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5部分 “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覆灭记 “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覆灭记

东方明侦破 收藏 0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URL]   这时,老汤当即让老刘把正接待一位民主党派人士的派出所所长请来,略说了一下情况,说此事得马上向分局、市局报告。从以前我在苏皖边区政府公安总局工作时破获过的特务案件来看,同时对这飞机场、邮电局和广播电台3个重要单位发生兴趣的,不仅仅是一般性的破坏阴谋了,很有可能是跟“反革命暴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这时,老汤当即让老刘把正接待一位民主党派人士的派出所所长请来,略说了一下情况,说此事得马上向分局、市局报告。从以前我在苏皖边区政府公安总局工作时破获过的特务案件来看,同时对这飞机场、邮电局和广播电台3个重要单位发生兴趣的,不仅仅是一般性的破坏阴谋了,很有可能是跟“反革命暴动”这样的特大案件有关了,所以必须马上向上级报告。

南京市公安局的局长人选,新中国成立初期调动频频,从1949年5月市公安局成立到同年12月,一共有3人出任局长一职,5月至8月是周兴,从周兴手里接过局印的是龙潜,到了12月,一个名叫陈龙的东北汉子从龙潜手里接过了局印。这是一位非同小可的政治保卫战线的大将,何以见得?单凭从不向党内同志赠送礼品的毛泽东主席亲自赠送陈龙一块“英纳格”手表就可见一斑!

陈龙,原名刘汉兴,1910年10月出生于辽宁抚顺。早年投奔东北军21旅659团当兵,多年的征战生涯使他练就了双手持枪百发百中的神枪绝技。1931年投入抗日救国军,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6年赴苏联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1938年经新疆到延安。原想返回白山黑水的东北工作,组织上却分配他到中央社会部工作,先后任中央社会部治安科科长,二室副主任、主任。

1945年8月,毛泽东赴重庆谈判时,党中央经过反复考虑,决定任命陈龙担任负责毛主席的安全保卫工作的卫士长。在重庆的43个日日夜夜里,白天他寸步不离地守护在毛主席身旁,毛主席参加酒宴,他接杯代饮;各国记者蜂拥到毛主席身边,他贴身保护;毛主席出门专访,他探路开道。晚上,毛主席休息后,他汇集各方情报,布置第二天的警卫路线,不清楚的必定亲自前往现场勘察。蒋介石的招数,都是刚刚孕育出笼,就被我情报人员掌握,转告陈龙,陈龙再向周恩来汇报,一起及时制定方案,各个击破,最终安全地将毛主席送回延安。正是有了这43天的朝夕相处,使毛泽东从心底喜欢上这个智勇双全的卫士长。为表达他的心愿,毛主席一改往日不送礼的习惯,特送给陈龙一块手表和“忠心耿耿”四个大字,还提出将陈龙调到身边工作。但陈龙一直想回东北和那些同他生死与共的战友一起解放和保卫故土,便求见毛泽东当面谈了自己的想法。毛泽东支持了陈龙,亲自挑选了自己的3张照片,题词后赠送陈龙留念。

陈龙带领30多名干部去了东北,先后任北满分局社会部部长,沈阳市公安局长等职。他狠狠打击了日本特务机关、国民党特务队、各种伪装的间谍特务组织,平定了多起反革命暴动,将所辖地区治理得秩序井然。陈龙创建的这套反间谍经验,后来作为城市公安反谍工作的经验,在全国予以推广,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新中国成立,毛泽东进驻北京,党和国家的内务、外事活动日趋频繁。解放不久的北京城敌人还不断制造破坏颠覆事件。毛泽东第二次提出调陈龙到北京中南海工作。陈龙反复斟酌,认为党和国家领导人安全的最大威胁是来自即将崩溃的国民党特务组织和海外帝国主义分子,他们通过各种手段派遣特务间谍进行暗杀、爆破等恐怖活动,企图颠覆新生的人民共和国。他经过十几年与敌人的反复较量,已掌握了对付这些形形色色敌人的办法,能直接和这些暗藏在国内的敌人作斗争,比他做其他工作更合适,会对党和国家领袖的安全起到更大的保障作用。想到这些,他立即写了一封长信,托中央社会部李克农部长转达,坦率地谈了对中央领导人安全保卫工作的看法,希望毛主席能谅解。

陈龙又打电话给汪东兴请求面见毛主席,毛泽东当即说“有请”。陈龙见到毛泽东后,汇报了自己的工作情况和想法,说起国内外敌人正在施展的种种阴谋,及对中央首长安全保卫工作重点和侦察工作的担忧。毛泽东仔细倾听着,很快就理解了陈龙的心愿。

?这次谈话之后不久,陈龙就接到通知调任南京市公安局长。他上任后不到一个月,就接到了秦淮分局的这样一个案情报告。经验老到的陈龙一听那个丢弃的皮包里有飞机场、邮电局和广播电台的平面图,马上断定:这是敌人要搞反革命武装暴动!当即下令:立刻组建专案侦查组,查清该案情况,悉数逮捕所有参与敌人,彻底粉碎敌人的阴谋。

当晚,专案侦查组就成立了。专案组13名成员大部分来自南京市公安局政治保卫处,小部分从秦淮区等几个分局抽调,老汤、老刘也在其中。老汤被任命为副组长。

随即举行首次案情分析会议,公布了3份材料:一份是那个“国字脸”丢弃的皮包里的那些合约、图纸,一份是法医对于印有富死因的鉴定报告,还有一份是讯问邱承发的笔录。众人正讨论着时,陈龙忽然进来了,摆摆手让大家继续发言,自己坐在一个角落里专注地听着。

在场这些侦查员既然被点名抽调来参加这样一个大案的专案侦查,自然各有一份本领,大家七嘴八舌谈了一通,都是谈到了点子上,最后形成共识:以追查黑色公文包的主人“国字脸”为中心,争取迅速取得突破。这时,办公室同志来请陈龙去接听北京电话,陈龙便朝众人拱拱手,说同志们这样讨论很好,大家辛苦了,我等着听好消息,从口袋里掏出两包香烟放在桌上,匆匆离开了。

众人于是抽着香烟继续讨论如何进行具体侦查工作,决定分3路同时进行:一是向夫子庙“大集成酒楼”方面进行查访,争取获得跟“国字脸”相关的线索;一是从印有富命案现场石狮巷着手调查,看能否获取凶手的线索;还有一路则是从杀死印有富的伤口推断出凶器是一把三角刮刀这一点上进行调查,找到凶手的线索。这三条路的走法不同,但是目的是一致的,都是为了查获“国字脸”的下落。尽管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表明印有富的被杀跟“大集成酒楼事件”有关联,但是,专案组诸君都认为,凶手是受“国字脸”方面的指使而冲印有富下的手。

长话短说,次日上午,3组侦查员当即开始进行调查工作,去大集成酒楼和石狮巷现场查访的那两个组都没有收获,只有调查三角刮刀的那一路侦查员访得一条线索。昨晚专案组对3路人马进行分工时,考虑到访查三角刮刀的这一路工作量大,所以配备了6名侦查员,分为3个小组同时进行。这里为了叙述的方便,将这3个小组称为“ABC组”,这3组都由出身南京熟悉本地社会风情的侦查员组成,其中B组的两名侦查员都是原国民党首都警察厅的刑警,都在1947年就参加了地下党,因此解放后就作为政治可靠分子充实到了南京市公安局政治保卫处。

旧时有若干年工作经验的刑警,为了侦查案子的需要,基本上各自都有只有自己掌握的“耳目”,以便需要时能够随时使用。这些对象,通常由叫花子、地痞流氓、帮会小卒和头脑活络的守夜人、清道夫、黄包车三轮车夫、小商贩等组成。当然,江湖上有投桃报李的规矩,你要他们给你提供情报线索,就得给他们报酬,或者提供方便。有的刑警手头掌握的对象较多,有时拿不出活动经费支付给他们,就只好动用自己的薪水打发人家。B组的这两位侦查员既是旧刑警出身,自然也掌握着一些“耳目”。但解放后这些对象的情况发生了变化,所以基本上已经没有联系了。此刻手头这起案件非常重要,所以两人商议:看来得需要动用以前的“耳目”关系了。于是,他们就去拜访了一个名叫李阿得的无业人员。

李阿得30多岁,靠混混谋生。所谓“混混”,就是介乎于乞丐、地痞之间的一种角色。旧时的乞丐、地痞之流,都是有各自的帮伙的,势力大的还有名号,比如印有富参加的镇江“十三大义帮”之类。而“混混”,则不参加任何一个帮伙,但帮伙有活动时如果需要“混混”到场,或者“混混”自己想参加,也可以前往。这种身份比较自由,不受约束,但是却享受不到在帮伙的待遇,比如受人欺负了,遇到困难了,帮伙就没有义务替你出头,帮你解困。

李阿得如此一混就混了十几年,从抗战前一直混到南京解放,没有干过一天正经的活儿,却过着相当于城市平民的生活,甚至还混到了一个老婆。解放后,人民政府清算帮伙罪行,有材料表明李阿得曾参与过数次对平民百姓敲诈勒索的帮伙行动,甚至有一次还起过重要作用,而且引起了严重后果。本来,凭这点就可以把李阿得逮捕法办。公安机关也已经有了这个打算,据说鼓楼分局已经开出了逮捕证。但是,就在行动前,却发生了一桩戏剧性的事情:一天下午,一辆美制军用小吉普开到了李阿得的家门口,从车上下来一位带着两个警卫员的解放军团长,跟李阿得热情握手,还让警卫员从车上搬下了大米、食油、衣服等物品往屋里放。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