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3部分 前门大街的枪声 前门大街的枪声(8)

东方明侦破 收藏 0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URL]   余公图随即被来人的那辆轿车带往台北市内的一个宾馆里,在那里,来人向他出示了毛人凤的手谕:着余公图同志速来局本部!手谕看过后当场就焚毁了,来人从随车带来的皮箱里拿出西服、皮鞋请余公图换上,最后又让他戴上了一个黑色头套,将整个头部一直到脖颈全都蒙了个严严实实,只留一双眼睛。然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余公图随即被来人的那辆轿车带往台北市内的一个宾馆里,在那里,来人向他出示了毛人凤的手谕:着余公图同志速来局本部!手谕看过后当场就焚毁了,来人从随车带来的皮箱里拿出西服、皮鞋请余公图换上,最后又让他戴上了一个黑色头套,将整个头部一直到脖颈全都蒙了个严严实实,只留一双眼睛。然后,他被重新带上那辆轿车,离开宾馆直接驶往保密局本部机关。

余公图根据以往晋见戴笠时的经验,以为到达之后必得等候一段时间,心里已经做了这样的准备。但出乎意料的是,他所乘坐的轿车在毛人凤的那幢两层办公楼内的院子里停下后,直接被领进了一楼的一个会客室。他刚坐下,被告知可以自己动手取下头套时,毛人凤已经快步走进来了。

毛人凤接见余公图的时间只有5分钟,主要是简单询问了余公图的近况,然后就说要派他前往大陆执行一桩特别使命——行刺中共领袖毛泽东以及以下重要人物刘少奇、周恩来、朱德、任弼时等人,这中共五大书记中只要有一人被暗杀,那就算是完成了此次使命,保密局将发赏金80两黄金;被刺对象负伤未殒命的,也发给50两黄金;开枪但没有击中目标的,则发10两黄金。完成使命返回台湾后,余公图将被晋升少将军衔,并出任相应的实职,以后永远不必再往大陆执行任务。万一出事,如若牺牲,余公图在台湾的家眷都会领到优厚的抚恤金并永久享受阵亡烈士家属的法定待遇;如若被捕,台湾方面将通过各种途径积极予以营救,家眷照样能领取优厚的补偿金,前提是余公图必须严守机密。

临末了儿,毛人凤问余公图是否愿意接受此项特别使命。余公图马上回答:愿意!

毛人凤说,值此危难时刻,余公图同志你能挺身而出,临危受命,慷慨出阵,我代表党国和蒋总裁向你表示感谢!那就这样吧,具体相关事宜将由我委派的其他人向你交代。

余公图随即又换了另一套服装,重新戴上头套,换乘一辆中吉普离开了保密局本部机关。这回去了台北草山畔的一个日本式别墅,那里,有3名特工专家等候着他。他们和他一起待了几个小时,听他们介绍了北平目前的社会形势以及中共领袖的活动规律、警卫情况等等,然后是在地图上指点了此次中共领袖从香山到中南海再到会场先农坛的路线,选定了几个经过反复研究后确定了的最佳位置,让余公图抵达北平后到现场去实地察看,决定究竟在何处下手行刺。至于到时候具体如何下手,那余公图有权根据实际情况自行决定。

特工专家离开后,余公图在草山别墅休息了一夜,就被唤起送往机场,由一架军用飞机载往还在国民党控制下的广州。一下飞机立刻被等候在那里的一辆汽车送上了停泊于珠江大桥附近的一条汽艇。汽艇载着他到了外海,转移到一艘预先等候在那里的挂着苏联国旗的海轮上。3天后,这条海轮抵达天津,余公图的行程就算结束了。他上岸后,从天津坐火车到了北平。从抵达北平到被捕时间,正好是24小时。

审讯结束后,牛贵荣立刻往公安部打电话,向李国祥汇报了讯问情况。李国祥之前已经接到捕获余公图的报告了,此刻听了牛贵荣的汇报后说同志们辛苦了,你们为保卫这次重要会议立下了大功,我考虑一下,看如何向部领导报告。

几分钟后,李国祥打来电话,说让侦查四队马上把余公图的口供笔录送到他那里去,他要看一看。

李国祥这一看,竟然从中发现了问题!

牛贵荣这边接到李国祥的电话后,当即派人把讯问余公图的笔录原封不动地送到了公安部李国祥的办公室。

李国祥很仔细地看了这份笔录,给牛贵荣打了第二个电话,问那个被捕的保密局特务现在关押在何处,牛贵荣说现在还暂时羁押在市局这边,准备一会儿移押市看守所。李国祥说暂时不必移押,我这就过去,需要当面问他几个问题,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牛贵荣于是便知道部里对于余公图的口供产生了怀疑,便马上通知正准备出去的副队长何汉华,让他留下和自己一起陪同李国祥处长再次讯问余公图。

不一会儿,李国祥赶到了北平市公安局,他带来了一位助手,就和牛贵荣、何汉华4人一起提审余公图。牛、何两个不知道李国祥要向余公图提什么问题,当然不便插嘴,做好了从头到尾陪坐的准备。李国祥的助手受命担任记录,所以也不吭声,这样,这次讯问就由李国祥一个人唱独角戏了。

李国祥一开始就掏出香烟,每人发了一支,也给了余公图一支,说我先作个自我介绍,我姓李,中共中央公安部政治保卫局处长,余公图,听说你烟瘾很大,可以考虑适当给你提供一点儿方便,不过你得老老实实交代问题,这与最后如何处置你也是有着密切的关系的,你要想清楚了。现在,我有几个问题需要你老实回答——

“你是什么时候离开大陆去台湾的?”

“哦!是去年12月19日。”

“怎么过去的?”

“我于去年12月15日下午3时忽然接到保密局的通知,让携上家眷立即离开南京前往广州。之前保密局已经派人跟我谈过话,说根据局里的安排,我已经被列入前往台湾工作的名单,需要携带家眷一起过去的,让我们全家立即做好准备。因此,这时我们已经做好了迁移的准备工作,行李什么的都已经打好了。所以,保密局的电话打来以后,我就让他们派车过来。半小时后,来了一辆卡车,把我们全家4口送往南京明故宫机场,我们上了一架由美国飞行员驾驶的运输机,飞到了广州。由保密局广州站派来的一位副官把我们接送宪兵营房,在那里住了3天,到第四天就把我们送到珠江边上了一艘汽船,开到沙面那里,上了一艘军舰,就这样离开广州去了台湾基隆。”

“你还记得你们所乘的那条军舰的舰名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