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3部分 前门大街的枪声 前门大街的枪声(10)

东方明侦破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URL]   余公图对此没有任何思想准备,一下子愣住了,但他知道当年军统局的规矩,接受任务时如表示拒绝,是没有什么“做思想工作”之类的说法的,直接让你消失就是了,后来的保密局在这方面做得那就更加绝了,因此,他只有点头接受任务的选择。   这样,当天余公图在接受那两位不速之客两个小时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余公图对此没有任何思想准备,一下子愣住了,但他知道当年军统局的规矩,接受任务时如表示拒绝,是没有什么“做思想工作”之类的说法的,直接让你消失就是了,后来的保密局在这方面做得那就更加绝了,因此,他只有点头接受任务的选择。

这样,当天余公图在接受那两位不速之客两个小时的如何执行使命的谈话之后,就被送上了珠江口上的一条海轮,次日驶往天津。抵达后有人通知他下船,给了他那口装着武器的旅行皮箱,他的噩梦般的行程就开始了。

余公图抵达北平后,根据那两个保密局高官预先给他的指令,下榻于崇文门那边的“好世界饭店”,由于事情突然,他还没来得及理清思路,因此也没有去察看过现场什么的。

审讯结束后,李国祥说余公图肯定隐藏着问题,我们得分析一下,于是就叫来了侦查一队正副队长曹纯之和成润之,5人聚在一起对余公图案作了以下分析——

以余公图的特工实践经历和实战技能,他并不具备执行如此重大行动使命的能力和资格;

余公图从接受任务到出发只有短短数小时,这不符合保密局对于执行重大使命的特务所一贯的规矩;

指定其抵达北平后下榻于“好世界饭店”这一点,疑点最大。因为如果指定下榻地点的话,应当向余公图交代清楚规定住宿点的原因,通常是会得到安全或者情报方面的帮助。但是,余公图并没有得到这方面的说明,也没有给他可以主动联络的潜伏于北平的保密局“内线”关系,这就只有一个解释了:为了随时掌握余公图的藏身之地。为什么要随时掌握这个藏身之地?很有可能是在适当的时候让我公安部门获得这一消息,好将余公图拿下。此举显然是保密局的特工专家设下的一个圈套,好借此蒙蔽我公安部门:台湾刺客已经落网,对于该案的侦查可以结束了。

李国祥等人经过以上分析,最后得出结论:余公图,不过是台湾保密局的一张挡箭牌,是为了掩护真正的刺客。

真正的刺客在哪里?那就需要侦查员去查访了。

此后,侦查一队、四队全部出动,除了落实“七一集会”的普通保卫措施外,全部精力都集中在查访台湾刺客上。但是,两天下来却毫无收获。主持该项工作的公安部李国祥处长着急了,当天晚上9时许正给侦查一队队长曹纯之打电话说要去一队的指挥所——前门楼上看看时,副队长成润之接到了一个电话,从而获得了一条线索。

这条线索,还要从应邀前来北平出席“七一集会”的香港富商黄震遐说起。黄震遐于前天傍晚抵达北平后,大会秘书处接待组根据预先的安排,请他下榻于专供这次会议代表居住的前门饭店,他的堂侄子黄理援陪同入住。

黄理援离开香港也有数日了,一直思念着他那女友彭淑璎,他抵达天津作短暂停留时,曾匆匆给彭淑璎写过一封信。现在到了北平,就又想写信了。但他还没动笔时,却突然接到了彭淑璎的电话。黄理援一阵惊喜,以为彭淑璎是从香港打来的国际长途电话,那当儿通信设备落后,在北平能够接到一个来自香港的电话那可是一桩事儿了。出乎意料的更大惊喜紧接着就出现了,彭淑璎说她在北平!

这样,黄理援就坐不住了,马上邀请彭淑璎到前门饭店来坐坐。放下电话,黄理援马上去正在对面房间跟老友聚谈的黄震遐说,他的女友小彭正好也来北平了,他请她过来坐坐,请伯伯签一纸会客单子。根据大会秘书处规定,为保护入住客人的人身安全,如有访客,必须经被访者本人亲笔签署的会客单方可准许进入饭店。因此,黄理援得向伯父拿一张会客单。

不一会儿,彭淑璎来到了前门饭店,黄理援把她领到了饭店内的茶座,首先当然要问她怎么来北平了。彭淑璎说她因为思念黄理援,正好她帮佣的那户人家要派人前往北平亲戚家送一些东西,听她说男友黄理援也去了北平,就说那就派你去吧,这样她就过来了。到达北平后,下榻于东四区的一家旅馆,然后去送东西,顺便打听参加“七一集会”的客人住在哪个饭店,她想去看看男友。那户人家是北平的名门望族,知道的事情很多,告诉她说北平高级饭店有什么什么几家,你说的从香港来的客人,那多半是被安排在前门饭店下榻了。于是她就往这边打电话了。

两人说了一会儿,彭淑璎提出要去拜见一下黄震遐,说这正好是一个机会,否则在香港的话她几时才能登门拜见?而在香港社会的其他场合,以她那佣人身份那肯定是不适合见面的,而且对于老人也是一种不尊重。黄理援觉得彭淑璎说得似有道理,于是就往房间打电话说了彭淑璎的这个心愿。黄震遐当然没有往其他方面去想,反而很开心的,说这真是一个缘份了,那就带她上来吧。这样,彭淑璎就跟着黄理援上了黄震遐居住的那个房间,待了十几分钟就离开了,黄震遐对她的印象倒还不错。

这是下午的事,到了晚上,彭淑璎又过来了,是因为发现黄震遐老先生的那副老花镜不慎打碎了,是用胶布粘住了勉强使用的,就按照度数去配了一副,特地送过来。这天晚上东道主没有什么活动安排,但黄震遐临时接受几位昔日老友之约,出去观赏北平夜景了,他的堂侄黄理援作为贴身保镖,自然一起出去了。这样,彭淑璎就扑了个空。她向饭店服务人员提出是否可以在饭店里等候黄老先生回来。这个要求倘在平时应当是没有问题的,但此刻接待的是重要客人,服务员就不敢作主,悄悄问了北平市公安局安排在饭店的特卫组。特卫组的意思是请来访者留下送来的老花镜,写一纸条子,人就可以离开饭店了。

特卫组是由以北平市公安局公安总队的便衣警察为主组成的,这些人都是机警过人的角色。彭淑璎白天来访时,就已经纳入了他们的视线,此刻又来了一趟,这就引起了他们的注意。服务员把彭淑璎打发走后,两名特卫人员就把服务台领班叫去了解情况了。可能他们觉得有点异样,就决定向黄震遐的随侍黄理援了解一下彭淑璎的情况。

这样,当黄理援陪侍黄震遐游览过北平夜景返回前门饭店的时候,就接到总服务台的电话,说有人找他,请他去楼下大堂一趟。黄理援下去后才知道是便衣警察向他了解彭淑璎的情况,于是就说彭淑璎是他的女友,这次是怎么怎么到北平来的。便衣警察一听,就觉得这事儿似乎过于巧合了,怎么你黄理援前脚来北平,她一个替人帮佣的女子后脚也遇到了一个来北平的机会?于是,人家就要多问一句了:你俩是什么时候认识?是怎么认识的?黄理援回答后,便衣警察也没有再问下去,只是叮嘱他此事不要对彭淑璎说起。然后,那两位便衣警察就向特卫组长汇报了此事。特卫组长于是马上向设在前门楼上的市局侦查一队指挥所打电话报告此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