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3部分 前门大街的枪声 前门大街的枪声(3)

东方明侦破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URL]   黄理援是黄震遐的堂侄子,12岁时就跟着时任东北军师长的堂伯父黄震遐当勤务兵,后来一起退到了苏联。回国后被黄震遐送进学堂读书,但似乎不是一个文化方面的可造之才,于是就弃学学习修理汽车,这是当时的一门技术含金量甚高的职业。后来抗日战争爆发,黄理援就进了杜聿明部队当了一名技术士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黄理援是黄震遐的堂侄子,12岁时就跟着时任东北军师长的堂伯父黄震遐当勤务兵,后来一起退到了苏联。回国后被黄震遐送进学堂读书,但似乎不是一个文化方面的可造之才,于是就弃学学习修理汽车,这是当时的一门技术含金量甚高的职业。后来抗日战争爆发,黄理援就进了杜聿明部队当了一名技术士官。杜聿明奉命组建机械化部队时,黄理援已经成为技术骨干了。抗战胜利后,黄理援退伍来香港投奔黄震遐。黄震遐有心培养他经商,但他对此并无兴趣。那么想干什么呢?黄理援说伯父我会武术、精射击,又能开车修车,我就给您当保镖吧。

现在,黄震遐把这位贴身保镖召来,把一份礼品单和一本支票簿递过去:“理援,你开车出去一趟,照这上面所开列的内容购买,得去最大的公司,选择最高的价格买,不要为我省钱。”

黄理援看了看礼品单内容,脸上露出吃惊的神色,缓缓点头:“好的。”

黄理援刚要走,又被黄震遐叫住:“买了这些东西后,你再去一趟凯利特洋行,直接找斯特威总裁,就说我后天要搭乘他们洋行所租的海轮去天津,让他给我留一个两人舱房。”

“是!”黄理援望着黄震遐,“ 伯父您要去天津?”

“对!我要出一趟远门了,你跟我一起去。”

当时,广州解放,因此香港和内地之间的来往,还按照国民政府和香港当局的协议,互相之间的来来去去无须办理护照签证通行证之类,任何人只要有路费都能来来往往。一些内地有血债的反革命分子之类,就是利用这条便利通道逃往海外的。

如果这二位不过是一般意义上的主仆关系,他们之间的对话肯定就到此为止,那保密局毛人凤那里大概还不至于这么快就获悉了这条机密情报。但是,黄理援面对的不仅仅是他所效力的主人东家,还是他的堂伯父,因此,他还可以打听下去:“伯父去内地做生意?”

“不是,我的目的地也不是天津,而是去北平。我是去参加一个重要会议的。”黄震遐借着那份被酒精烧热了的炫耀,把中共中央邀请他去北平参加“七一集会”的消息对黄理援说了。

黄理援一听就乐了:“好!恭喜伯父啦!您准备在内地待多长时间?”

“我想借此机会会会老朋友,因此可能会在内地逗留一些日子。”黄震遐说着又关照黄理援,去凯利特洋行跟斯特威总裁订轮船舱房时,不要透露赴内地的真正目的,就说是去看朋友即可。因为送这个消息来的人特地叮嘱,这件事必须严格保密。

黄理援于是便驾车外出,心里暗忖如此一趟走下来,看来没有一个月是不行的,那得跟女友打个招呼。

黄理援这年已经29岁了,但一直没有结婚,曾经有过对象,是一位昆明女子,当护士的,但几年前他到香港来投奔堂伯父时,对方拒绝同行,于是两人就分手了。到了香港后,因为一直跟着黄震遐忙碌,没有空闲过,找对象的事儿也就耽搁下来了。直到两个多月前,才由朋友介绍了一个对象。两人接触下来,互相感觉都觉得不错,关系进展得很是顺利。这次黄理援要去内地一段时间,自然要跟对方打一个招呼的。于是,他在到达凯利特洋行后,先借用那里的电话给女友彭淑璎打了一个电话,约定当晚8点在“俏玛丽咖啡馆”见面。

当晚,黄理援准时抵达“俏玛丽咖啡馆”,彭淑璎已经在那里等待了。彭淑璎比黄理援小6岁,是从菲律宾来香港打工的华侨,目前在一家英国人开的公司做杂工。黄理援已经跟堂伯父说好,如果进展顺利最后跟这个姑娘结婚的话,婚后让彭淑璎到黄震遐开的公司或者工厂做一份体面些的工作。

由于晚上黄震遐还要出门访客,所以黄理援跟彭淑璎会面的时间不能很长,他便先把约见的本意向对方说了:要陪伯父出趟远门,可能要去一个月左右,由行程而定,估计难能通信,所以需要跟你打个招呼。

彭淑璎是一个肤色稍黑、稍有几分姿色的“黑里俏”姑娘,说话清亮悦耳、娇声嗲气,很能使黄理援怦然心动:“阿援,你非去不可吗?”

“是的。”

“伯父去干什么呢?非要你陪着不可。”

黄理援能够按照黄震遐的吩咐将赴北平出席中共“七一集会”之事不向斯特威总裁透露,但却没想到应该对眼前的这位女友也保密,所以口无遮拦地说了黄震遐要去北平参加一个会议,临末了儿道:“护卫、照料伯父,这不但是我的工作,更是我作为一个小辈对长辈的照料,所以我必须去的。”

彭淑璎又问:“这个会议很重要吗?伯父必须亲自前往出席?”

“这是中共方面发出的邀请……”黄理援为了在女友面前显示堂伯父的影响,特地强调了这个会议的高规格,并说届时中共领袖将会全部到场以及黄震遐已经让他购买了准备送给毛泽东、周恩来和叶剑英的礼品。

彭淑璎听了沉默不语,好一阵才很难过似地说:“那我们要分离一段时间了,一个月,好长啊!”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其他内容的话后,黄理援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便告辞而离。彭淑璎在咖啡馆门口目送黄理援离开后,一个转身去了马路拐角处,正好一辆的士空驶而来,她一伸手拦下后,上车绝尘而去。

黄理援如果知晓他这个可爱的女友的真实身份和使命的话,多半儿会用他那双孔武有力的大手把这个“黑里俏”活活掐死!

原来,彭淑璎是国民党保密局的一名特务,3个月前接受上峰指令以菲律宾华侨的假身份来香港执行暗杀黄震遐的特别使命。去年中共地下党将沈钧儒等人秘送内地解放区后,蒋介石震怒之下严令毛人凤对此事进行调查。保密局方面经过一番秘密调查后,大体上弄清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这样,曾经参与此事并起到了一定协助作用的黄震遐就被列入了保密局的暗杀名单。彭淑璎奉命潜来香港,执行“密裁”黄震遐的使命。根据毛人凤亲自审定的方案,她首先跟黄震遐的贴身保镖黄理援谈起了“恋爱”,待时机成熟后能够出入黄震遐公馆时,再伺机下手。

保密局的外勤特工分为行动和情报两个大类,通常若无上峰的特别指令,是没有哪个特工因为工作积极性高涨而主动揽上不属于其本行的那一摊活儿,搞行动的去窃听几条情报,搞情报的顺带搞一次暗杀来练练胆子什么的,因为那是特工精英才能完成的使命,那叫全能特工,整个保密局都没有几个。彭淑璎在保密局特工训练班接受的是行动术训练,没有学过如何收集情报,这次赴港上峰也没有向她下达遇到合适的情报应当报告的指令。但是,彭淑璎却偏偏要“孔雀站在鸡堆里——露一鼻子”,此刻无意间从黄理援那里获得中共将在北平举行“七一集会”的消息后,马上决定去秘密联络点,请那里向台北保密局总部代为转发这条用只有她才掌握的专用密码写成的特别情报。

彭淑璎当时只想着如何争功邀赏,没有料到此举恰恰导致她厄运临头。此为后话,回头再提。

毛人凤获悉这条情报后,当即前往蒋介石官邸紧急求见,提议派特工密赴北平执行行刺中共五大书记的特别使命。这也正是蒋介石当时最想做的,因此几乎是不假思索就点头赞同,当场写了一纸手谕交由保密局去执行。

毛人凤返回保密局本部机关后,立即召来相关特工专家,开始密议这一罪恶计划。却不料,打入保密局本部机关的中共内线人员已在第一时间察知了这个特大机密,迅即通过秘密专用渠道向中共中央社会部部长李克农直接报告了。

李克农深知这条情报的分量,当即夤夜求见周恩来。周恩来送走李克农后,随即跟正在外地出差的公安部长罗瑞卿通了保密电话,通报了中央社会部所获得的这条重要情报,指示务必在“七一集会”前抓获前来执行行刺使命的台湾特务,确保出席“七一集会”的中央领导人的安全,粉碎国民党保密局的罪恶阴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