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5部分 “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覆灭记 “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覆灭记

东方明侦破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URL]   经讯问,被捕者“阿石”果然就是夏二所说的命案幕后指使者鲁大石。这个人的落网,对于专案组理清案情,部署下一步的侦查工作,以及最后破获这起大案都具有非常重要的关键作用。   鲁大石,29岁,浙江省绍兴人,1939年在上海初中毕业后参加国民党军统局在上海的外围组织,从事秘密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经讯问,被捕者“阿石”果然就是夏二所说的命案幕后指使者鲁大石。这个人的落网,对于专案组理清案情,部署下一步的侦查工作,以及最后破获这起大案都具有非常重要的关键作用。

鲁大石,29岁,浙江省绍兴人,1939年在上海初中毕业后参加国民党军统局在上海的外围组织,从事秘密地下活动,曾在军统组织行刺汪伪政权“外交部长”陈篆的行动中立过功而受到戴笠的点名嘉奖。1945年抗战胜利后,鲁大石正式参加军统,成为一名情报特工。接受了一年训练后,鲁大石以少尉军衔担任军统江苏站情报员。1947年,军统局改称保密局后,他又调到南京本部从事情报内勤。

鲁大石在军统被视为“戴老板”的人,原本可以青云直上,但戴笠死后保密局成了毛人凤的天下,他就属于失势派。几年下来一直待在少尉情报员的位置上原地踏步,到南京解放前夕还把他作为潜伏人员留了下来。根据上峰命令,鲁大石仍干他的老本行,当情报特工,具体分工是:联络社会闲散人员,了解民众思想动态。因为没有发展组织和搞破坏活动的内容,所以这算是一个比较安全的差使。鲁大石手里原本就掌握着一批社会底层人员的关系,如“赤练帮”之类,于是他还保持着跟这些人或明或暗的联络。对于“赤练帮”,他采取的是暗的方式,不时派人悄悄留意夏二等人的动静,看到遇上困难了,就让人暗暗送些东西或是零钱去,作为笼络人心的手段。至于情报,因为不过是一些抽象的思想言论内容,以鲁大石这样一个聪明人,根本不必真的去打听,而只要自己稍稍留意一下街头人们的议论,再看看报纸,基本上就能不时针对当前形势编造出一批又一批了,报上去上峰还总是说“不错”。

鲁大石原想就这样混下去算了,等到美国人协助老蒋打回大陆,他就有出头之日了。哪知,这天他正在秦淮河鱼行桥畔租住的临时住处翻阅当天报纸研究形势动态时,忽然来了一个男子——“国字脸”邹谷。鲁大石认识邹谷,那还是以前在军统局戴笠手下时,知道这老兄是从军统特训班出来的情报特工,属于正牌特务,因为凡是特训班出来的,都是接受过各种收集情报的训练,还擅长擒拿格斗、射击爆破之类的行动术技能。像鲁大石这样半路出家的野路子情报员,通常见到他们就只有恭敬的份了。

这份恭敬一直保留到眼下,鲁大石马上向邹谷热情问候,同时心里很是纳闷:这老兄怎么也留在大陆了?又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正这样想着时,邹谷掏出香烟盒,抽出一支递给鲁大石。鲁大石便知道香烟里有上峰指令了,撕开取出一圈薄纸,用放大镜照着一看,果然是上峰用暗语下达的指令,让他按照来人的指令去办一桩事情。

什么事情?自然就是找夏二之类的角色去杀那两个修车人了。

邹谷一脸的愤怒,问鲁大石:马上解决,有什么困难吗?

鲁大石回答:没有困难。如果没有意外,今天一定解决。

很好!事情解决后,你给我打个电话。邹谷说着随口报出了一个电话号码,鲁大石便记在心里。情报特工的记性自然都是出类拔萃的。

鲁大石的交代到此结束。这边专案组马上通过电讯部门查问邹谷的那个电话,得知是一个资本家住宅的私人电话。随即进行外围调查,查得那个资本家在解放前夕已经去了香港,留下几个子女。因为房子宽敞,就把其中一间租给了一个商人。

这个商人,就是在“大集成酒楼”跟印有富打架后,又把皮包丢弃于派出所逃跑的“国字脸”邹谷。

当天深夜,邹谷就落网了。陈龙局长闻讯,把专案组正副组长江恒大和老汤召去,亲自过问审讯方案,根据他在东北反间谍的经验,当场作出了几点事后证明行之有效的指示。专案组于是慎细制订了审讯方案,直到次日黎明时分方才对邹谷进行讯问。

用根据陈龙局长的指示制订的审讯方案对付邹谷,这个科班出身的情报特工很快就败下阵来,乖乖作了交代。

邹谷跟鲁大石一样,也是在南京解放前夕受命作为潜伏人员留在了南京。他是科班出身,搞情报工作有专业经验,被任命为“国防部保密局大陆东南地区第五情报组少校组长”,公开身份是西药和医疗器械中介商。从南京解放到新中国成立这段时间里,上峰没有向邹谷下达什么指令,他倒也确实做成了几笔生意。1949年10月中旬,邹谷忽然接到命令,让他去镇江开会。在镇江,他见到了几位以前在军统局和保密局曾经熟悉的同事,当然也有几个是陌生脸孔。会议召集者名叫蒋云龙,邹谷不认识,据其自我介绍,原是国军第六兵团的少校营长。蒋云龙在会上宣布,由他发起的“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自即日起正式成立,此事已经得到台湾方面的批准和支持,在座各位同志的关系就是根据蒋先生的指令向我这边提供的。然后谈了一些打算,大意是准备首先在南京发动武装暴动,制造轰动全世界的特大事件,然后将武装力量拉到大别山去打游击,与此同时还可以在浙江和安徽的几个城市策划发动武装暴动,配合国军光复大陆。

这次会议意味着邹谷以往的轻松生活的结束。会后没几天,蒋云龙就在南京万腾茶馆约见邹谷,说“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下设之“南京行动总队”已经成立,目前正在着手发展下属大队的力量;又说邹谷是军统特训班科班出身的情报特工,是“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最佳的情报人才,因此决定委以重任,让他收集南京的飞机场、广播电台和邮电局的地形情报,绘制成地图,以便发起暴动时使用。蒋云龙还通知邹谷说,从现在起,你的组织关系已经转到“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由我亲自掌握,活动经费也由我下拨。说着就拿出台湾密令给邹谷看,又把200万元人民币(旧币)发给了邹谷。

邹谷于是就开始布置手下特务着手收集这方面的情报。经过将近两个月的努力,终于将情报收集齐全了。于是,他便运用以前在军统特训班学到的技能,绘制了三份详尽的地图,出于保密考虑,又以普通建筑图纸的式样加以伪装。到1950年元旦,邹谷算是圆满完成了使命。这段时间,蒋云龙一直没有露过面,只是有两次派人给他送来经费和收集情报用的照相机、胶卷和冲印设备。元旦后大约一周,蒋云龙给邹谷打来电话,询问活儿完成否,让邹谷在1月13日中午去夫子庙大集成酒楼,届时会有人前来,对上暗语后就可以把图纸交给对方。蒋云龙很谨慎,再三叮嘱邹谷必须对图纸妥加伪装。邹谷于是又炮制了几张虚假合约,跟图纸放在一起。此举使他后来得以从夫子庙派出所侥幸脱逃成功。

邹谷没有想到的是,他这个科班出身的老牌特工竟然一时大意阴沟里翻船,在两个小偷手里裁了个跟斗,而且导致图纸失陷在派出所。邹谷逃离派出所后,越想越恼火,竟然以以前军统对付此类事情的思维作出了事后被证明是错误的决定:把印有富和邱承发解决了!

当时,邹谷并不知道印有富、邱承发是何许人、居住何处,但能够确认这两个主儿肯定是没有什么后台背景的,杀了也就杀了。他也真是胆大,竟然就在派出所斜对面的茶馆楼上坐着喝茶,候得印有富、邱承发两人被放出来,就下楼去跟踪。待到弄清那两人是何许人、位居何处后,就炮制了一份密令,亲自去鱼行桥畔找鲁大石,让其找人下手。鲁大石当时并不知道,他的关系其实已经由保密局转到了“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蒋云龙手里,而蒋云龙又把他作为机动力量临时调配给了邹谷,而邹谷之前因为没有用得着鲁大石的地方,所以一直没有露面,此刻有使命需要下达,就直接去找了鲁大石。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