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5部分 “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覆灭记 “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覆灭记

东方明侦破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URL]   这天,两人盘算着去夫子庙物色一个合适的目标,好好整上一票,准备去上海过一个开开心心的春节。他们在夫子庙那里转悠了一个多小时,好不容易物色到了“国字脸”,对他那个黑色皮包产生了丰富的想象力,于是就搞了那么一出戏。哪知运气不佳,不但失了手,邱承发还受了伤,两人差点就陷进了局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这天,两人盘算着去夫子庙物色一个合适的目标,好好整上一票,准备去上海过一个开开心心的春节。他们在夫子庙那里转悠了一个多小时,好不容易物色到了“国字脸”,对他那个黑色皮包产生了丰富的想象力,于是就搞了那么一出戏。哪知运气不佳,不但失了手,邱承发还受了伤,两人差点就陷进了局子。

印有富、邱承发两人被放出来后,回到了石狮巷他们的修车摊子兼住处,换下了那身作案时使用的行头,穿上了修车的工作服,一边沮叹命运不济,出师不利,一边给邱承发的后脑勺伤口上涂了些红汞,然后只好重新干起了修车活儿。

两人正把一辆上午一个客户送来修理的三轮车拆开时,忽然从巷子里冒出两条汉子来,其中一个推着一辆自行车,另一人跟在后面。邱承发瞥了他们一眼,只觉得这对主儿是一脸的阴沉,可能因为先前在“大集成”吃了败仗的原因,他的心里便本能似的产生了一种畏惧感。事后想来,正是这种感觉,使他逃过了一劫。

那两条汉子来到摊头前,把自行车停下,其中一个开口道:“修车的,给咱检查一下这车是怎么回事,怎么刚打的气只骑了几分钟就没了?”

印有富在修车时当然不像先前在“大集成”时那么横,当下就陪笑说多半是车胎漏气了,咱给你二位看看。说着,蹲下身子伸手去捏后车胎。几乎是同时,寒光一闪,一把刀子从上向下疾速刺进了他的后背!

邱承发因为已经生出了畏惧感,便有了一份本能的防范意识,那人刚把手伸向怀里,刀子还没亮出时,他已经拔腿朝马路对面狂奔。奔出半条马路听见背后传来印有富的那声临死前的惨呼时,便马上狂叫:“杀人啦!救命啊!”

这叫声使凶手产生了胆怯之意,两人当即合骑了那辆其实没坏的自行车从巷子的另一头逃离了现场。

派出所出警的是老刘带着的3名警察,其中两人正是先前跟印有富、邱承发打过交道的,见死者是印有富,那份惊奇自不待言。老刘在询问幸存者邱承发后得知印有富被杀的情况后,头脑里马上产生了两个感觉:一是这两个修车者可能是有什么积案背景的主儿;二是这件凶杀案的背后一定隐藏着什么隐秘。于是,在勘察过现场,做好一应程序性的手续后,他就决定把邱承发带走。

因为是命案,所以必须上报。这样,南京市公安局秦淮分局很快就派来了几名刑警。刑警先去现场察看一番后,留下两人跟派出所的民警一起在现场访问线索,那位为首的姓汤的中年领队向老刘询问相关情况。当他听说死者印有富之前曾为“大集成”那事儿进过一趟派出所,放出去后没多长时间就遭受了杀身之祸,就断定此事除非正好是跟“大集成事件”没有关系的以前的仇家寻仇,否则那一定是另有隐情了。

是否属于仇家报复,那先得了解死者生前的情况。于是,老汤、老刘决定马上讯问邱承发。

邱承发到这当儿了哪里还敢隐瞒,就把他的家庭背景以及后来如何辍学流浪加入了“十三大义帮”等等事宜一五一十作了一番交代。前面说过,“十三大义帮”在镇江不过是一个中等偏下档次的地痞流氓团伙,又没有反动政治背景,所以邱承发此刻的交代对汤、刘两人来说并不吃惊,也不大感兴趣,他们感兴趣的是死者印有富的情况。于是就问邱承发是否知道印有富犯过人命案子欠下过血债,或者结下了大仇家之类的情况。邱承发说据他所知,别看印有富身高架大一脸凶相,但胆子其实并不大,所以打架斗殴虽频,但从未杀过人,也没有致人残废。

这样,那看来就得从另有隐情方面去考虑了。

于是,老刘就想起了之前发生的“大集成酒楼事件”,一说,老汤顿时来了兴趣,说那个“国字脸”离开派出所后再也没有回来过,连他那皮包也不要了,这不是奇怪了吗?那个皮包里装着什么你们看过吗?老刘说里面没有什么钱钞之类,只有几份合同、图纸。如果那人来拿也就还给他了,可是奇怪的就是那主儿一走就不过来了,而放出去的印有富莫明其妙丢了性命,这不得不让人把这两桩事儿连起来考虑了。说着,就从橱里拿出了那个皮包:“要不,我们再检查检查?”

这里需要介绍一下老汤的情况,老汤参加革命有些年头了,早在抗战前他在老家无锡当小学老师时,就已经在从事地下党工作了。国共合作组建新四军时,他被组织上调往新四军军部跟着后来出任上海市公安局局长的扬帆干保卫工作。解放战争时期,老汤调往苏皖边区政府公安总局从事刑事侦查工作。南京解放后不久,老汤的老领导曾任苏皖边区政府公安总局局长的龙潜,奉命从华东军区后备兵团副政治委员兼教导师政治委员任上调任南京市公安局局长,正好得知老汤在南京治病,就把他留了下来。以老汤的资格,到这会儿他应当有个一官半职了,可是由于他在无锡从事地下工作时,据说有一段历史一直无法调查清楚,所以就成为一个众所周知的理由,走到哪里都得耽搁下来。尽管龙潜局长点名把他留下,安排在市局搞刑侦工作,但却没有任何职务。前不久龙潜被陈毅点名调任华东军区政治部保卫部部长离开了南京市公安局,由陈龙接任局长。老汤便请求离开市局到基层工作,陈龙局长挽留无效,就让老汤自己选择去向,他去了秦淮分局。当然还是由于历史原因,不可能担任什么职务,干的是属于刑事侦查那一块的机动力量指挥员的工作。

老汤这样的省师范学校毕业生的文化水平,在当时已经算是革命队伍中少有的知识分子了,加上他多年的地下工作和保卫工作的经验,可以想象得到,当他一看“国字脸”遗下的皮包里的那几件东西后,顿觉疑窦重重:首先是那3份手写的建筑工程合约,不但别字连篇、语法错误,而且有几页还是重复的;其次,后面所附着的那几份图纸,不像合约中所说的建筑工程式样。因此,老汤断定:此事大有蹊跷!

这时,跟老汤来的那几个分局刑警从现场回来了。老汤指着其中一个皮肤白净、模样斯文的青年刑警说,小王听说你老爹是建筑营造商,你自己也上过建筑学校,料想看得懂图纸,你过来看看,这几份是什么图纸?

小王果然是内行,他过来只一看,就认出这3份图纸的底细。原来,这3份不是什么建筑图纸,而是在普通平面图上面加画了一些建筑图纸上常用的线条,以粗细分辨,故意让人以为这是建筑图纸。那么平面图上画的是什么呢?小王说从图纸下面的英文简标来看,一张是飞机场,一张是邮电局,一张是广播电台。

这下,不但老汤、老刘,所有在场的警察都惊得或睁大眼睛,或张开了嘴巴:飞机场、邮电局、广播电台这3处都是重要所在,什么人用得着这三张平面图?这不是稍稍一猜就能想得到的吗?况且,这些平面图是借用建筑图纸和合约来予以伪装的,而且,那个持有这些图纸的家伙在面临着可能会被派出所盘问图纸的情况下,扔下皮包惶惶开溜了,这些加起来,如果还没有想到跟“破坏”之类的词汇联系起来,那肯定是脑子进水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