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2部分 侦破伪造金圆券案 侦破伪造金圆券案(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这时候,他们也像上海的老百姓那样,盼着上海赶快解放了。

假钞票制造成功了,干盘荣开始考虑如何出面兑换的问题,他们一共3个人,由谁出面去兑换合适呢?干盘荣自己当然是不必亲自出马的,在另二位中,最先从干盘荣头脑里冒出来的自然是蒋玉生,但是这个乡下人的模样和气质实在不敢恭维,别说动用卡车载着假币去骗兑了,只怕用扁担挑一担去兑换,人家就得对他“另眼看待”了。于是就只有麻烦惯匪出身的金星根了。

干盘荣跟金星根也是相识不久,从上司的介绍中得知金星根一贯蛮横强悍,便不敢以头目身份命令对方去骗兑,而是假装跟金星根“商量”,像是很尊重他的样子征求如何骗兑稳妥。金星根倒也不把自己当外人,马上说出了他的主意:这种事情弄得不好就有被人家识穿的可能,因此最好是找一个替死鬼。干盘荣寻思这倒也好,于是在送上一串赞赏词语后索性谦虚到底,继续请教下去:应当找怎样的替死鬼?由谁出面去找?

金星根受到了称赞,很是高兴,说一事不烦二主,这主意既然是兄弟我出的,那就索性做到底算了,由我去物色一个可靠而又管用的对象就是了。如果干盘荣也是土匪,那这事说到这里就算是已经拍板了。但是,干盘荣是军统特工出身,做事讲究严密,所以他要了解清楚:老弟你准备物色的那个对象究竟是否行,不如说一下咱们一起议议如何?这对于金星根来说,听着自然有点不舒服,不过干盘荣毕竟是头目,得给人家一点面子,于是就说出了他心目中的一个合适对象:叶佩丽。

金星根跟叶佩丽说来也算是多年老相识了,当年叶佩丽作为黄八妹的地下情报员被派遣到上海市区从事地下工作的时候,金星根是“浦东第一匪”张阿六的交通员,经常化装前往上海市区传递情报、指令。有一段时候张阿六与黄八妹有过合作,这样,金星根就也经常到叶佩丽那里去传递情报、物资之类,一来二去,他就跟叶佩丽勾搭上了。后来,叶佩丽被汪伪“76号”特工总部拿下后,脱离了黄八妹,金星根有时还是跟其鬼混。叶佩丽贪财,肯跟金星根厮混,图的当然是钱财。后来金星根一度落魄,不能拿出大把大把的钱钞送给她了,这个女人就对金星根另一种态度了。而金星根后来又有钱时,叶佩丽则再次笑脸相迎。这样,金星根算是看透了叶佩丽,已经将其作为妓女一样看待了。这次,干盘荣一说到骗兑,金星根就马上想起叶佩丽,暗忖这倒是一个理想的合适人选。

当下,干盘荣听了也对叶佩丽感到满意,他的满意当然还另有一层心思:这样一个女人,到如果需要对其灭口的时候,那即使让金星根将其干掉也会毫不足惜的。

这样,金星根就去上海市区走了一趟,找到了叶佩丽,说他手头有一批朋友的金圆券,可以兑换成人民币。不过,他本人由于以前欠下的人命债有好几条,最近不大适宜出头露面,所以想请叶佩丽帮忙兑换,每兑换一笔,她可以从中提取10%的辛苦费。叶佩丽听了当然愿意做,当下就一口答应。金星根又关照,那批钞票的来路可能有点问题,尽管那是国民党手里的事儿,但是也是不宜被人民政府知晓的,所以你得按照我交代的方式去兑换。于是就一五一十说了一番,就是后来专案组所侦查到的叶佩丽所进行的那些骗兑流程和反侦查措施。

金星根跟叶佩丽谈妥后,给了她若干枚大洋,让她先去租一处便于水运卸货的偏僻房屋作为活动据点。这样,叶佩丽就对厉某说要替朋友租借一处怎样怎样条件的房子,请其帮忙。厉某根据她的要求,从顾某那里替她租借了苏州河畔北苏州路上的那3间平房仓库。干盘荣于是就和金星根、蒋玉生一起搞了条船,偷偷从水路将伪造的金圆券运往北苏州路密点。那印刷得颜色有些偏深的金圆券,按说从安全的角度计议是应该烧掉的,可是干盘荣3人看着觉得实在舍不得,于是就想出了通过“水洗”之法弄成“旧票”,混于“新票”内去骗兑。

叶佩丽确实没有辜负金星根的重托,先后在杨思区、洋泾区、榆林区几次顺利骗兑到了人民币。坐镇于北苏州路密点从幕后指挥叶佩丽行动的金星根寻思既然连有疑点的“旧票”都骗兑成功了,大部分没有疑点的“真票”还怕骗兑不到吗?于是就一不做二不休索性让叶佩丽去租了一辆卡车,把密点内剩下的那些假钞全部运出去一次兑掉。

卡车装了假钞离开后,金星根对于自己的这一决定又有些后悔了,这种后悔又导致不安。他在这种不安中等待了将近半天时间,终于候得叶佩丽回来了。但是,狡猾成性的金星根从密点内往外观察时发现叶佩丽已被侦查员跟踪,情知不妙,于是就果断下手将叶佩丽灭口,然后乘天黑的掩护在后墙挖了一个洞,携带着叶佩丽携回的那些人民币逃之夭夭,先去卢家湾区的一个朋友处过了一夜,次日返回浦东顾家塘。

金星根回到顾家塘后,向干盘荣说了上述情况,干盘荣对于叶佩丽的生死根本不当一回事,还夸赞金星根“行事果断,决策高明”。3人为骗兑了巨额人民币而深觉高兴,当晚,蒋玉生宰鸡杀鸭办了丰盛菜肴庆贺。

席间,干盘荣和金星根对于一件事的如何决断发生了分歧:原来,金星根在上海市区操纵叶佩丽骗兑人民币时,顾家塘这边干盘荣和蒋玉生也没闲着,他们继续运转机器伪造了一批金圆券。这样,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叶佩丽已经暴露了骗兑之事,那么这些假钞应该怎样处理?干盘荣是特工,有着很强的反侦查意识,认为这些假钞不能再留着,应当予以销毁;而金星根是土匪出身,贪婪是土匪的本性,面对着堆积如山的这些足能以假乱真的假钞,怎么也舍不得销毁,主张乘人民政府公布的收兑金圆券期限未到,还是应当去骗兑,至于怎么行动,还可以商议,当然是安全第一。

两人先还你一句我一句表述各自的观点,渐渐就不能冷静讨论了,酒也喝得多了,就高嗓大调吵了起来。最后闹了个不欢而散,都醉醺醺地回房躺下后就人事不省。

次日早上,金星根醒来时,干盘荣还在昏昏沉沉地大睡。蒋玉生喝得不多,早已起床了。见金星根醒了,就把他拉到外边去说话。别看蒋玉生貌似老实本分,其实却具备着惯匪的那种“狡猾、贪婪、残忍”的基本特点,他向金星根提出了一个解决与干盘荣两人之间纠纷的法子,这个法子只有一个字:杀!

金星根的脑子还觉得有点宿醉造成的头痛,但思维绝对清晰,当下一言不发,马上跷起了大拇指。这样,干盘荣就被惊醒了,他很惊奇地发现自己已经成了一只端阳大粽,而嘴里则已被塞了一团破布。几分钟后,这只端阳大粽绑上石头后被沉入了独家村后面的河里。

金星根、蒋玉生解决了干盘荣后,重新讨论了对于伪造的金圆券的处置方案。大多数人有一个习惯性嗜好:喜欢复制成功。当这种嗜好到了犯罪分子身上,就变成了一种习惯性的、重复式的犯罪痕迹,据说现代侦查学中专门开辟了这样一门学科进行专门研究。金星根身上也有这样的嗜好,他的想法是再去上海市区找一个叶佩丽那样的主儿,把这些假钞运去骗兑。蒋玉生举双手赞同这位结拜老弟的主意,6月5日将至,事不宜迟,于是就决定马上行动。

金星根当天上午就去了市区,找到了一位住在曹家渡苏州河边的当年一起为非作歹过的朋友钱某,一说就成,而且不必另外租借房子,以船运到他家后窗下就能卸货。金星根理应为他的这次市区之行所付出的代价后悔:他忘记了他所找的这个钱某当初还是叶佩丽介绍给他的!此刻,专案组已经根据厉某提供的叶佩丽生前交往过的那些关系在进行调查接触和作了相关布置了。那个钱某正急着寻觅立功机会折抵以前的罪行,待金星根一走,便马上向侦查员报告了。

于是,就发生了使金星根、蒋玉生最为心怵的一幕:当晚,金星根、蒋玉生去3里外的一个村庄去偷了一条木船,准备将假钞装运到市区曹家渡去。可是,当他们摇着木船抵达顾家塘时,发现已经落入了军警所组成的包围圈中了!

“伪造金圆券案”就这样被侦破了,金星根、蒋玉生于1950年2月被判处死刑,执行枪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