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6部分 抗美援朝期间的走私案中案 抗美援朝期间的走私案中案(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此为后话,到此打住。让我们回到前面所说的1951年,当时的情况是中国尚未能够自己生产盘尼西林,而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跟美国等联合国军队、李承晚伪军进行大规模的作战,大批官兵在战场上负伤,不难想象,盘尼西林对于当时的志愿军是多么缺乏。台湾“保密局”的特工专家就是基于这种形势背景,策划了“901计划”:将一种由美国间谍机构研制的无色无味通常药检手段无法检测出的毒药混入盘尼西林针剂药粉内,将这些盘尼西林作为走私货偷偷运往上海,物色一名蒙在鼓里的局外人作为货主接收货物;安排另一名局外人对此事进行举报,从而使中共方面安排力量截获这批走私药品;中共方面获得这批中国大陆特别急需的药品后,肯定会检验,但凭大陆药检部门目前的检测水平是不可能发现这些盘尼西林针剂中混入了毒药的,所以会作出这是正常的盘尼西林针剂的检测结论,这样,这批药品就不会被销毁,根据大陆目前对于盘尼西林的缺货状况,自然也不可能送往医院或者西药房作为商品出售,而会将其放到最需要的方面去——那就是提供给正在朝鲜作战的志愿军了。那些负伤的志愿军官兵在使用这种特殊的盘尼西林之后,初时跟使用正宗产品没有什么两样,伤口也能痊愈,身体也没有什么反应。但是,过了大约半年之后,美国专家研制的慢性毒药就开始发挥作用了,它能够使人的内脏在没有知觉的情况下渐渐地腐烂,然后有一天就突然死亡了。更为可怕的是,即使死亡之后对尸体进行解剖,也无法查出这是毒药在起作用。这,就是美国的最新特工科技产品。

许骧璋物色的接收这批特殊走私货的“蒙在鼓里”的人,就是“花花公子”甘祖强,那是让助手仇学武去做具体工作。他本人要做的是把孔爱芳“培养”成一个举报者,让她去举报甘祖强。鉴于孔爱芳与甘祖强的同居关系,要做通她的思想工作是有一定难度的,所以必须得由许骧璋这个老牌情报特工亲自策划了。

之后几天,仇学武和甘祖强打得火热,已经具体谈到了关于走私这批盘尼西林的问题。甘祖强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就表示非常愿意跟仇学武合作,不过,资金倒是一个问题。据仇学武说,这批盘尼西林的数量大约在3000盒,那得需要一笔巨款才能买到手。而走私货物的规矩甘祖强也是知道的,向来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没有拖欠之说的。因此,甘祖强就对仇学武说了这个问题,表示自己拿不出哪怕是百分之一的资金的。

仇学武怎么说?他当然不能大包大揽说你拿不出不要紧,由我来拿就是。如果这样说了,那就容易露馅,因为能够拿出这笔巨款的人,是不可能看得中甘祖强这样的角色将其选为合作对象的。仇学武的说法是由许骧璋事先传授过的,他说,老弟你拿不出百分之一,不瞒你说,老兄我连百分之零点五也拿不出。不过没有关系,这笔资金是由别人出的,我不过是他的代理人罢了,我一个人可能忙不过来,再说也没有经验,从来没有做过这种活儿,听说老弟你以前曾经走私过五金产品,那就对了,所以想请你跟我合作一把,反正有好处大家平分就是了。什么叫哥们儿?这就叫哥们儿,还是铁的!

谈话进行到这一步,就该暂且打住告一段落了,一下子谈得太深了,容易吓着人家,甘祖强不过才26岁一个青年哩。又过了一两天,仇学武再次跟甘祖强见面,这回就谈深的了:老弟啊,我跟人家投资方说了,投资方的意思是这种事儿在旧社会就属于犯法的,现在新社会那就更加不用说了,咱跟甘祖强初次结识,凭什么这样相信人家?

甘祖强一听就急了,这不是不带我了吗?于是就急扯白脸地打断仇学武的话要求一定带上他一起做,并说他眼下是如何如何需要获得发财的机会,说到动情处,甚至掉落了眼泪。这,完全在许骧璋事先的预料之中,这就是专业特工的水平了,他事先已有话对仇学武作过交代了。当下,仇学武照搬就是:老弟啊,我没想到你对这件事抱有如此浓厚的兴趣,这份积极性真是令人感动。这样吧,我给你向人家投资方再说说看,尽量替你争取到这个机会吧。

当天晚上,仇学武到甘祖强下榻的浙江中路孔爱芳住所来了,“正好”许骧璋也来看孔爱芳。甘祖强自然要避着那二位,于是就把仇学武扯到房间里去说话了。仇学武对甘祖强说,人家投资方的意思是既然如此,那就让你老弟交纳一笔保证金表示诚意吧。你可以放心,这笔保证金不是投资,不会拿去作为本钱的,不管这次买卖做得成做不成,结束后都会一文不少的还给你的。甘祖强一听就来了劲儿,问保证金需要交多少?仇学武说不能少于1000万元吧(此处指的是旧版人民币,相当于新版人民币1000元)。当时物价低廉,1000元不是一个小数额,甘祖强听了顿时脸有难色。仇学武说你如果觉得为难,那也有一个办法,可以用同等价值的东西作抵押的。甘祖强先是一喜,然后就苦着脸只是摇头,暗忖我的所谓华侨身份那是编造的,我家里最值钱的东西大概就是老爸那台十七灯旧收音机,拿到电器行去恐怕也卖不了1000万元保证金的百分之一哩,我有什么东西抵押?

仇学武对于甘祖强的神色不读也懂,因为事先“保密局”早已调查得清清楚楚,如果眼前这小子真拿得出1000万元保证金的话,大概特工专家也不会将其作为工作对象了呢。他没有对甘祖强说拿什么东西抵押,只是微笑着,用那种像是很和蔼、客气的眼光看着对方。甘祖强当然不笨,他既然一心要往这个套套里钻,那自会想出主意来的。片刻,他就打定主意了,对仇学武说我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把现在跟我同居的阿姐的这套洋房的房契悄悄借用一下。

用犯罪心理学来分析,甘祖强的这个选择属于偶然中的必然。之前他就有过把孔爱芳的那套小洋房偷偷卖掉后卷款玩消失的念头,只是要做成此事得请孔爱芳本人亲自出场。当时上海滩的房屋产权凭证还延续居民解放前获得的旧凭证,如果房子是自己出资建造的,那就凭出资人与营造商的合约在房子造好后向工部局申领房契;如果房子是通过买卖所得,那就由房屋转让人约请两名中人作证当场立下房屋出让契约。解放后,市民如果要买卖房屋,还是按照旧规矩办。这对于甘祖强想把孔爱芳的洋房骗卖是一个难题,你即使拿到了孔爱芳当初买进房子时的房契也没用,因为必须让孔爱芳这个本主儿亲自到场签名画押才行,这需要他耗费时间对孔爱芳下水磨工夫,火候不到别撒网,否则准会把鸟儿惊飞了。而眼下的抵押就不同了,甘祖强只要把孔爱芳的房契偷偷拿到手,交给仇学武,就算完成抵押了,完事后再拿回来悄然放回原处就是。

甘祖强得意洋洋地对仇学武说了说,仇学武说这事我不表态,你自个儿看着办吧。甘祖强说那就这样定了,你等我的消息就是!

这番密议,自然落到了外屋在许骧璋暗示下对甘祖强和仇学武的鬼鬼祟祟之举产生了好奇加怀疑之心从而进行偷听的孔爱芳的耳朵里,真个是又惊又恼,自然要作出一番反应。

可是,孔爱芳作出的反应却让许骧璋大失所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