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6部分 抗美援朝期间的走私案中案 抗美援朝期间的走私案中案(5)

东方明侦破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URL]   怎样报复?孔爱芳反复考虑下来,觉得只有抓住前几天偷听到的那桩准备走私盘尼西林事儿做文章,反正做不成夫妻了,那就干脆得罪到底,送佛送到西天,写一封举报函件把甘祖强弄到监牢里去算了。至于人民政府会判处甘祖强什么刑罚,那就看他小子的造化了,以孔爱芳此刻的心态,当然最好是枪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怎样报复?孔爱芳反复考虑下来,觉得只有抓住前几天偷听到的那桩准备走私盘尼西林事儿做文章,反正做不成夫妻了,那就干脆得罪到底,送佛送到西天,写一封举报函件把甘祖强弄到监牢里去算了。至于人民政府会判处甘祖强什么刑罚,那就看他小子的造化了,以孔爱芳此刻的心态,当然最好是枪毙。

别看孔爱芳不过是一个小市民式的俗女人,她倒还是有心机的,决定之后,她没有对许骧璋透露,因为她考虑到走私盘尼西林之事跟仇学武也有关系,到时候人民政府少不了也要请仇学武进去吃免费饭,而仇学武是许骧璋的朋友,让许骧璋知道了别透露了风声使这事儿黄了那就不好了。

孔爱芳另外还考虑到了一个问题,她得先让甘祖强有机会把这件事进行下去,那就要使他能够轻而易举地偷拿到她的房契。于是,她就对甘祖强谎称要和几位小姐妹一起去普陀山烧香,问甘祖强是否有兴趣一起去。甘祖强正为没有机会下手偷拿房契而犯愁,此刻孔爱芳把机会主动送上来了,哪有推出去的道理?自然找了一个理由婉拒了。

孔爱芳去徐家汇的一个小姐妹那里住了五天,回来后一检查,房契已经不在了,便知道甘祖强已经开始行动了。后来知道,甘祖强是在孔爱芳离开的当天下午就从街头请了一位锁匠来开了锁,偷拿了房契交给了仇学武。

孔爱芳于是就写了一封举报信,生怕寄丢了,决定亲自送往华东军政委员会去。

孔爱芳不知应当向哪位领导同志举报此事,就在信封上写了“上海市华东军政委员会 领导同志 收”。解放初期时,华东军政委员会的每个领导每天都不知要收到多少人民来信,如果每一封都要领导亲自阅读,那恐怕领导同志就是整天不干其他任何事情,就坐在那里处理信函大概也来不及,所以,通常就交由华东军政委员会秘书处分管信访的人员去处理。本来,孔爱芳把信函交给接待人员就行了。但是,她出于谨慎,担心这封函件没有受到重视,于是就对接待人员说她要把信函直接交到哪位领导的手中。这一要求当然是无法满足的,孔爱芳一见人家摇头,就摆出了一副不见到领导决不罢休的架势,声称要在接待室一直待下去。这样,工作人员就要问一下究竟是为何事而要直接向领导投递该函。孔爱芳说是为举报走私药品事,那个接待人员一听“药品”两字,立马就说那你把这信函送到上海市卫生局去吧,卫生局的局长崔义田同志还兼着华东军政委员会的卫生处处长,交给崔局长没错。

孔爱芳于是就去了上海市卫生局,她未能见到局长崔义田,但是,接待她的工作人员答应一定把信函交给崔义田局长。工作人员没有蒙人,确实是把孔爱芳的这封信函交给了崔义田局长。

崔义田看了举报信函,认为这件事应当由公安部门去处理的,于是就把该函件直接转给了上海市公安局扬帆局长。扬帆收到崔义田转去的信函后,批转到了刑事侦查处(当时叫“刑事侦查处”)。当时,这种不着边际内容的举报信函几乎每天都会飞往公安局,有时一天几十封甚至上百封也是有的,大部分查着查着就没法查下去了,工作量之大警力之紧是可想而知的。刑侦处的领导看了孔爱芳的这封未具举报人姓名和住址的匿名信函,暗忖别又是一个查不下去的线索啊,但工作是要做一下的,于是就唤来一个从部队转业过来的名叫罗清山的刑警,让他先去初步查摸一下这封举报信函内容的真伪。

罗清山是一个解放战争前期入伍的山东籍小伙子,24岁,上海战役时他在宋时轮的第3野战军第9兵团政治部保卫部当保卫干事。中共方面接管国民党上海市警察局宣告成立上海市公安局后不久,为充实公安力量,他奉命和其他一批部队同志就地转业,当了人民警察。罗清山没有什么突出的聪明才智,但是小伙子非常踏实,寻思既然到了这个岗位上,那就得把工作做好,而要在大上海做好公安工作,看来先得把上海滩的道路摸熟,还要把上海话学好。这两桩事情说说容易,真要做成功那还是蛮犯难的。但是,罗清山经过两年多的努力,最终还是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到接受这一使命的时候,小伙子已经把上海滩的每条大街小巷都查摸得了如指掌,一口上海话也说得几可乱真,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他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哩。

罗清山接受任务后,想了一阵,寻思要了解举报信内容的真假,有两个途径:一是去找信中所说的那两个有名有姓但是不知住址的被举报走私药品的主儿甘祖强和仇学武,二是找到那个匿名的举报者。这两条途径的相同之处是对方都没有住址,不同之处是一个有姓名,一个连姓名也没有。那么走哪条途径呢?罗清山想先去找那个匿名举报人,这样做尽管难些,但是找到后接触时没有“打草惊蛇”之虞,而且找到了举报人也等于是找到了被举报人甘祖强和仇学武。

怎样才能找到那个匿名举报人呢?罗清山想举报信是从上海市卫生局转过来的,那就先去那里了解一下情况。这封信的信封上没有贴邮票,也没有盖邮戳,说明不是通过邮局邮寄的,那就很有可能是写信人直接上市卫生局递交的,如果真是这样,那运气就来了。

运气倒还真让罗清山撞着了,他去上海市卫生局一打听。信访接待的工作人员根据信封上的编号查到了收下这封信函的登记,那上面竟然有孔爱芳当时自报的姓名和地址。罗清山真是喜从天降,抄下后就去访问。不过还好小伙子多生了一分心眼,他没有直接上孔爱芳的住处,而是先去了管段派出所,向分管的户籍警了解是否有孔爱芳这样一个住户。户籍警查了一下,说有孔爱芳这么一个住户,不过报的是临时户口,她的固定户口是在闸北区那里的,她那临时户口本上还挂着一个人,是个男子,名叫甘祖强。

罗清山这下乐了,别说天上掉下馅饼只是童话故事中的情节,看来现实生活中也有啊,我眼下不是碰到了吗?还好没有冒冒失失找上门去,否则如果正好撞在那个甘祖强手里那不是坏了事吗?如此看来,这封信的内容十有八九倒是属实的,因为举报人和被举报人是住在一个门口里的,那事儿通常就不是道听途说捕风捉影的了。出于慎重,还是先请示领导再说吧,看这活儿怎样往下顺。

刑侦处领导听了罗清山的汇报,说小罗你这样做很好,是得先研究一下看怎么往下查,这事儿估计是确凿的呢,那就得立案了。活儿还是你干,给你增派一个助手,让小袁和你一起查吧。

小袁名叫袁蒙一,比罗清山小两岁,他是革命烈士后代,其父是中共地下党的情报人员,抗战胜利前一年在苏州被捕,拒绝吐露机密出卖同志,英勇不屈,光荣牺牲。上海解放时,袁蒙一正由其经商的伯父供养着读高中,其父当年的上级随军进沪后在市公安局当部门领导,前往他家慰问,袁蒙一坚决要求辍学参加工作,于是就进了公安局当了一名刑警。

罗清山和袁蒙一两人经过一番商议后,决定通过派出所安排悄然跟举报人孔爱芳接触。当天下午,派出所户籍警请居委会干部打探得甘祖强不在时,就把孔爱芳请到了居委会干部的家里接受刑警的调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