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5部分 “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覆灭记 “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覆灭记

东方明侦破 收藏 0 1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解决了印有富出了口气后,邹谷开始担心如何向蒋云龙那边有个交代了。他不笨,知道自己把皮包丢弃于派出所的后果多半会是怎样,不敢抱侥幸念头。但是,此事真相不能被蒋云龙知晓,否则肯定会被密裁。刚想到这里时,蒋云龙打来了电话,询问中午失约的原因。邹谷谎称他在赴约时似乎发现有可疑对象跟踪,所以当机立断离开了“大集成”。蒋云龙竟然对此不疑,说那另外约个时间吧,明天下午3点,你到鼓楼那边的葛老大茶坊,我派人去取图纸。

于是,邹谷就把留下的图纸底稿作了一番伪装,又炮制了数页合约,拼凑成一份情报,次日按时前往约定地点,交给了蒋云龙派来的那个特务。

如此一招,竟然混了过去。当天晚上,蒋云龙打来电话,对邹谷大加赞赏,说已经上报台湾给他记了一大功。惊魂甫定的邹谷这时除了祈祷夫子庙派出所没有识破皮包的秘密外,已经没有任何办法对付此事了,寻思如果蒋云龙那里要一如既往的将暴动计划进行下去,到那时候他只有临时溜号的选择了。不料,还没有到那时候,公安局已经找上门来了。

邹谷的供词立刻上报,陈龙局长看了之后点头笑道,果然不出所料,敌特动的正是这个脑筋。于是下达命令:继续侦查,将包括蒋云龙在内的全部敌特分子一网打尽!

专案组举行案情分析会时,陈龙再次亲临参加,和侦查员一样畅所欲言发表意见,还鼓励侦查员一起探讨不同观点的问题。如此一直分析了几个小时,终于达成了一致共识。

众人分析:蒋云龙发起的“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就其名称看来,在目前不过是一个虚张声势的说法,敌特肯定没有力量能在三省范围内组织起一支反革命武装。而从蒋云龙不过是一个国军少校这一点来看,这个反革命武装组织也并非是受台湾国民党特务机构方面的指使而组建的,否则,不可能指派一个少校军官来主持这样一桩大事。估计是台湾方面听说有这样一个人在大陆发起武装反共行动,那当然是求之不得,估计不久还会有将蒋云龙升衔封官的命令下达。

但是,并不是说上述原因警方就可以掉以轻心不予重视。蒋云龙既然已经成立了辖属于“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之下的“南京行动总队”,那估计“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的计划可能是先在南京发起反革命暴动,因此,不管怎么说,敌人的力量还不容小觑。因为暴动不是普通案犯做一起什么刑事案件,而是一场有可能大规模流血的武装行动,那敌人方面肯定必须做好人员和武器这两个方面的充分准备。如此,这个“南京行动总队”的人数至少得有上百人,因为蒋云龙准备攻打和控制的目标有飞机场、广播电台、邮电局,没有上百名武装人员别想动这个脑筋。

这样,问题由此产生:怎样侦查才能达到把所有敌特分子一网打尽的目的?以陈龙局长在东北打击敌特分子武装暴动阴谋的经验,敌人通常是先搭建一个领导班子,然后发展下面的组织,如果是军事组织结构的,那就从“纵队(兵团或军)—总队(师或者旅)—联队(团)—大队(营)……”这样逐级往下发展。发展组织是先从单个骨干分子着手进行,比如,“纵队”级头目看中了某个可靠对象,就将此事向其交底,对方自然同意参与,那你就去发展成员,秘密招兵买马,招得多少人多少武器就根据数量让你当什么官,然后把你招到的人马编成一支跟封你的官职相符级别的队伍,随意给你一个番号就是。

之所以要说上面这些话,是为了弄清楚这样一个问题:这种逐级发展而组成的组织,上一级的头目是不知道下一级头目手里掌握的成员的详细情况的。如果有一个叫张三的人,哪天走在路上跟以前在军统时的某个上级不期而遇,被上级看中,于是就跟他说我们准备发动暴动,迎接蒋介石光复大陆,你也参加吧,以后可是有功之臣,当个将军不成问题。张三觉得这笔买卖值得做,就点了头。好!从这时起,你张三就是“本军”骨干了,你去物色对象拉队伍吧,到时候拉到多少人就封你当哪一级的军官!张三胡乱折腾一阵,向上级报告说我已经发展到多少多少对象,都是跟共产党有血海深仇且精通单兵作战的可靠勇士。上级大喜,说你把名单拿来给我备案,然后领取委任状。张三送来的名单上面自然只有不知是真是假的姓名,没有地址。上级也不可能问他要这些“勇士”的地址,因为上级不可能直接使用这些人,真到发动的时候,是张三通知他的这些下属,也是张三指挥这些下属。

说了这些,就应当明白了一点:像“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这样的组织,应当也是“军”级头目发展“总队”级头目,“总队”级头目再去发展“大队”级头目,“大队”级头目再去发展“中队”或者“分队”。因此,如果想破获“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全“军”,那就应当先控制“军”级头目,比如蒋云龙。蒋云龙被捕后,供出他手下的“南京行动总队”头目,警方便去抓捕“总队”头目。“总队”头目到案后交代他下面的“大队”级头目,如此一级一级往下捋,就能达到破获全“军”,一网打尽的目的了。

所以,专案组的侦查方案是:先对付“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的发起人、总头目蒋云龙!为防止蒋云龙落网后拒不交代,故所以得秘密监视蒋云龙的行踪,看他跟外界有些什么联系,最好能据此顺藤摸瓜找到另外线索,这样即使一时还不能把另外线索调查清楚,但也足以作为审讯时对付蒋云龙的武器了。因此,决定在发现蒋云龙的下落之后,暂时先不下手抓捕,而是实施跟踪,弄清楚他跟什么地方什么人员有过接触联系。

如何查摸蒋云龙的线索?这是一个难题。因为蒋云龙原先在国军里的官做得太小,不过区区一个少校,即使去问国军第六兵团的司令长官,也不可能听说过他的手下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人。这种角色,到了解放后,在南京这样一个大城市里,就好比一滴水掉进了长江,哪里还分辨得出?而专案组此刻要做的,恰恰正是要把这滴掉落进长江的水,予以鉴别出来。

专案组分析,目前掌握的线索中惟一认识蒋云龙的人,就是邹谷。而邹谷跟蒋云龙没有主动联系的方式,他甚至连蒋云龙是否住在南京这一点也不清楚。这样,看来只有靠邹谷解决这个问题了。专案组经请示陈龙局长获准,决定把邹谷放出去对蒋云龙进行“钓鱼”。

专案组长江恒大亲自跟邹谷谈话,交代政策,鼓励邹谷争取立功赎罪。邹谷知道自己的历史和现行罪行之大,已经做好了判死刑的心理准备,此刻听说人民政府提供这样一个机会,自是感激涕零,跪地磕头。江恒大又提出警告,告诉邹谷警方已经作了严密的布置,让他不要试图有其他任何方面的非分之想。

然后,就是制订一个如何“钓鱼”的详尽方案。邹谷租借的房子比较隐蔽,还是让其住到原先的地方去。那天他是在晚上回来的路上被捕的,没有惊动任何人。不过,此事得取得房东方面的配合,因为要派两名侦查员跟邹谷同住以便监控,另外还得临时安装一部电话机,用于在蒋云龙给邹谷来电时迅速通知电信部门查获蒋云龙所使用的那架电话机的号码、位置。

这一切,在次日中午前就都已经办妥,邹谷被秘密释放,回到了那个资本家的住宅,从此开始了软禁生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