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5部分 “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覆灭记 “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覆灭记

东方明侦破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URL]   这是一个措施,另一个措施是:考虑到蒋云龙已被惊动,估计凭其那份警觉多半不会再去那七八处曾经去过的场所,所以得用另外办法查找其行踪。什么办法?蒋云龙曾让邹谷设计袖章,现在当然不可能再跟邹谷联系了,但袖章还是需要的,不管他是怎样解决设计问题的,最终还得找地方印制(或者是购买了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这是一个措施,另一个措施是:考虑到蒋云龙已被惊动,估计凭其那份警觉多半不会再去那七八处曾经去过的场所,所以得用另外办法查找其行踪。什么办法?蒋云龙曾让邹谷设计袖章,现在当然不可能再跟邹谷联系了,但袖章还是需要的,不管他是怎样解决设计问题的,最终还得找地方印制(或者是购买了印制材料后自己印制)。所以,只要控制袖章印制,大约就能查摸到蒋云龙的线索了。

这时已经进入1950年3月份了,专案组双管齐下同时进行调查,稍有收获。一路侦查员悄然对新都大戏院方面进行调查,先从跟那个废物箱会有接触的人员查起,那是一个姓王的杂务工所负责清理的,查此人历史上曾当过国民党宪兵,因负伤后为讨索赏金组织伤兵向蒋介石请愿而被捕过。释放后不敢再张狂,但饭总要吃的,就去新都大戏院当了一名杂务工。最近,王某跟管他的总务主任钱惟周关系很热乎。因此,专案组决定下一步调查钱惟周的历史。

另一路侦查员对全市的印染店家安排布控,当时人民群众经济拮据,衣服穿着讲究“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再三年”,一件衣服要穿九年,所以几乎家家户户都要跟印染行业打交道,这种小作坊式的店家为数不少。侦查员一家家寻访着跑下来,费时三天。跑到最后一家时,老板说昨天已经有人买去印制材料了,选择了红色、黄色、黑色、绿色4种颜色,还买了版子、纱网和喷筒。想印什么没有说,不过从购买材料的数量来看,是准备印很多东西的。

哦?有人买过了?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来买的?

是个女人,30多岁,打扮得有点时髦,说一口南京本地话。

前往调查的侦查员是夫子庙派出所警员老刘和另一市局侦讯处的同志,两人闻听之下,很是失望,暗忖怎么这样巧,跑了三天最后跑到这家店铺了打听到了这样的事情。那怎么办?老刘两人稍一商量,心存侥幸,寻思最好是对方材料买得少了些,还来增添什么的,那就可以跟踪了。于是,两人决定守候监视。跟专案组领导打电话一说,认为可以一试,两人就对店家关照一番保密事宜后,在对面摆了一个香烟摊,由老刘守着。另一侦查员化装成清道夫,穿了套破旧衣衫,头上扣了一顶破毡帽,佝着身子拖着一把大扫帚扫街。

这一招还真让他们使对了。两天后的下午,3时许,那个购买材料的女人竟然重新出现在印染店铺前,她是来调换上几天买去的喷筒的,说想使用了,先加了些水试了试,发现喷得不爽,就来要求换一个。印染店老板出面接待,满足了她的要求。那女人离开时,没有留意到背后已经跟上脱去了清道夫衣衫还原为普通市民样的侦查员。

这一跟踪,跟到了那个女人的住处。专案组当即秘密控制了那个点,经调查,那个女人名叫彭彩娟,是个寡妇,其夫是国军连长,前年死于国共内战的战场上,彭彩娟靠丈夫遗下的家产带着一个女儿生活。解放后她响应人民政府“劳动光荣,自食其力”的号召,置办了一台缝纫机,做起了裁缝。居委会说最近因刚过了年,所以生意清淡,没有发现有陌生人去过她家,不过她近日一反常态,经常去小巷口的那家织袜工厂门房借用电话机。

袜厂的电话是那种最老式的人工拨号座机,去电信部门一问,由于内部技术原因,不能监听。这样,袜厂门房老邵就被专案组找去谈话,请他协助警方留意彭彩娟的通话内容。新中国成立之初,工人的社会地位大大提高,翻身感特别强烈,老邵自然积极协助。可是,那些日子彭彩娟却不去打电话了。老邵有些着急,可也没有办法,又不能去催人家过来打电话。

到了3月13日那天,终于盼得彭彩娟来了。她给老邵带来一盒子糯米团子,说是自家做的,请老邵品尝品尝,然后就提出要借打电话,老邵当然是求之不得。

不过,这事进行得似乎不是很顺,因为彭彩娟拨通电话时,正好有人要进厂找人,老邵只好接待,让他们填了单子什么的。这样一折腾,就只隐约听见彭彩娟说“那我明天就送到那里去吧,你们几时过去取啊?上午10点?好的”,然后又说了一个店名,好像叫“富大祥”。

消息迅速传到专案组,于是马上调查“富大祥”是什么地方。最后查明“富大祥”是一家绸布商店,距南京市公安局洪公祠1号不远。专案组寻思不管明天蒋云龙指派谁去跟彭彩娟见面,反正先监控起来再说。当然,由于彭彩娟电话里说的是“你们”,所以不知对方会来几个人,会从哪个方向前往“富大祥”,所以得安排足够的人手监视各个路口。为防止打草惊蛇,跟踪时也得采取轮流替换、人车结合的方式进行。江恒大还特地从市局要了几位女同志准备予以协助。

一切都准备停当,就等着好戏开场了。哪知,情况变生不测,次日上午9时许,彭彩娟叫了一辆三轮车,到她家装了一包软乎乎看上去像是纺织品的东西,自己也坐了上去离开了家。哪知三轮车在经过那家袜厂时,被一辆从里面驶出来的装货的卡车碰撞了一下,三轮车夫受了重伤,彭彩娟也伤了一条腿。彭彩娟顾不得流血的伤口,马上抱住了一旁的那个包包,最后连包带人被厂方送去了医院。秘密监视她的两个侦查员,一个跟着去了医院,另一个赶紧找了台电话机向专案组长报告情况。

这样,情况就变得复杂了:今天这场戏的主角是彭彩娟,只有她到场,跟她接头的敌特分子才会得以暴露。现在彭彩娟去不了接头地点,对方即使到场,在侦查员面前出现了,侦查员也不知道就是目标啊。江恒大和副组长老汤一商量,认为有必要将这个情况向现场侦查员作紧急通报,让他们务必注意不能使自己暴露,在这个前提下再密切观察是否有可疑分子出现,考虑跟踪与否。

江恒大让老汤去现场走一趟。老汤骑了一辆自行车前往,刚刚出了市公安局大门,忽然眼睛一亮!怎么呐?还真应了“踏破铁鞋无处觅,得来全不费功夫”的老话,他竟跟蒋云龙劈面相遇!

蒋云龙是去“富大祥”门口准备跟彭彩娟碰头取请对方制作好的袖章的,这家伙胆子还真是大,竟然就敢大摇大摆地从市公安局大门口经过,一边走一边还朝大门里作好奇观望。这一望,就正好撞见了老汤。这只好埋怨自己的胆子太大,好奇心过强,运气太差了。老汤脸上一片平静,看都不看他,自顾踩车往前。直到和蒋云龙平行时,这才飞身下车,乘机把自行车朝蒋云龙身上推去。蒋云龙猝不及防被撞翻在地,连车带人给老汤按住。市局门口的警卫马上过来将蒋云龙抓获。

这样,就要动那边彭彩娟的那包东西了。打开一看,果然是“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南京行动总队”的袖章,一共有500个。可能考虑到应在夜间发动暴动,所以选择的是白布,以红、黄、黑、绿四种颜色印着“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南京行动总队”的字样,正中下方有一括号,内中以上述四种颜色区分,分别印着“东”、“南”、“西”、“北”,后据蒋云龙交代,那是“南京行动总队”下辖的四个大队。

蒋云龙被捕后,最初拒不吐口。直到专案组获取彭彩娟的口供,称其奉亡夫原在国军时的上司蒋云龙的拉拢参加了“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奉命制作反革命组织的袖章云云后,向蒋予以点明,竟仍只是摇头。专案组经过研究,结合对新都大戏院总务主任钱惟周的调查所发现的疑点,大胆推断钱系蒋云龙的同伙,故意在再次审讯时将此节敲山震虎,这才使蒋云龙误以为其阴谋已经全部败露,被迫作了交代。专案组从蒋云龙的住处搜得“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南京行动总队”已经印制好的“郊区大队”的胸章和布告,布告内容是宣告“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南京行动总队”已经“接管”了飞机场、邮电局、广播电台。

这样,终于获知了“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的情况:蒋云龙发起组织的这支反革命武装已经组建了“南京行动总队”,下辖东区、南区、西区、北区和郊区五个行动大队。总队长名叫朱光,住在南京市糖坊桥,副总队长是钱惟周。据下面大队报上来的数字,整个“南京行动总队”已有大约300名成员。诚如专案组分析案情时所料,蒋云龙本人并不知道下面那些成员的姓名地址。好在两位正副总队长随即被抓,交代出了下面大队级成员的情况,于是顺藤摸瓜一一抓捕,最后一清点,一共逮捕了287名成员。

这起特大反革命案终于顺利侦破,反革命分子依法受到了严惩。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