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5部分 “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覆灭记 “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覆灭记

东方明侦破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URL]   两人的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南京解放前大约两个月,鲁大石就没了消息。夏二这种人,对于政治当然没有那份敏感,他每天最紧要的是填饱自己和手下那十来个徒弟的肚子,所以也没有把鲁大石的失去联系跟当时的时势联系起来。直到南京解放后,人民政府张贴布告通缉国民党反动分子时,他才隐约意识到鲁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两人的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南京解放前大约两个月,鲁大石就没了消息。夏二这种人,对于政治当然没有那份敏感,他每天最紧要的是填饱自己和手下那十来个徒弟的肚子,所以也没有把鲁大石的失去联系跟当时的时势联系起来。直到南京解放后,人民政府张贴布告通缉国民党反动分子时,他才隐约意识到鲁大石早已远走高飞,再也见不着了。

哪知,大约过了两三个月,夏二就碰到了怪事。解放后,“赤练帮”成员的日子就难过了,原先那套靠亮出赤链蛇乞讨的模式受到了人们的抵制,一个不对人家就报告派出所,警察一来就对不起,抓你没商量,抓住后就送往收容队。收容队到了一定人数,就把收容下的人送到苏北去开荒。至于亮刀子,那更是属于已经不敢想的事儿了。刀子属于凶器,亮刀子比亮赤链蛇的性质要严重得多,有可能直接折进局子。如此,夏二的谋生就受到了威胁,一个月里总有几天觉得肚里空空,天冷了还要担心如何御寒。不过,一连数月,只要夏二和两三个还跟着他的徒弟面临饥寒时,总会有人偷偷把食物、衣服和少量钱钞放在破庙里,给他们解决燃眉之急。

夏二不知何方人士伸以援手,反复回忆,也没有想起自己曾经对谁有过哪怕些许的恩施,所以肯定没有人偷偷报恩。这个疑题,直到事发前的下午才得到破解。

事发前下午两时许,夏二照例在秦淮河畔的关帝庙门前晒太阳,关帝庙那块地盘一向属于“赤练帮”的领地,丐帮的其他帮伙成员是不能到这地盘来乞讨的,否则就犯了江湖规矩。夏二被暖洋洋的太阳侍候得浑身舒服正待昏昏欲睡时,被人唤醒了。定睛一看,“哎呀”一声便跳了起来——站在面前的竟是已有将近一年没有见过面的鲁大石!

鲁大石打个手势阻止了夏二开口说话的企图,扯着他就走。走到附近的一家旅馆,进了一个房间,鲁大石看样子遇到了很着急的事情,递上一支香烟后开口便说:“夏二啊,这一阵还混得过去吧?再怎么困难总还不至于挨饿受冻什么的吧?”

夏二心里一动,马上反应过来:“哦!鲁先生是您不断在救济兄弟啊?”

“小意思。这段日子我自己过得也不大顺畅,所以只能略表心意了。不过,你的情况我倒是一直让人注意着。”

夏二这才想起对方的军统少尉身份,心里只觉得一阵后怕:曾经有公家人向他了解鲁先生的情况,幸亏他守口如瓶没有透露,否则人家要解决他还不是如同捏死一只蚂蚁!

鲁大石说:“今天找你,是想请你帮个小忙……”

夏二欠身:“请先生吩咐,夏二保证马到成功!”

“这里不远处有条石狮巷你总知道的吧?巷口最近出现了一个修车小摊,那两个家伙很讨人厌,我不想看见他们,你去把他们打发掉。”

“遵命!”夏二寻思撵走一个修车摊还不是小事一桩?

鲁大石拿出一沓钞票放在桌上:“这是50万元辛苦费。”又在钞票上放上一把钥匙,“门口停着一辆自行车,你去找个帮手协助,完事后骑车撤离现场,车不必还我了,就算是给你的封口钱。你那把三角刮刀使着还顺手吧?要不要拿把匕首给你?”

夏二这才知道不是撵走修车摊的小事,而是杀人的大事,顿时愣了。别看他“快刀夏二”的名头在江湖上喊得很响,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活儿没少干过,但事实上之前从来没有犯过命案。鲁大石看他神色有异,微笑道:“夏二,你如果不想干,也可以,我另请高就……哈哈!”

夏二知道这“哈哈”是什么意思,马上点头:“没问题!鲁先生您就听我的好消息吧。”

鲁大石拿出一个包袱扔在床上,说这个房间就留给你了,回头你把同伴约来了,先把衣服换一下,然后去把活儿干了。这件事办妥了,我会记着你的,不久以后还有重赏。

交易就这样谈成了。仅仅过了半个多小时,血案就发生了。

如此,石狮巷命案的幕后指使者就是那个保密局少尉鲁大石了。鲁大石为何要让夏二杀人?是为了灭口还是报复?抑或其他动机?这,夏二一概不清楚。看来只有让鲁大石到案交代了。

鲁大石在哪里?夏二说他不知道,因为鲁大石从来没有跟他说起过住所之类的话题。

换一个角度,那么鲁大石有些什么爱好?平时喜欢跟什么人交往?他的亲戚朋友之类你是否知道?

这一说,夏二提供了一条线索:以前曾经听鲁大石说过,他有一个相好名叫阿瑛,长得很漂亮,是“日日春舞厅”的舞女。

行了!就循着这条线索追查下去!

专案组查下来,南京确实有一家招牌名为“日日春舞厅”,位于建邺区石榴园路上,是抗战胜利后第二年由一个上海老板到南京开的,舞女全部是他从上海带来的,该舞厅属于中等规模,没有发现有什么背景。解放后已经将舞厅列为特种行业,必须向公安机关治安部门进行登记,侦查员查了“日日春”的舞女,确实有一个艺名阿瑛的上海籍舞女,真名叫宋雯瑛,23岁,未婚。

专案组长江恒大下令对宋雯瑛进行外围调查,侦查员于是开始跟踪这个漂亮舞女。发现她住在离“日日春舞厅”仅隔两条横马路的一所公寓内,独自租了一个房间,自己不烧饭,一日三餐是在舞厅和公寓对面的一家小饭馆吃包饭的。从公寓看门人那里了解到,宋雯瑛平日生活很有规律,舞厅、下榻处两点一线踩得很准,除了伴舞外没有其他活动内容。那么她是否有男朋友?看门人说他没有听说过,他自南京解放后被人介绍到这个公寓来当看门人到现在,没有发现有男性朋友来公寓找过宋雯瑛,也没有男人给她打电话。(公寓使用传呼电话,由看门人先接听后传呼。)

这是公寓看门人的说法,那么舞厅方面是怎么说的呢?侦查员打听到鼓楼分局有一个刑警和“日日春舞厅”某个舞女有些亲戚关系,于是就通过他约那舞女谈话,了解到宋雯瑛在南京解放前大约一年开始谈了一个男朋友,约30岁左右,据说是当便衣警察的,那个男的经常驾着一辆美国军用摩托车来舞厅接宋雯瑛下班。这种关系一直维持到南京解放前夕,那个男朋友就不来了,之后一直到现在也没有露过面。

那么,平时是否有电话打到舞厅来找宋雯瑛呢?这个,不好意思,干舞女这一行的肯定每天都会接到一些电话,而且都是男的,哪天哪个舞女没有电话找她了,她大概也得改行了。

专案组经过研究,决定对“日日春舞厅”的电话进行24小时的秘密监听。

监听到第三天,下午4时10分,一个自称“阿石”的男子打电话找宋雯瑛。侦查员从监听到的内容判断,这个“阿石”应该就是目标鲁大石,而他并不是在跟宋中断联系后第一次通话了。不过,宋雯瑛的态度似乎很冷淡。使侦查员欣喜的是,“阿石”向宋雯瑛提出了见面一叙的请求,宋勉强同意了,两人约定次日中午11点半在鼓楼“大新华饭店”见面。

专案组马上研究,决定在“大新华饭店”设下埋伏抓捕那个“阿石”。

第二天,那个“阿石”就被捕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