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4部分 “神枪大盗谋刺杨得志将军案”侦查始末 “神枪大盗谋刺杨得志将军

东方明侦破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URL]   紧急案情分析会议随即举行,众人首先企图试着分析陈侃凤出走的原因,但这不是写小说,可以让人任意编造,所以分析着就无法进行下去了。   专案组长南鸣秋说如果我们把精力耗费在这上面,只怕折腾到天亮也没有一个结果,也许还会把人的脑子越弄越糊涂,还是商量一个解决的办法吧。于是大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紧急案情分析会议随即举行,众人首先企图试着分析陈侃凤出走的原因,但这不是写小说,可以让人任意编造,所以分析着就无法进行下去了。

专案组长南鸣秋说如果我们把精力耗费在这上面,只怕折腾到天亮也没有一个结果,也许还会把人的脑子越弄越糊涂,还是商量一个解决的办法吧。于是大家开始议论下一步的侦查应当从哪里着手进行下去,最后一致得出结论:看来只有去动一动永贤庄的牛大户牛得水那主儿了。

白天调来准备协助行动的那一个排的解放军还在专案组手里,这天晚上就驻扎在“双阳大车店”附近的那所小学里,于是就通知他们配合行动。半个多小时后,永贤庄已经被部队神不知鬼不觉地悄然包围,南鸣秋带着几个侦查员越墙潜入了牛得水的宅院,很快就控制了牛得水以及全家。

南鸣秋代表银川市军管会向牛得水宣布:因涉嫌勾结国民党特务搞破坏活动,立即逮捕!其家人暂时圈禁,不准自由行动,宅院进行搜查。

搜查时,对牛得水的讯问也在同时进行。原以为要费一番周折方能获取牛得水的口供,哪知这主儿一上来就乖乖道出了情况——

牛得水的大儿子牛福明,是马家军第11军的一个团长,宁夏战役中被解放军击毙。牛得水最初并不知晓这个消息,直到9月23日银川解放的次日,才从匆匆逃来请求避难的白某白如彪、连某连寻彰口中得知。白如彪以前曾是牛福明的下属,牛福明当营长时白如彪是其手下的一个连长,后来白如彪被调往马鸿逵的直属情报队当了一名组长。马鸿逵的直属情报队在马家军中很有影响,因为其职能中的很大一个方面就是监督马家军各部队的情况,一直可以监视到各部队的正官,因此被人称为“马氏军统”。牛福明本与白如彪关系不错,在得知白如彪被调任情报队担任组长的消息后,为了拉拢白如彪,就提议跟他结为异姓兄弟。当时,牛福明的部队正好驻扎在银川郊区,于是结拜仪式就在永贤庄家里举行。白如彪小牛福明七岁,就成了牛福明的小弟,当时也拜见了牛得水夫妇。因此,牛得水对于白如彪自有一份特殊感情。此刻,当白如彪送来牛福明阵亡的消息,并且要求和同伴连寻彰暂时在牛家宅院避避风头时,牛得水自无二话,一口答应。

最初几天,白、连两人待在牛家足不出户,闷得慌了也不过就在院子里散步。到了大约9月28日,两人才开始外出活动,牛得水不知他们去了哪里,反正都是早出晚归。只有9月30日那天两人没有回来,次日牛得水正担心他们是否出了什么事时,两人平安无事地回来了。但当晚就又出去了,次日白如彪返回永贤庄,对牛得水说要一辆马车,牛得水满足了他的要求。当晚,白如彪和连寻彰一起回来了,马车还载回了一位被称为“郭先生”的男子。这位郭先生的脚扭伤了,难以行走,是让车夫背进屋里的。白如彪对牛得水说,郭先生是他的好友,不慎扭伤了脚踝骨,需要暂时在牛家养伤。牛得水自然点头,让人殷勤款待,还向白如彪介绍说可以请南门外“双阳大车店”老板陈侃凤疗伤,肯定有效。这样,白如彪夜访大车店求医,次日让连寻彰从陈侃凤那里取来了伤药。由于药效似不特别明显,又悄然请来陈侃凤推拿了一次。

陈侃凤离开后不久,天色已明,白如彪在连寻彰送陈侃凤回大车店返回后,不知怎么的忽然说要离开永贤庄两三天,去附近哪个隐蔽地方避避风头。他征求牛得水的意见说您老看去哪里比较合适。牛得水想了想,说要么去3里地外的他家那个已被废弃的砖窑,那里还有他家的十几亩瓜地,每年夏天派去看瓜的人就住在废窑里,所以还放着一些简单的炊具什么的,只要带上被褥、粮食等吃食就行。白如彪说行,于是就让牛得水派了辆马车把他们3人载了过去。

昨天傍晚,前天晚上那个秘密接来推拿的大车店女老板忽然登门。牛得水是知道她是被蒙着眼睛接来的,当下见了便有些奇怪,问陈老板你怎么知道昨晚你到了我家呢。陈侃凤说我自小习练辨认方位奇术,这点方位还不能识别的话,我还能在这地面上混这么些年头吗?牛得水也听说过陈侃凤的叔父是马家军的国术教头,还精通周易什么的,深受马鸿逵信任,当下便信以为真,并不生疑心。陈侃凤说明了她的来意:还需要给郭先生治疗一次,免得在江湖上落个“唯利是图,半途而废”的坏名声。牛得水信以为真,于是就派人把她送往废窑去了。

送去的人返回后对牛得水说,那边白如彪他们对于陈侃凤的到来像是很欢迎的样子,牛得水寻思这就没事了,反正即使有事白如彪他们也会处理的。所以,当“双阳大车店”伙计前来询问陈侃凤的下落时,他就很肯定地打了保票。至于陈侃凤去了废窑那边后发生了什么事,他就一点也不清楚了。

南鸣秋听了牛得水的这番口供,寻思看来得马上采取行动了,否则一旦牛得水被捕的消息泄漏出去,那边躲在废窑里的那3个家伙还不是立马就开溜。反正上级已经授权他指挥那一个排的兵力了,他也不必另外请示,说行动就行动吧。于是,南鸣秋就请来带队的张排长,说了行动意图,让布置下去。他特别指出了需要加以注意的一点:举报人陈侃凤可能也在废窑里,必须绝对保证此人的安全。

兵贵神速,于是立刻行动。部队由牛得水带路,悄然扑向3里外的废窑,四下里团团包围,没有发出一丁点儿的声响。南鸣秋和侦查员王必庭、党大旺、麻志清以及张排长指派的两个战斗骨干,押着牛得水来到废窑门前,各自隐蔽后,示意牛得水上前叫门。

牛得水战战兢兢地来到窑门口,轻轻叩着木门:“ 开门!开门!”

里面传出郭天唯的声音:“ 哪个?”

“郭先生,是我——老牛啊!”

“老牛,你不是已经‘老掉’了吗?”

“呵呵,郭先生您开玩笑哩,我……”

一声枪响,牛得水倒地而亡。废窑里传出郭天唯的冷笑:“嘿嘿!外面的主儿听着,老子有‘千里听’神功,早就知道你们往这边来了,还听出你们一共来了40来号人马。嘿嘿,不瞒你们说,若是老子有兴,这点人马还不够填我的牙缝哩!‘神枪大盗’的威名你们总听说过吧?”

“嚣张!”南鸣秋嘀咕了一声,随即提高了嗓音,“ 郭天唯你听着,你先把双阳大车店老板陈侃凤交出来!”

哪知里面马上传出了陈侃凤清脆的嗓音:“是南先生吧?你不必为我担心,我是自愿前来投奔郭先生的。你们若是为我而动兵,那就请退兵吧。这边我已经跟郭先生谈妥了,他放弃行刺杨司令的那笔买卖,我们马上离开银川,离开宁夏。白先生、连先生你们说是吗?”

那二位马上附和:“对!对!对!请南先生网开一面,我们退出宁夏。”

南鸣秋说:“好啊,那你们出来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