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3部分 前门大街的枪声 前门大街的枪声(7)

东方明侦破 收藏 0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URL]   这样,就要考虑如何抓获此人了。两人继续进行分析:从那人的穿着上来看,白衬衫和玄色真丝裤子并不是出门时应该穿的正装,倒像是晚饭后到外面附近散步时的随便穿着;另外,张跃辉还留意到此人的头发是湿漉漉的,这说明这人刚刚洗过头。为什么洗头?一个可能是刚刚理过发,另一个可能是没有理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这样,就要考虑如何抓获此人了。两人继续进行分析:从那人的穿着上来看,白衬衫和玄色真丝裤子并不是出门时应该穿的正装,倒像是晚饭后到外面附近散步时的随便穿着;另外,张跃辉还留意到此人的头发是湿漉漉的,这说明这人刚刚洗过头。为什么洗头?一个可能是刚刚理过发,另一个可能是没有理发,而是刚刚洗过澡。

于是,牛贵荣、何汉华就决定马上派侦查员前往崇文门“通源旅社”周围去查看是否有理发铺子和澡堂。

一会儿,派去的侦查员从崇文门那边打来电话报告说,“通源旅社”附近没有澡堂,有两家理发店铺,不过晚上都是不营业的。

牛贵荣稍一沉思:“除了‘通源’,还有其他旅馆吗?”

“在离‘通源’大约300米处有一家‘好世界饭店’。”

牛贵荣对何汉华说:“如此看来,那个军统教官下榻于‘好世界饭店’的可能性比较大,他那湿漉漉的头发,是在房间里洗了澡后形成的,洗过澡后感觉到有点闷热,就出来散步了。”

何汉华说:“对!我马上带人去查看。”

“不!我们侦查队的人这当儿不宜公开露面执行这种使命。你给崇文分局打个电话,让他们派治安科同志以查治安为名前往‘好世界饭店’查看。如果发现那样一个人,二话不说先拿下再说。一旦抓到人,不要讯问,立刻押送到市局来!”

牛贵荣的判断是准确的,崇文分局派去的治安警察果然在“好世界饭店”3楼的一个客房里发现了那个军统教官,出其不意将其拿下了,随即押解北平市公安局。随同被捕者一起带往市局的,还有一个旅行皮箱,内有人民币1000万元(旧币)、手枪两支、子弹60发、小型高性能带杀伤力的烟雾炸弹两颗、烈性定时炸弹两枚、伪造的假证件、空白介绍信3份。

牛贵荣、何汉华亲自主持了对被捕者的讯问,对方供称自己名叫余公图,确实是军统特工,上校军衔,1946年4月至1948年9月曾担任过军统局和改组后的保密局特工训练班行动术教官。说到这里,余公图说自己烟瘾大,是否能给他支香烟抽抽。侦查员满足了他的要求。

余公图抽完一支烟后,对自己的真实身份、经历和使命作了供述——

余公图,36岁,湖南岳阳人,出身一个中医家庭,祖上数代都精通中医伤科治疗,开堂问诊,在当地口碑不错。那时候的中医伤科郎中,都是习练武术的。余公图出身于这样一个家庭,自幼就跟着长辈练几手拳脚和吐纳之术。他的父亲原本是准备让他子承父业也当一名伤科郎中的,但他对此行却并无多大兴趣,19岁那年应当地一所初中之邀当了体育老师。

体育老师当了几年,抗日战争爆发了,国民政府号召全体青年踊跃参军,上前线打日本人。余公图自认为也是一名热血青年,便放弃教师职业,报名参军。当时由戴笠执掌的“蓝衣社”,即正式名称叫做“复兴社特务处”的那个特务机构正改为“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简称“军统局”),正招兵买马大肆扩张。戴笠往各地招兵站都派出了人员,规定凡是报名者中具备适合培养成特工的,一律优先让给军统局。这样,驻守在岳阳这边招兵站的军统人员一看到余公图的简历,顿时大感兴趣:初中毕业,自幼习武,中学体育老师,且出身中医伤科世家,自然也懂得些治伤,这可是一个优秀人才啊!

于是,就这样,余公图这个优秀人才就被军统局招收进去了,随即就去了特工训练班接受特工训练,学的是行动术,即暗杀、绑架、爆炸、纵火那一套暴力技能。余公图有武术基础,脑子也还好使,所以学得很好,多次受到包括沈醉在内的特务教官的表扬。从特训班毕业后,余公图被分配到了军统局行动处,曾经参加过1938年12月赴越南河内暗杀汪精卫的特别行动。

戴笠当时对特训班首期毕业的特务学员很是关注,特地让人设立了这些特务的专门档案和工作业绩记录,他每月再忙也必亲自查阅,有机会时还会随机找这些特务聊聊。一次,余公图从前线返回重庆军统局本部准备接受新的使命时,戴笠正好有空,就把他召到办公室去谈话,中间还同他一起吃了顿工作餐。

可能这次谈话给戴笠留下了比较好的印象,正好次日戴笠的好友胡宗南从驻地发来电报请戴笠代为物色适宜于为军队培训侦察人员的人才。戴笠于是想到了余公图,寻思这人学的是行动术,又是教师出身,手上既拿得出行动方面的活儿,嘴上又说得出应当如何如何学习,这应该是一个比较合适的人才。尽管这样的人才对于军统局来说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但凭着戴笠跟胡宗南的那份亲密关系,这回也就只得忍痛割爱了。于是,就这样,余公图被戴笠调往胡宗南手下,当了直接由军部领导的“侦察兵教导大队”少校教官。

余公图在胡宗南部队一直待到抗日战争胜利,才戴着陆军中校军衔离开,返回军统局。他去见戴笠时,戴笠很高兴,说胡宗南几次提到余公图说是一个不错的教官。戴笠见余公图是中校,便说军统首期特训班毕业的学员,只要没有犯过错误的,差不多都已经是上校了,我也给你提一下,于是,余公图就晋升为上校了。

本来,余公图是会受到重用的,因为他已经在戴笠的头脑里留下了深刻印象。但是,不巧的是,没多久戴笠就因飞机失事而殒命。戴笠死后,余公图就被打发到军统北平站去了。北平站站长马汉三正好在组建特训班,于是就让余公图去当了教官。余公图在特训班里干到1948年9月,因特训班解散而离开了北平,前往南京保密局本部机关向局长毛人凤报到。毛人凤的副官接待了他,说毛局长的意思是让余公图先休息一段时间再作安排。这样到了1948年12月中旬才让人通知他带上家眷前往台北,交给他的使命是:协助进行保密局撤往台湾的工作,也就是打前站。

余公图到了台湾后,跟着毛人凤指派的一位军统少将做了两个多月的打前站工作,直到毛人凤到达台北后才奉命卸任。那时,奉命和擅自撤往台湾的国民党党政军警特大大小小的官员多如牛毛,街头转一圈可以碰到不少熟脸孔。国民党各机构已经没有能力全部安排这些人员了,所以一部分人别说继续当官了,就是当差打杂也没有机会。所以,余公图的卸任等于失业。余公图正打算找几个朋友一起做点小生意谋生时,忽一日保密局派人来找他了,让他马上去见毛局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