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4部分 “神枪大盗谋刺杨得志将军案”侦查始末 “神枪大盗谋刺杨得志将军

东方明侦破 收藏 0 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侦查员王必庭、党大旺、麻志清3人前往解放军第19兵团“国民党溃散军政人员集训大队”调查,这个集训大队当时集中了在宁夏战役中溃逃在银川地区的国民党军官兵和地方政权官大约1800多人。这些人员被集中起来,由解放军予以看管,给予和解放军相同的生活待遇,统一作息时间,接受政治教育,登记各自身份,交代个人历史,揭发他人问题。到10月2日时,这个集训大队才开张了5天,但已经完成了人员登记和分班,王必庭等3人登门,就能够按照花名册查看最基本的情况了。这些情况包括:姓名、年龄、籍贯、身份、党派和曾经从事过的职业(含担任过什么职务)。

侦查员的思路是,举报信上说刺客有两个特点,一是“受某方指使”企图实施行刺;二是“枪法很准”。“某方”,显然指的是中共的敌对方,那就是国民党特务机构或者业已败逃的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公署长官马鸿逵,所以,从已经登记的集训人员中寻找跟国民党特务系统或者马鸿逵有关系的,或许就能提供线索。此外,这些集训人员中显然也有“枪法很准”的官兵,也许他们对于同为“神枪手”的昔日同僚存有特别记忆,提供出来可能就是刺客。

王必庭等3人循着这个线索在花名册上找到了37名可能的知情人,这些人员都是曾在国民党保密局、中统局特务系统、或者马鸿逵手下供过职而又具有一手好枪法的角色。侦查员分别找他们个别谈话,要求他们回忆以前的熟人中是否有符合上述两条件的。如此折腾了大半天,获得了50多个姓名。

再说另一路侦查员的调查情况,那是组长南鸣秋和侦查员小许,他们去了银川邮局。

这里需要说一下那封举报信的信纸、信封情况:信纸有点怪,是用只有两指宽的毛边纸代替的,拿在手里就像展开了一根软软的薄布条;信封是旧牛皮纸糊制的,没有贴邮票,奇怪的是邮局就在空白处盖了一枚邮戳后免费送达了。

邮局当时属于军管对象,进驻了两位军代表,南鸣秋和小许过去后就去找了他们。军代表不管业务,于是就请来了一位负责人。在这位负责人的协助下,侦查员弄清了举报信的邮寄情况:这封信是在邮局门口的邮箱里开出来的,按照以往的惯例,没有落款无法退回的未贴邮票信函,是应该投递的,但必须向收信人收取同等邮资。但邮局工作人员见这封信的收信人是解放军第19兵团司令员杨得志,就没有按照惯例办事,盖上邮戳后放在其他寄往第19兵团司令部的信函里一起送了过去。

那么,邮局是否可以判断寄信人是哪个范围的?邮局方面介绍情况的人报以无奈的苦笑。

这样,当两路侦查员返回临时办公点会合调查情况后一核计,就发现侦查的难度了:第一路虽然获得了50多个符合刺客条件的名单,可是提供者根本不知道这些人目前身处何处?死了还是活着?少数说得出下落的,也是缺乏可操作性,不是已经逃离宁夏,就是早已去了台湾。而第二路对于邮局的调查,那简直就是等同于没有调查一样了。

专案组长南鸣秋这时才算意识到这件事似乎是有些难度的,于是就说让我们从这封信件的内容来分析,从中判断写信者的情况。

举报信件是用铅笔写的,从笔迹看,写信人的文化程度大约在小学五六年级左右,而从行文语气判断,这个具有小学文化水平的写信人是有一定的社会经验的,所以估计年龄可能在30岁上下。再看信纸、信封,用的是狭长的毛边纸和旧的牛皮纸,这说明写信者的手头平时没有现成的信纸信封,这会儿写举报信了就临时就地取材解决了信纸信封问题。

侦查员党大旺一边听其他人作着分析,一边把信封捏成椭圆形往里察看,发现另一头底部重叠处的封口粘合处似乎有字迹,南鸣秋一听就让把信封拆开。小许以前在国民党兰州市警察局时曾经干过邮检员,这件事非他莫属了。当下小心翼翼地拆开,一看,显露出来的是3个被裁去了一半的红色铅印字体:一二八。当时的文字,书写和印刷习惯都是竖排的,所以这3个数字虽然已经被裁去了一半,但还是能够辨认出来。

一二八?这是什么意思?专案组长稍一凝神就想出来了:“看来这是国民党第128军司令部或者下辖哪个师、团司令部的信封了,这个写举报信的人把收到的第128军方面的信封废物利用了一下。”

侦查员顿时兴奋起来:那就是说,写信者是具有曾经收到过国军第128军方面信函的条件的人,循着这条线索进行调查,或许就有收获哇!

于是,南鸣秋就叫上小许和王必庭两人,再次拜访邮局。

这一拜访,就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对象冒出来了。

这里有必要先说一下国军第128军的情况,该军属于马鸿逵的宁夏兵团,是所谓“马家军”的主力。从1947年3月开始,该军就积极参加蒋介石发动的内战,先是对陕北解放区的三边地区发动进攻,后又支援榆林、绥远受到解放军攻击的国军,直到西安被解放军攻占后,方才撤到甘肃平凉。1949年7月30日,解放军解放平凉,国军第128军奉命退往瓦亭、三关口扼守,但随即被解放军迅速突破。宁夏兵团企图凭借青铜峡天险进行顽抗,第128军又至金积县踞守,最后除部分官兵投诚外被解放军全歼。

国军第128军两年多时间里一直在银川地区之外积极打内战,按说跟银川方面的公私函件应该是比较多的。可是,据邮局方面介绍,在他们的记忆中,经他们之手处理过的国民党第128军寄往银川的信函并不多。为什么呢?这是因为这个军的官兵几乎都不是银川当地人,他们即使要跟家属通信,也不会寄到银川来转,这是私函方面的。还有公函方面的,该军通常也不往银川寄发,因为马鸿逵虽然长期待在银川,但第128军跟他没有直接联系,在该军和马鸿逵之间还有着宁夏兵团司令长官马鸿逵之子马敦静,公事不可能绕过马敦静而直接向马鸿逵请示的。鉴于上述原因,经邮局的邮件分拣人员之手进入银川市的来自国军第128军的信函就寥寥无几了。

因为寥寥无几,所以当侦查员一问到这点时,邮局的一位分拣员就说出了一个基本上每月都会收到一二封来自国军第128军司令部信函的用户——马清臻。

侦查员于是马上设法了解马清臻的情况:这是一个50多岁的商人,回族,其子马一成是国军第128军司令部的少校参谋,不久前参加了由该军副军长组织的“金积投诚”,毅然放下武器,投向人民解放军的营垒,目前正在参加集中学习,准备接受解放军的整编。马清臻本人世代居住银川,从其祖父开始就以经营中药材谋生,生意做得不算大,其经济状况在银川属于中产阶级。其性格豪爽,正直仗义,乐善好施,在当地老百姓中口碑不错。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