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5部分 “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覆灭记 “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覆灭记

东方明侦破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URL]   这是一个漫长的等待阶段,邹谷立功心切,生死在此一断,真有度日如年之感。而专案组方面,更是忧心忡忡,这是惟一的方案,一旦实施失利,那就简直一败涂地。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蒋云龙始终没给邹谷打来电话。转眼元月过去,进入二月。又是一周过去了,蒋云龙还是没有消息。专案组诸君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这是一个漫长的等待阶段,邹谷立功心切,生死在此一断,真有度日如年之感。而专案组方面,更是忧心忡忡,这是惟一的方案,一旦实施失利,那就简直一败涂地。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蒋云龙始终没给邹谷打来电话。转眼元月过去,进入二月。又是一周过去了,蒋云龙还是没有消息。专案组诸君都沉不住气了,一次次举行案情分析会,反复分析检验这一方案是否正确。陈龙参加了专案组2月8日的案情分析会,说以邹谷这样的老牌情报特工的资历,蒋云龙如有所动作时不可能将其排斥在外,之所以没有跟他联系,估计蒋云龙最近没有用得着邹谷的事儿。有人提出,那就这样一直等下去吗?陈龙说不着急,我估计蒋云龙这几天里应该对邹谷有所反应的,因为2月17日是春节,以邹谷这样的情报特工资历,蒋云龙这个少校应当有些重视。他会在过年前对邹谷有所慰问,哪怕是来一个电话,但多半是会在金钱物质上有所表示。除非蒋云龙的手头很紧,那“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最近根本就无法发动反革命暴动了;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蒋云龙已经发现邹谷出了问题。因此,关键就在从现在起到春节这段不长的日子里,如果到春节蒋云龙还没有打电话给邹谷,那我们就得另外考虑制订侦查方案了。

陈龙不愧为老资格的反谍大师,所以后来他出任公安部副部长时,负责主管的是全国的反谍工作。他的这个估断竟是那么准确,这个观点亮出不到一天,蒋云龙就给邹谷打来了电话。

蒋云龙的电话令原本几乎已经失望的邹谷因喜出望外而出现了语塞,“唔唔”着一时说不出话来,急得在一旁监控着的侦查员差点一巴掌抡上去。幸亏邹谷及时回过神来,恢复了正常,按照侦查员事先布置的开始拖延时间。另一侦查员赶紧用那架一直没有使用过的临时电话机通知电信部门保卫干部。

果然不出陈龙的所料,蒋云龙对邹谷是很器重的,他给邹谷打电话,一是因春节将届,他向邹谷表示慰问,并要发一笔慰问金给邹谷;二是准备因“买卖”之需,要制作一批袖章,这事想请邹谷负责,问是否有问题。邹谷已经浑身颤抖了,强作镇静连连说“行,没问题”。蒋云龙于是约定后天下午6点在成贤街沸腾火锅店见面。

这个电话由于邹谷的拖延,通话大约有5分钟时间,以当时的技术手段,算是勉强能让电信部门查清了跟邹谷通话的那架电话机的位置——白下区太平巷的一家咖啡馆。侦查员当即赶去,但蒋云龙已经离开那里了。出于谨慎,生怕惊动了蒋云龙而取消次日跟邹谷的约会,侦查员没敢向咖啡馆方面打听情况。

次日傍晚,邹谷在数名侦查员的秘密监控下,前往成贤街赴约。侦查员终于见到企盼了许久的蒋云龙,当然按照事先的计划,没有下手抓捕,而是采取跟踪的方法摸清了其下榻处。从这时开始,专案组安排的另一套班子开始日夜秘密监视蒋云龙。

蒋云龙跟邹谷的这次见面,一是给了邹谷100万元人民币(旧币,合新币100元)的慰问金,二是让邹谷设计“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南京行动总队”的袖章。邹谷昨天通电话时的失常已经受到了侦查员的提醒,所以这次表现得很正常,没有引起对方的疑心。两人一起吃了顿火锅,喝了两瓶酒后握手分别。

蒋云龙的露面使专案组松了一口气:“钓鱼计划”总算没砸锅,开始显出效果了,而暴动那事儿还没有准备定当,不至于立马就发动,这给从容侦查这个案件留下了时间和空间。

邹谷也非常高兴,暗忖蒋云龙总算上钩了,使他终于看见了立功的曙光。可是,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的是,正是由于这份急于立功赎罪的心理,导致接下来出现了失误。

邹谷的失误是在完全没有预兆的情况下倏然发生的:春节过后大约五六天,晚上8时左右,蒋云龙忽然打来电话,问上次见面时所说的设计袖章一事进行得怎么样了。其实,邹谷只要告诉对方目前进行到什么程度就可以了,但邹谷出于想打听到更多情报以便立功的心理,竟然饶舌地向蒋云龙提出了几个问题:需要制作多少袖章?最晚大约几时交货?鉴于上次提交的图纸有飞机场、广播电台、邮电局三个目标,所以袖章是否需要制作不同颜色的?各需要制作多少?

蒋云龙对于邹谷的这些问题没有作回答,只是说回头决定了再通知邹谷,然后就把电话挂断了。在场的侦查员以及在电信局机房监听着的侦查员当时没有反应过来。那时还没有磁带录音机,只有那种笨重的钢丝录音机,数量也是极其有限,通常只是在审讯重要犯人时才使用。像蒋云龙的这种通话,虽然也很重要,但不可能把钢丝录音机搬到电信部门的机房去进行现场录音,所以采用的是去电信机房进行现场监听并速记内容的方式。现场记录需要整理一份,侦查员在整理时觉得这次通话内容似乎有问题,主要是邹谷显得过于饶舌了,这是否会起到打草惊蛇的作用?

通话记录当即送到专案组领导面前,正副组长江恒大、老汤两人一看一研究,颇有同感:邹谷说了不应当说的内容,这可能会使蒋云龙产生怀疑。

于是,专案组决定加强对蒋云龙的监视,立马增派了侦查员。

蒋云龙是否对邹谷产生了怀疑?此刻谁也说不清楚,只好走一步看一步,鉴别的标准是看蒋云龙是否还跟邹谷联系。当然,同时还得注意如果蒋云龙已经受到惊动,干脆直接逃之夭夭了。所以,江恒大特别叮嘱监视蒋云龙的侦查员一定得密切注意。

哪知,蒋云龙还是逃了!

蒋云龙返回其住处后,一连三天只出过一趟门,那是返回后的次日上午,叫了一辆三轮车前往离其住所不算远的一家医院,挂了内科的号,配了些治感冒风寒的药。之后,他竟然一连三天都没有出过门。监视他的侦查员认为他是在生病,不出门是在床上躺着养病,所以并没有向上级报告。

那边,专案组两位领导等得不耐烦了,到了第四天上午,老汤说我去那里看看。到了蒋云龙住处附近找个地方把两个侦查员中的一个叫到一边一了解,老汤的脸色顿时异样:三天没出门了?那他吃饭咋办呢?平时你们不是说他一天三顿都到对面那小饭馆吃的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