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3部分 前门大街的枪声 前门大街的枪声(6)

东方明侦破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URL]   昨天傍晚,张跃辉接到施德中的电话,约他当晚7点去崇文门“通源旅社”见面,说有点事情相商。张跃辉从何汉华那里接受指令后,正等着施德中的消息,当下自是一口答应。本来,他当晚是要跟妹妹新谈的恋爱对象见面,想帮妹妹参谋参谋的,但接到电话后马上就改变了主意,也不便透露原因,弄得妹妹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昨天傍晚,张跃辉接到施德中的电话,约他当晚7点去崇文门“通源旅社”见面,说有点事情相商。张跃辉从何汉华那里接受指令后,正等着施德中的消息,当下自是一口答应。本来,他当晚是要跟妹妹新谈的恋爱对象见面,想帮妹妹参谋参谋的,但接到电话后马上就改变了主意,也不便透露原因,弄得妹妹不大高兴,马上发了一通脾气,但张跃辉也顾不得了。

7点整,张跃辉准时到达通源旅社,施德中一问张跃辉来得匆忙还没吃晚饭,便邀他去旅社对面的一家小酒馆喝酒。酒过三巡,施德中道明了约张跃辉的本意:他现在没有工作,打算做点小本生意谋生,算了算缺少本钱,想向张跃辉告借100万元(按:此系旧版人民币的币值,相当于新版人民币100元)。张跃辉本人是土木工程师,收入不错,其父是北平小有名气的资本家,家境殷实,100万元自然不在话下,他要想拉牢施德中以获取情报,当然不能拒绝,当下就一口答应了。

两人又喝了几杯酒,正聊得起劲时,施德中忽然住了口,一跃而起,直奔门外,一边奔一边嘴里还叫着什么,像是人名的发音。张跃辉暗吃一惊,循着对方的身影定睛望去,这才看见人行道一侧站着一个男子。施德中走过去,又是抱拳作揖,又是双手相握,状极亲热。两人站在人行道上谈了三五分钟,作揖而别。

施德中返回饭馆,坐下后重新吃喝。张跃辉用漫不经心的口气问道:“朋友?”

施德中点头:“唔。”

“那为什么不请进来一起喝酒?”

“我开口相请了,他说有事要去办,再说已经吃过晚饭了,就不打扰了。人家还问你是谁呢,我说是一位朋友,以前也是干特字号活儿的。”

张跃辉马上意识到那人是有来头的,正盘算着如何开口发问,施德中已经往下说了:“这位朋友,当年可不是一般人物啊,人家是军统局的行动术教官,我那时在特训班时就是跟他学的。那时他就已经佩戴上校军衔了!”

“哦!那他怎么没被共产党给逮进去?”

“刚才他告诉我,年初他离开北平去了南方。近日刚到北平,有点买卖上的事儿需要料理一下。”

张跃辉觉得那人颇为可疑,于是便想作进一步了解,可是,施德中像是意识到需要替对方保密还是什么的,已经把话题转移开去了,之后虽然喝了不少酒,但再也没有重新扯到那个军统教官身上去。张跃辉的酒量没有施德中好,陪着对方一杯又一杯地喝着,最后已经迷迷糊糊了。还是施德中替他叫了辆三轮车把他送回去的。

张跃辉回去后只觉得头痛欲裂,什么都没想,往床上一倒就睡着了。今天早上醒来后,方才想起昨晚那一幕,意识到那个军统行动术教官的出现似乎不寻常,于是就赶紧跟何汉华打电话要求当面报告。

当下,何汉华听了张跃辉如此这般一番陈述,顿时大感兴趣,四下一扫眼风,轻声问道:“那人多大年纪?怎么副模样?”

“估计40来岁吧,个头不算高,一米七差不多,肩膀很宽,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很有膂力的人。”

“穿着打扮?”

“穿了一件白色衬衣和玄色真丝裤子,裤子脚管很大,走路有些晃荡晃荡的。”

何汉华眨着眼睛略一沉思,又问:“你再想一想,他另外还有什么比较醒目的特征?”

“另外特征?”张跃辉接受过特务训练,不管是行动还是情报特工,盯梢乃是必修科目,所以凡是被他认为值得注意的对象,他都会看得很仔细,记得也牢,当下又补充了一点,“那人的头发乌黑浓密,湿漉漉的,估计是刚洗过头吧。”

何汉华返回市局后,立刻向侦查四队正队长牛贵荣汇报了情况。两人随即对这一情况进行了分析:首先,那个施德中在军统局的时间是从1945年抗战胜利后开始的,通常被选入军统当行动特工的对象报到后会立刻前往特训班接受行动术训练,这样,施德中跟那个教官结识那就应该是抗战胜利后在特训班的事儿了。那时的军统教官,几乎全是抗战初期在军统当时在湖南办的那几期特训班毕业的学员。那几期的学员后来都成为军统局的特务骨干,是抗战时期执行军统各种使命的主要成员,抗战胜利后这部分人中有的就被派往特训班担任教官。看来,张跃辉看到的那个跟施德中见面的家伙就是这样一个角色。这就特别需要对其引起注意了,因为台湾保密局方面这次派来执行行刺中共领袖特别使命的特务,肯定是身手不凡的主儿,像这个行动术教官显然是一个比较合适的人选。其次,据施德中对张跃辉说,那个昔日的教官在年初去了南方,近日才来北平,这可以理解为北平解放前夕他奉命去了台湾,这次是从台湾返回北平来执行使命的。据以上两点,牛贵荣、何汉华就认为此人很有可能就是台湾派来的刺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