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5部分 “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覆灭记 “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覆灭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侦查员说人家生病了,饭吃不下,就不去馆子吃了,饿了可能弄点饼干蛋糕的打发就是了。

那么晚上呢?你们看到他屋子里透出过灯光吗?

这一说,侦查员紧张起来:这个……上两天晚上亮过灯的,昨晚……昨晚好像没有亮过灯啊!

老汤马上知道情况坏了,立马让派出所协助找电灯公司借来了抄电表员工的服装,冒充抄表员,以抄表为名去敲蒋云龙所租那房间的门。没有反应。叫来房东打开房门,里面没有人。

蒋云龙已经逃了。据分析,他是乘黑夜的掩护从楼上房间坠楼而下得以逃脱的。

江恒大一听就炸了:这是怎么搞的?竟然如此麻痹大意!人呐?先停职隔离,听候审查!

然后就赶紧向陈龙局长报告,当然还得检查。陈龙这样的反谍专家,什么事情没碰上过?他说检查先放一放,咱先分析一下情况,蒋云龙会往哪里逃?把同志们都叫过来,一起议议。

于是马上举行了一次案情分析会议,专案组所有的人全都集中过来了。都以为陈龙要发一通火,哪知局长不但没有发火,还每人给了一包香烟,说同志们辛苦了,犒劳一下,等侦破了案子,我请大家喝酒。开个会议议情况,由你们江组长主持,我在这里是与会人员,跟大家一样发言和听别人发言。

众人分析:现在对于邹谷是否露了馅儿可以有定论了,否则那蒋云龙不会逃跑。从他逃跑的手段来看,这是一个很有心计的角色,我们得认真对待。蒋云龙自2月9日跟邹谷见过面后,就受到了专案组的秘密监视,那时他是不知道自己已被盯上,所以从2月9日开始一直到那天被邹谷的电话内容惊动之后的这些日子来的外出情况,应该是真实而不加任何掩饰的。蒋云龙这些日子都跑了些什么地方呢?受命跟踪的侦查员都有记录,他基本上是深居简出,一共只跑了七八处地方,而且都是百货公司、商店、电影院、戏院、医院、饭店等公共场所,没有发现他跟别人有什么接触。

这样,就使人不得不觉得奇怪了,蒋云龙是“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的发起人、主持者,此刻正处于非常紧要的策划、筹备在南京发动反革命暴动这样的“大计”阶段,难道他这些日子就没有跟外界联系?那他所需要的外界相关信息是怎样传递给他的,而他要向手下人下达的指令又是怎样传递出去的?他的住所没有电话,也没有发现他投递过信函邮件。因此,他惟一的沟通手段就是在外出期间直接在去过的某处或者某几处偷偷用约定的方式秘密传递了情报以及指令。

这样,专案组又有了信心,暗忖总算看到了一丝曙光:如此,蒋云龙对外联络的渠道无疑就是在他这一阵去过的那七八处地方中的一处或者几处,只要对那些地方进行监控,很有可能会把业已断了的线头重新给续上。

于是,专案组当即进行人员分工,算下来人手不够的,陈龙局长当场指令调派,每个监控点都配置了足够的人员,进行全天候的监控。

事实证明这个判断是准确的,仅仅过了三天,蒋云龙就露头了。那天下午,奉命监控新都大戏院的侦查员忽然发现蒋云龙出现在视线中。他是乘一辆马车过来的,在戏院门前的空场上下了车,掏钱打发了车夫,然后就反背着双手佯装悠闲似的在空场上信步走了一圈,在海报栏前驻步,专注地看着《火烧红莲寺》的海报。

当时在场的侦查员有两个,一个伪装成卖零食的流动小贩,另一个佯装路人。发现蒋云龙的是“小贩”,他马上向“路人”发出了暗号,于是那个侦查员就开始进入了监视位置。可是,令人出乎意外的是,这次跟踪竟然失利了!

应该说,这位侦查员是一位富有跟踪经验的老警员了,他是抗战时期参加中共地下党的,当时是汪伪警察厅的刑警,后来国民党接管警察厅后,留用下来当了首都警察厅的刑警探长,参加过几起当时比较有名的刑事大案的侦查,而且分管的就是指挥跟踪。布置或者亲自跟踪数名著名案犯,从未失手过。可是,这次却竟然被蒋云龙给耍了一把。

蒋云龙看了片刻海报后,点了一支香烟,随手把空烟盒扔进一旁的废物箱。然后,进了售票厅,转了一圈就离开了。侦查员便开始跟踪。蒋云龙步行片刻后,招来一辆三轮车上去。侦查员在马路对面看着,正好有一辆空出租车开过,便招停后上去,慢慢地跟在后面。

蒋云龙坐着三轮车去了原总统府附近的一家茶馆,入内上楼。这位侦查员作为一名老刑警,对于南京城内的各类公共场所诸如饭馆、茶楼、影剧院、浴室、旅馆、咖啡馆等的地形都了如指掌,知道哪家有前后左右几个通道进出。当下一看蒋云龙进去的那家茶馆,知道共有两道门进出,一是前面的大门,另一则是在右侧那条只有一个出口的断头小巷子里的边门,那是专供运送煤炭、木柴使用的通道,通常是不让茶客进出的。侦查员为防万一,还是决定同时监视这两个进出通道。于是便在进门靠右侧小巷窗口的一个座位上落座,要了一壶茶,慢慢地喝着。不敢喝多了,生怕蒋云龙在他正好上厕所的当儿溜了号。这个位置既可看住大门,又可盯着右侧的小巷,不愁蒋云龙会从眼皮底下溜走。

哪知,蒋云龙竟然还是钻了个空子脱了梢。蒋云龙被捕后交代,他是在离开新都大戏院后发现已被人跟踪的,就想摆脱。无奈那出租车盯得很紧,过了十几个红绿灯道口也没甩得脱,于是只好进了这家茶馆,想先缓一口气再说。他在楼上占的也是一个好位置,能把楼下情况一览无遗。他看到侦查员所占的那个位置,心里暗暗叫苦,寻思这回撞上老手了。只好喝一会茶离开,考虑如何再设法脱梢。一会儿,蒋云龙下楼上厕所,进得门去,不禁大喜:厕所正在扩建,原来的墙壁砸掉了,跨过墙脚就是邻家的一个业已荒芜了的大院子。于是,他毫不客气地来了一个不辞而别。

那个侦查员见蒋云龙进了厕所一直没有出来,不禁起了疑心,待到忍无可忍了进去一看,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懊恼得真想砸自己的脑袋!

专案组马上举行案情分析会,那个老侦查员自然要进行一番检查,还要求组织上给予处分,这就不是当场决定的事了,放在一边。先研究当务之急吧,分析案情,对于蒋云龙大老远的雇了辆三轮车前往新都大戏院看海报一事觉得不解:如果说是想了解该戏院这几天的演出剧目,那就买份报纸一看就清楚了,所以,估计蒋云龙是有事而去该戏院的。什么事?联想到之前蒋云龙曾两次来过新都大戏院,就怀疑这家戏院里有人可能跟蒋云龙是有关系的。

老汤马上想到了侦查员看到过蒋云龙往废物箱里扔过一个空烟盒的举动,便提出那可能是蒋云龙传送情报或者指令的一种方式。众人深以为然,于是便决定将此作为一条线索,围绕那个废物箱进行调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