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5部分 “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覆灭记 “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覆灭记

东方明侦破 收藏 0 3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一家伙顿时引起了轰动,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这个解放军团长在抗战时期当新四军侦察队长时,曾奉命到日伪统治下的南京市内采购西药、电池、五金工具等军需用品,行踪被敌人侦悉,在其下榻的饭店里将其逮捕。敌人认为肯定会有同伴前来接头,于是决定守株待兔。侦察队长乘机打死了看守他的两个汉奸后逃了出来,很快就被敌人发现,日伪方面当即进行全城大搜捕。侦察队长在混乱中乘黑夜的掩护躲进了李阿得的破屋,受到了素不相识的李阿得的掩护,得以脱身。现在,这位侦察队长当上了团长,参加了解放南京的渡江战役,进城后经过反复打听,终于找到了已经搬家的李阿得。

这件事马上通过居委会传到了派出所,派出所知道分局当晚要抓李阿得,因为有了此事,就马上向分局汇报。鼓楼分局领导认为李阿得当年此举是一桩立功行为,于是决定撤销逮捕令,改为传讯教育。李阿得还经派出所方面介绍,有了一份正当工作——当上了驻军军需品仓库的清洁工。

李阿得从此倒还真有了脱胎换骨的念头,把自己当作“公家人”,一举一动都努力模仿公家干部,整天把团长送给他的旧军服穿在身上,甚至还主动学习识字,每天一空下来就捧着份报纸假装阅读。

B组的两个侦查员找上门去时,李阿得正在家里“看”报。见来了两个警察,马上热情招呼,张罗着要沏茶。侦查员说我们不喝茶,是来向你打听一桩事情的,说着就把印有富的尸体照片拿出来,问是否知道这种三角刮刀伤口是何人所为。侦查员这一步算是走对了,李阿得一看伤口马上就说,这肯定是“赤练帮”的“快刀夏二”所为。

“赤练帮”是南京地区丐帮的一个分支帮伙,以“蛇叫花”为主。所谓“蛇叫花”,就是随身带着蛇要饭的叫花子。这种乞丐分为两大类,一类是身怀治疗蛇毒绝技的,以替人疗伤、入宅捕蛇谋生;另一类没有治毒绝技,抓了无毒蛇带在身上,靠吓唬人进行要挟性质的乞讨。“赤练帮”就是由后一类人员组成的。他们捕捉无毒的赤链蛇,或盘于手臂、脖颈,或藏于口袋、帽子、怀间,出没在店铺、民居门口,藉此行乞。

“赤练帮”的这套行乞手法同丐帮的其他派别构成了生存威胁,于是,矛盾由此而产生。最先他们肯定是丐帮内部协商解决,但利益当头显然是无法解决得了的。谈不成,那就动手吧。一动手,“赤练帮”的无毒蛇就对付不了同为丐帮成员的其他叫花子了,于是就抄家伙。一次次的械斗,使“赤练帮”造就了几位出手不凡的高手,其中最狠的那位姓夏,自称“夏二”。夏二的常规武器是赤链蛇,那是对付平民百姓的谋生工具;另一种特殊武器则是三角刮刀,专门对付江湖上跟其过不去的人,出手奇快,刀刀见血。久而久之,江湖上就呼其为“快刀夏二”。

李阿得这样一说,B组这二位侦查员也隐约想起以前确实听说过“赤练帮”有这么一个人,于是就作为一条线索向专案组领导汇报了。专案组长江恒大跟副组长老汤一商量,决定再次讯问邱承发,了解凶手外形。

老汤、老刘和B组两个侦查员前往看守所讯问邱承发。邱承发已经被印有富的血溅当街命归黄泉一幕惊得魂不守舍,第一天陈述那一幕时有点模糊,这回经过侦查员的耐心启发,总算镇定了些,边回忆边叙述,断断续续把凶手的外形勉强说了一番。

经分析,侦查员认为邱承发所说的凶手外形跟“快刀夏二”基本相符,便下达了拘传令。

但是,要想在偌大一个南京城查寻一个居无定所的乞丐,那不是一桩很容易的事情。这事还多亏了李阿得,他听说专案组要拘传夏二后,便自告奋勇愿意打听夏二的下落。20小时后,果然打听得夏二近日栖身于中山陵附近的一座土地庙里。

当晚,夏二落网。从他家里,搜出了那把行凶的三角刮刀和还没有来得及处理的血衣。

专案组立刻提审夏二,原还担心这家伙来个“一言不发,拒不交代”之类,给侦查员出一个难题。但这份担心倒是多余的,夏二的三角刮刀出手快,交代的速度也快,稍稍一问,便马上交代了行凶杀死印有富的幕后指使者,一个名叫鲁大石的人让他下的手,报酬是50万元人民币(旧币,相当于现在的50元)。他自己留了40万元,另外10万元给了那个也出现在现场,但没有下手,而只是骑了自行车载着他逃离现场的同伙封四宝。(封四宝在获悉夏二被捕后,逃离南京前往老家苏北宝应藏匿,不久被当地公安局逮捕。)

于是,话题便转到了鲁大石身上。鲁大石是什么人?跟你夏二是什么关系?他是怎么让你杀人的?等等。

据夏二说,他跟鲁大石已经相识两年了。1948年元月,那时他还是南京黑道上的一名声名显赫分子,一把三角刮刀奠定了其在“赤练帮”内不可动摇的核心骨干地位。那段时间,夏二住在德胜门草鞋巷口的一所被火烧去了大半而被房主暂时废弃了的住宅内,对于丐帮来说,那已经算是一座豪宅了。一天,夏二看到巷口围着一群人正在观看一份告示,他不识字,挤进去也看不懂那上面写了些什么内容。于是他向别人打听,这才知道原来是有人丢失了一辆摩托车,悬赏20枚大洋寻找,找到者可拨打一个电话号码通知失主,失主一手交赏银一手取车。

夏二被20块大洋的悬赏所吸引,于是就决定寻找那辆摩托车。其时他在“赤练帮”内已经收有徒弟若干人,分布于全城各处行乞兼带偷抢骗捞。夏二便向众徒传下命令,让按照《告示》上所说的留意寻找怎样怎样特征什么牌照的一辆摩托车。叫花子打听消息自有一番别样本领,结果不到两天就有徒弟前来向夏二报告,说那辆摩托车在尧化门街的一个修车摊的角落里放着,不过牌照看不真切,因为被人故意涂上了泥巴。

夏二生怕情报有误,亲自前往尧化门街以行乞为掩护察看过,确认就是失主所说的那辆摩托车,遂按照头脑里记下的电话号码联系到了失主。他跟失主在约定地点见面,一见之下却暗吃一惊。原来那个自称“鲁先生”的失主竟是一身便衣侦缉队的打扮,身穿皮夹克衫,头戴鸭舌帽,鼻梁上架着一副宽框墨镜,腰间鼓鼓囊囊显然揣着家伙。对方见夏二一脸惊色,便说你不必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干的活儿有点特殊,不过跟你这种人肯定没有关系的。说着,递上一支香烟,说兄弟咱言归正传,你说吧,我那辆摩托车在哪里?

夏二估摸这位“鲁先生”不是警察局的便衣,就是军统(那时已改为“国防部保密局”,但社会上还是以此称呼)、中统,或者是宪兵团侦缉队。于是他担心对方食言不付赏银,所以说话有些吞吞吐吐。对方马上明白了他的担心所在,从手上摘下戒指,想了想,又把腕上的手表也捋了下来,递给夏二,说兄弟这两件东西作为押金放在你那里,拿到了摩托车你跟我去取20枚袁大头,如果我不给你,你就把这两件东西拿走便是。夏二这时也起了狠心,暗忖你若赖账,那老子就一刀插了你,“快刀夏二”的名头可不是凭空乱喊出来的!

这件事最后的结果是:夏二领着这位鲁先生去了修车摊,不但收回了摩托车,还把送去改装的那个临时车主给抓走了,鲁先生答应给的赏银一分不少地付给了夏二。

从此,夏二和这位鲁先生交上了朋友。对方大约每月一两次请夏二上馆子吃饭,顺便托其打听一些消息,每次听回音时不管是否打听着实,都会送给他一些东西或者钱钞。交往了一段时间,夏二终于知道了这位鲁先生的真实身份,他名叫鲁大石,是国防部保密局的少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