运至上海附近的海域,乘夜晚黑幕的掩护避开解放军海军巡逻艇的巡查,就在海上和前来接货的“保密局”潜伏特务办理了交接手续,由潜伏特务运至浦东高桥镇一位不是特务身份的百姓朋友家里存放着。保管这批特殊货物的潜伏特务得到的指令是,根据指定的暗号发放这批货物。

罗清山、袁蒙一对孔爱芳调查后的第三天,许骧璋决定开始行动,他先让仇学武给甘祖强写了一封信,说货物已经运到,目前藏于浦东高桥镇某处,这两天准备提货。写这封信的用意其实是要使警方知道这批货密藏于何处,好让警方采取行动。因为警方肯定已经通过邮局控制了甘祖强的通信,写给他的信函他本人还没阅读到时,警方已经拍照取证了。事实也确实如此,刑警看了这封信函的内容后,当即前往高桥镇秘密查摸,在川沙警方的协助下对存放货物之处布置了秘密监控。

许骧璋下达指令后,就通知仇学武赶紧躲避,连甘祖强也得躲起来,免得他被捕后乱咬乱攀使警方产生了怀疑而影响卫生管理部门对这批盘尼西林也产生怀疑,从而坏了毛人凤的大计。

又过了一天,仇学武按照许骧璋的安排,去十六铺码头临时雇了一辆卡车,写了一纸条子,用暗号通知高桥方面发货。这时,罗清山和袁蒙一两人在高桥镇已经守候一天一夜了,此刻见有人前来提货,自然发作,在川沙县公安局的几位便衣民警的协助下将来人连车带货给查扣了。

保管货物的那人也给逮进了局子,他当然就咬出了那位利用他的不知是潜伏特务身份的朋友,警方马上行动,那个名叫丁根宝的特务已经接到仇学武的通知躲避出去了,但因为想着家里还有点事情没有交代,晚上返回来处理,结果就落网了。不过,丁根宝的被捕跟许骧璋执行的案子没有更多的关系了,所以,警方对于敌特的阴谋还不可能知情,只是将其作为走私刑事犯罪涉嫌人来看待。由于案值巨大,所以将其押解到了思南路上的上海市第二看守所关押着。

而罗清山、袁蒙一回过头来想捉拿甘祖强时,孔爱芳说甘祖强已经3天没有回来过了,也没有留下过什么话,不知是怎么一回事。

这样,这个案子就办得有点像夹生饭了。不过,案子是破获了,两个年轻的刑警还是受到了表扬。因为活儿还没有干完,所以一边准备写结案报告,一边对甘祖强和仇学武作了布控安排,保证在布控点只要露面就能抓获。然后,就跟市卫生局联系鉴定查获的走私药品的鉴定。卫生局药检部门对于药品的鉴定程序是必不可少的,因为结案报告中要写清楚,查获的是什么药品,真货还是假货,抑或是有毒假药,等等,都要有一个权威说法,以便对走私案犯的定罪量刑。

前面说过,这批“盘尼西林”针剂中混入的毒药是中国大陆当时所使用的检测手段无法检测出其中的有毒成分的。这样,这批药品在经过抽检后就被认为是正宗的盘尼西林。

消息上报给华东军政委员会卫生部,那边的专家正为筹措有效安全的消炎药品支援抗美援朝而大伤脑筋,听说警方查获了3000盒盘尼西林,就有人把脑筋动到了这上面。一个专家写了一份建议书,送到了主持工作的卫生部长崔义田那里。

崔义田是科班出身,他早年就读于辽宁医学院,1938年参加新四军,先后担任新四军后方医院院长、新四军江南指挥部军医处处长、苏北指挥部军医处处长、新四军卫生部副部长、部长并兼任山东军区卫生部部长、华东军区和华东野战军卫生部部长、第三野战军后勤部卫生部部长。新中国成立后官至国家卫生部副部长、中华医学会副会长。崔义田对于那3000盒求之不得的盘尼西林自然也有心动之意,如果运往朝鲜前线,那是可以拯救数以千计的志愿军伤员的生命的。这样,他在收到专家的建议函件后,就召集相关人员开了一个小型座谈会,经过讨论后,决定从这批查获的盘尼西林中随机抽取样品,送往北京国家卫生部去作了检测后看结果再作决定。

华东军政委员会卫生部的决定跟警方已经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了,警方这时要做的是结案了。

但这时却发生了一个意外……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