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6部分 抗美援朝期间的走私案中案 抗美援朝期间的走私案中案(1)

东方明侦破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URL]   1951年9月13日下午,中国台湾省台北市。   市郊南侧隐藏于重重绿荫中的一幢带着浓厚神秘色彩的日本式花园洋房内,“国防部保密局局长”毛人凤正在审阅一份由“保密局”的特工专家策划的一个代号为“901”的绝密级行动计划,从理论上来说,这个方案如果实施成功,能够起到相当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1951年9月13日下午,中国台湾省台北市。

市郊南侧隐藏于重重绿荫中的一幢带着浓厚神秘色彩的日本式花园洋房内,“国防部保密局局长”毛人凤正在审阅一份由“保密局”的特工专家策划的一个代号为“901”的绝密级行动计划,从理论上来说,这个方案如果实施成功,能够起到相当于大约一个兵团的国军对于中共投入于朝鲜战场的志愿军的一次取得全胜的小型战役中歼灭敌人数量的巨大作用。当时,在“保密局”,凡是由毛人凤亲自拍板的行动计划,都是被下属认为有绝对把握的,这种计划一旦批准,通常就会上报给蒋经国,最后出现在蒋介石办公室的案头。

20天后,“保密局”特务许骧璋受命主持执行“901计划”,从台北飞赴香港。稍事停顿后,许骧璋又在一个雨夜偷偷上了日本的一条名唤“九富丸”的渔轮,3天后抵达当时还被国军控制着的一江山岛。1951年10月下旬的一个傍晚,化装成渔民的许骧璋搭乘一条浙江渔船抵达上海定海桥。至此,许骧璋完成了他从台湾潜赴大陆目的地的行程,摇身一变,以西药掮客的身份混进了大上海的茫茫人群之中。

而此刻大陆警方对此还一无所知。

许骧璋,江苏无锡人氏,出身于一个商人家庭,抗日战争爆发那年他正在上海读大学二年级。当时跟中国许许多多热血青年一样,游行集会、募捐献血,只觉得满腔的爱国热情无处迸发。这当儿,刚从复兴社特务处改为军统局的特工专家为这些青年设计了一条“救国之路”,从这些青年中百里挑一地遴选符合从事特工工作的优秀分子,把他们招收进了军统局,送到了首期特工训练班接受特工训练。戴笠对这件事特别重视,三分之二的学员都是他亲自面试之后拍板的。许骧璋就是戴笠亲自选中的一位学员。

许骧璋从军统特训班毕业后,就被派往上海从事地下工作,在特训班他学的是情报,但到了上海之后有时还客串着搞搞暗杀、悄悄设置一颗定时炸弹什么的属于行动特工的活儿,对付的是日本宪兵队、特高课和汪伪“76号”特工总部,所以立了几次功。当然也被日本人和汉奸列入了需要重点对付的那部分特别危险分子的秘密名单。不过许骧璋算得上是一员福将,他在上海潜伏多年,竟然从来没有暴露过。抗战结束后,许骧璋本来估计是可以到军统局总部当个什么官员的,因为戴笠接见他时曾经表示过这层意思。但他的官运有问题,戴笠这话说了不到一个月就死了,这样许骧璋就被郑介民、毛人凤扔在一旁。后来不知怎么的总算想起这位当年的地下工作有功之臣来了,给了他一个中校军衔,仍打发去了上海,专搞经济情报。

用许骧璋自己对自己的评价来说,叫做“金子总是要发光的”,他在上海竟然又干出了一番名堂,弄到了几份很有价值的国际经济情报,据说其中有一条被蒋介石提供给美国,换得了一个师的美援装备,当然这些装备后来都被林彪、罗荣桓的第四野战军缴获过去了。但是,许骧璋的名字因此而被蒋介石记了下来。这次毛人凤准备实施“901计划”,蒋介石亲自点名说让“那个姓许的无锡人”去上海走一趟。

现在,许骧璋终于重新踏上了上海这块他所熟悉的土地,根据预先考虑的,他去找了住在黄浦区浙江中路上的一个名叫孔爱芳的28岁的女子。

这里要对孔爱芳作一介绍,因为她是我们要说的这个案子中的一个重要角色。

孔爱芳是上海本地人,出身于一个西医家庭,其父早殁,所以家境不佳。孔爱芳在18岁时离家出走,被汪伪“76号”特工总部的一个姓姚的汉奸头目作为外妾养着,身边有佣人、保镖、车夫,日子过得很是滋润。养她的那个姚某,在“76号”分管着对于上海郊区诸县的情报工作,这自然就被列入了军统派遣上海的地下工作者的视线,于是,孔爱芳就被内定为“工作对象”,军统上海特区头头命许骧璋采取“一对一”的手段把孔爱芳拿下后控制在手里。

许骧璋先收买了孔爱芳的佣人,通过佣人又软硬兼施控制了车夫和保镖。那3位并不知道许骧璋的军统特工身份,只道是一个花花公子,看上了颇有几分姿色的孔爱芳,也就乐呵呵地接受了贿赂。哪知,许骧璋干的活儿是从孔爱芳那里获取“76号”的情报,所以,当后来事情终于败露,日本宪兵队的警车呼啸而至时,这3位甚至还以为人家东洋先生找错了地方。3人被捕,孔爱芳却因为不在家而逃过了一劫。她那位“先生”因此也颇吃了些苦头,后来还是汪精卫发了话才留了一条性命,逃往香港去做生意了。

孔爱芳脱险后,走投无路,找许骧璋求助。但许骧璋没有上峰发话是不能收留她的,于是就给了一笔钱让她自找生路。女人若是记起仇来那是很要命的事儿,孔爱芳从此就一直记着这件事。尽管她感恩于许骧璋当时给过她一笔钱钞,但不能原谅许骧璋是此事肇源,所以,后来她给沪上一个有点名气的资本家做了小老婆恢复了元气后,可以对许骧璋客客气气,仗义疏财也肯,但坚决拒绝许骧璋有时想逢场作戏的念头。这样,许骧璋和孔爱芳之间就属于那种保持着一定距离但互相又很可以说说私话的关系。

这次,许骧璋就是基于这种情况设计了一个方案,让孔爱芳稀里糊涂地协助“保密局”执行“901计划”的。

根据潜伏在上海的特务的调查,孔爱芳在解放后的生活情况处于每况愈下的状况:上海解放前夕,她那资本家老公瞒着她变卖了产业,携着大老婆和子女悄然逃往海外,没有给孔爱芳留下一文钱,只有她住的一套小洋房因为当初是她的产权而算是她的财产了。尽管解放后人民政府提倡妇女解放,社会上已经形成了一股妇女参加建设社会主义的热潮,妇女求职比较容易,但孔爱芳从来没有靠劳动来养活自己的打算。但何以谋生呢?这倒难不倒这小女子,孔爱芳灵机一动把小洋房出租,用一部分租金在浙江中路租了一个住处,剩下的就作为生活费打发了。孔爱芳是一个不甘寂寞的女人,很喜欢跳舞,差不多天天去“百乐门”,不久就搭识了一个比她小两岁的名叫甘祖强的小白脸。两人这时已经同居了半年。

许骧璋的登门使孔爱芳深感意外,这倒不是他的特务身份。许骧璋从来没有在孔爱芳面前暴露过自己的特务身份,多年前的那桩“76号”案子,事后对孔爱芳的解释也是“受朋友之托”,他对外的身份是生意场上的掮客或者洋行的买办。问题是,自1949年春天江南地区行将解放时开始,许骧璋就跟孔爱芳中断了联系,孔爱芳一直以为他已经失踪了,现在冷不防突然冒了出来,她肯定是一个激灵。许骧璋对她的解释是,自己去广州那边发展了,现在混得还可以,这次来沪考察商机,打算住一段时间,因为惦记着她,好不容易打听到了她已经搬到这边来住了,马上过来探望。说着,许骧璋就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礼品:高级化妆品、时尚服装、皮鞋,还有几筒香烟,都是舶来品。香烟是送给甘祖强的,因为这个小白脸也是“保密局”的“901计划”中的一枚棋子。

当时,上海滩能够享用舶来品的人已经不多,因为中国大陆已经受到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的共同经济封锁,中断了贸易。所以,海外商品成了罕见之物,谁拥有那就不但具有一种享用之优,还代表着一份心理上的虚荣。因此,许骧璋的这些礼品极受孔爱芳、甘祖强这对同居者的欢迎,也就很容易地赢得了两人的信任。

于是,许骧璋就开始行动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