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4部分 “神枪大盗谋刺杨得志将军案”侦查始末 “神枪大盗谋刺杨得志将军

东方明侦破 收藏 0 2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URL]   话音未落,枪声又响了,幸好南鸣秋经验丰富兼身手敏捷,早已隐蔽,饶是如此,子弹还是掠去了一束头发——神枪大盗的枪法果然厉害!   南鸣秋顾不上吃惊,倒是为陈侃凤怎么会投到郭天唯那边去而感到不解。这时,张排长贴近过来,轻声道:“那家伙的枪法十分了得,看来现在外面的人必须非常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话音未落,枪声又响了,幸好南鸣秋经验丰富兼身手敏捷,早已隐蔽,饶是如此,子弹还是掠去了一束头发——神枪大盗的枪法果然厉害!

南鸣秋顾不上吃惊,倒是为陈侃凤怎么会投到郭天唯那边去而感到不解。这时,张排长贴近过来,轻声道:“那家伙的枪法十分了得,看来现在外面的人必须非常非常小心,我已经传令不准开口说话,南科长你也不要再说话了。我们开始进攻吧?就这么两扇破门,还挡得了咱们?一阵机枪子弹扫上去就打烂了。”

“可是,那个陈侃凤可不能伤害啊,她是举报人,尽管现在这么叫喊,但也许是被迫的呢?”

张排长为难地晃了晃脑袋,对着已被晨光映得能够比较清晰地看得清轮廓的废窑眨巴着眼睛,片刻,点头道:“好的,我想办法吧。”

张排长的办法是用烟攻,他让人取来一些柴禾,堆得远远的点着了火,往上面泼了些水,正好风向是朝废窑那边的,于是浓烟扑向窑门,足可掩住了对方的视线。两个战士手持长叉推动柴禾朝废窟门前拨拉,哪知郭天唯听声辨位,两下枪响将两名战士击倒!

“外面听着,别指望救了,老子开枪打中的,向来没有救的!谁救,谁死!”

张排长撩手就是一枪,但郭天唯隐蔽得很好,没有击中,废窑里传出一阵冷笑声。

张排长气得以手击头,几乎难以自制。这时,侦查员麻志清爬过来,轻声说了一个主意。张排长一边听一边点头,马上传令执行。

几个战士爬上了废窟顶部,用绳子吊着点燃后又浇了水的柴禾从上而下悬吊下来,堆放在窑门口。然后,又从上面往下抛了大量柴禾。如此折腾了一会儿,废窑前面,张排长让人从隐蔽处往窑门前扔石头,里面不再开枪,也没有声音。麻志清的计谋实施成功了,废窑内的4人全部被浓烟熏得昏了过去,一个个像死猪似的被战士们拖了出来。

就地实施抢救,卫生员指挥众战士把4人抬到通风处,以冷水泼浇脸面,片刻,郭天唯第一个苏醒,马上用绳子绑住。接着,白如彪和连寻彰也醒了过来,也上了绑。陈侃凤是最后醒来的,睁开眼睛就叫着“苏大远”。众人不知“苏大远”是何人,都不作声。陈侃凤撑着坐起来,转眼一看被绑成一个端阳粽的郭天唯,马上扑过去,抱着神枪大盗伤心地哭泣起来,一边哭一边叫着“大远”。

南鸣秋等侦查员看得简直懵了,寻思这神枪大盗不是叫郭天唯吗,怎么又有了一个“苏大远”的名字?这大车店女老板又怎么会把神枪大盗当亲人似的又抱又哭的如此折腾?还没想明白时,陈侃凤忽然眼泪滂沱地看着四周围住他们的战士,用下命令的口气道:“绳子呢?把我也绑起来!和他绑在一道!”

侦查员麻志清上前:“陈老板,这是怎么回事?”

陈侃凤说:“怎么回事会告诉你们的,现在,你们先把我绑上,和他绑在一起!”

“这……”

“如果不打算绑我,那要么把他松绑。”

“这不可能,此人是杀人凶手,重大犯罪分子。”

“不绑我,那我就撞死!”话音未落,陈侃凤忽地一跃而起,4个战士迅即拦她,被她以太极拳借力打力的功夫闪电似地掀翻。幸亏南鸣秋和张排长眼疾手快,跟着出手,才算终于将其揪住。

南鸣秋摇了摇头,仍是一脸的不解,但还是下令:“绳子呢?给陈老板上绑。”

陈侃凤听了马上停止反抗,坐在地上,乖乖地把双手反背于后面,让战士给她上绑。

一旁的神枪大盗郭天唯大声道:“好!好样的!没丢老陈家的脸!”

张排长大怒:“他妈的!没你开口的份,给我闭嘴!”

一个大个子战士叫着先前死于郭天唯枪下的烈士的名字,撩手打了郭天唯一个耳光,哪知,他的手还没有完全收缩回来时,陈侃凤闪电似地飞出了一脚将其绊倒。懂武术的南鸣秋看出这一脚还算是留了情的,否则冲裆部来一下当场要了他的命也难说。这下,南鸣秋就更加弄不懂了:陈侃凤跟郭天唯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这个问题,直到把被捕者押送到银川市军管会公安部经过一番讯问后,方才弄清楚——

神枪大盗郭天唯,原名苏大远,山西闻喜人,出身一个开中药铺子的商人家庭。大约20年前,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其父苏希仙从邻县收账后徒步返回时迷了路,夜宿一荒庙时与正好也在庙里燃火取暖的一个河南汉子相识,两人在火堆旁饮酒畅谈,竟然一见如故,聊得极为投机。半夜,有几个外出打劫没有收获的强盗路过荒庙,见这两个夜宿者带着简单的行李,看衣着却不是贫穷之人,料想有些油水的,便企图作案。哪知,这个河南汉子的功夫了得,只身一人以徒手对付4条手执兵器的彪形大汉,眨眼间就把他们悉数击翻,狼狈而逃。

这个河南汉子,就是陈侃凤的父亲陈子仙,他是外出访友途经闻喜的。当下,苏希仙拜谢了陈子仙,两人互道姓名,发现各自的名字里都有一个“仙”字,便认为这次雪夜荒庙相遇乃是天意,于是便决定结拜兄弟。苏希仙为兄,陈子仙为弟。两人又聊到各自家庭情况,因为有了一层相见恨晚的情感,便决定把苏希仙的儿子苏大远和陈子仙的女儿陈侃凤撮合一起,日后结为夫妻。

之后,陈子仙和苏希仙常有书信来往,也曾见过数次面,但苏大远和陈侃凤却从未碰过面,不过双方家里包括两人本人都知道已有这个婚妁之约。这种情况在当时算不上稀罕,每个地方都能找到一大把相同的例子。苏、陈两家原本约定在1937年底给苏大远和陈侃凤成亲的,但婚事尚未准备时,抗日战争就爆发了,陈子仙应国军第15军之约,前往担任国术教官,而苏大远作为热血青年,也毅然参加了国军,效力战场,于是此事只好暂时搁下。

如果不是中条山的原因,这对青年的人生道路也许不会是后来的这个样子。中条山位于山西南部、黄河北岸,呈东北西南走向,东北高西南低,横向170公里,纵深50公里,最高峰为海拔2321米的垣曲历山舜王坪,山脉平均海拔1249米。中条山,西起晋南永济与陕西相望,东迄豫北济源、孟县同太行山相连,北靠素有“山西粮仓”美誉的运城盆地,南濒一泻千里的滚滚黄河。境内沟壑纵横,山峦起伏,关隘重叠,矿藏丰富。中条山,与太行、吕梁、太岳3山互为犄角,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随着山西各主要关隘的相继失守,中条山的战略地位愈加重要。对中方来说,占之,即可以此为根据地,瞰制豫北、晋南,屏蔽洛阳、潼关。进能扰乱敌后,牵制日军兵力;退可凭险据守,积极防御,配合整个抗日战场。就日方而言,得之,即占据了南进北侵的重要“桥头堡”,既可渡河南下,问津陇海,侵夺中原;又可北上与其在山西的主要占领地相连接,解除心腹之患,改善华北占领区的治安状况。所以,中条山地区被视为抗日战争时期“关系国家安危之要地”。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日本侵略军在1938年至1941年间,先后13次对中条山地区发动进攻,苏家所处的闻喜和陈家所在的孟县正是属于中条山地区,所遭受的战火损失可想而知。苏、陈两家还因此而中断了信息联系,甚至互相还不知生死。1941年之夏,侵华日军华北部队10万人出动,从东、西、北三个方向对中条山发起进攻,此役历时一个多月,最后以中国方面败北而结束,这就是现代战争史上著名的“中条山战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