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2部分 侦破伪造金圆券案 侦破伪造金圆券案(17)

东方明侦破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那二位一说来意,蒋玉生顿时愣住了!原来,当时已经被国民党委任为“江苏省人民反共自卫救国军第三纵队司令官”的张阿六,在撤离浦东前,接受国民党方面的指令,留下一批特工人员潜伏于浦东和江苏与浦东地区毗邻的县份,伺机对即将新生的上海人民政权实施破坏活动。金星根和干盘荣就是张阿六亲自指定的潜伏特务,下达给他们的使命是:伪造金圆券,在共产党占领上海后抛出去兑换人民币,再以人民币抢购“黄白绿”,这是第一步;第二步是一旦共产党政权控制了金融市场,颁布命令只允许人民币在市场上流通,那就改为制造假人民币。

那个干盘荣,是保密局派给张阿六执行此项使命的特务,这人在抗战前期由军统局发起的“中日假币战”中从事过制造假币的工作,因此对于这方面算是一个行家。两人接受任务后,对面临的情况进行了分析,机器、金圆券版子、印钞纸都是现成的,需要解决的一个最大的问题是在何处开机印制。干盘荣是浙江丽水人氏,以前虽然来过上海,但从未建立过任何关系,因此这事只有问金星根。金星根提出了几个地点供干盘荣选择,两人经过反复商议,从地理位置一直到人员安全综合考虑,最后认为顾家塘独家村最为合适,于是就偷了一条木船,载上一应器材于夜深人静之时过来了。

蒋玉生一听对方的来意,心里顿生恐惧。因为他跟金星根不同,长期以来一直以老百姓的身份生活在社会底层,耳朵里听到过多桩新四军淞沪支队惩治不法奸徒事例,知道共产党的厉害,这也是他决定“金盆洗手”的主要原因。谁知刚刚歇手几个月,眼前这位结拜老弟却给他出了这样一道难题!于是,蒋玉生就面露怯色,缓缓摇头,口中讷讷而语:“这……这……事……我……不方便……”

金星根对他解释道:“你不一定直接参加干嘛,只要把你家作为场所就行了。大老倌(浦东话,意即“大哥”),这是一个发大财的机会,阿六司令有话交代过的:印出了假钞票调换到的‘黄白绿’,全归我们这几人所有啊,你想想,这不是等于自己在生产‘黄白绿’吗?你到哪里去觅这样的机会啊!”

但蒋玉生还是摇头。

这一点,老奸巨猾的军统特务干盘荣事先已经估料到,因此在选择地点、人员时曾就蒋玉生的情况向金星根作过详尽了解,此刻他见蒋玉生这个态度,便意识到必须由他出面了,于是就对金星根使了个眼色示意其回避,然后悄声对蒋玉生说了一番话语,听得蒋玉生如梦初醒,周身打颤。

干盘荣说了什么内容呢?要言不烦,一共有两层意思,一是此事已经被你知晓了,这是党国的重大机密,如果你拒绝合作,那就只好帮助你和你的全家一并封口;二是即使考虑到你跟金星根的关系可以不直接下手,也可以借助于共产党之手借用你一样东西——颈上之物,老兄啊,你别忘记一共作过多少案子?欠过多少条人命!

蒋玉生说话木讷,心眼却是玲珑剔透的,当下一听就明白自己是无法逃避此事了,于是只好一口答应。但他提出了一个问题:“我有老婆子女,要不要把他们打发到亲戚家里去?”

这个问题,干盘荣早已考虑过了,既然蒋玉生之前频频作案也没因为老婆孩子的原因而漏过风声,此刻干这事儿大可不必回避,否则反倒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于是,就对蒋玉生说,这事应该怎样保密,你比我清楚,你去安排吧。

这样,金星根、干盘荣就在顾家塘独家村待了下来。这时的上海战役态势,于国民党方面已经大大不利: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10兵团相继占领了宝山县的月浦、国际无线电台,肃清了刘行地区的国军守军;第9兵团则已经占领了川沙县城城厢镇和南汇县重镇周浦,在白龙港地区全歼国军第51军,将国军第12军压缩于浦东高桥地区,切断了该军与原先的友邻部队国军第37军的联系,与第10兵团形成了夹击吴淞口之势。由干盘荣主持的假金圆券小作坊就在国共武装力量对决的隆隆炮声中悄然开张了。

干盘荣以前接受军统指令从事“对日假币战”时,曾专门去印刷厂学习过印刷技术。用后来解放后国家评定印刷行业的技术标准判定,其技术水平大约相当于6级技工,也算得上老师傅了。他所带来的那套人工动力小型印刷设备,是进口的美国货,应该说条件还是不错的。但是,在这台机器的安装过程中却出现了问题,按照图纸安装倒很顺利,可是试机时动力系统跟机器的配合却不够融洽,时好时坏,这就无法投入生产了。干盘荣急得好似热锅上的蚂蚁——团团打转,憋着一股劲连日连夜地摆弄,最后总算解决了。

不过仅仅是机器能够顺利运转还无济于事,钞票还没有印出来。干盘荣不敢休息,发扬连续作战不怕疲劳精神,躺下稍稍打了个盹儿又开始干了,那股劲头与癫狂型病人堪有一比。如此折腾到了5月23日下午,中间自然还遇到过若干大中小的技术拦路虎,有时急得干盘荣双脚跳也没有用,无奈之下甚至让蒋玉生去杨思镇上买来香烛点燃了跪拜菩萨鬼神,最后总算调试完毕,开始印刷,竟然一举成功!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当伪金圆券印制了一部分时,他们发现印出来的金圆券的颜色比真钞票略微深了一点点。这一点点色泽差别,如若是把钱拿到市面上去花,大概还不会被人识穿。但是,他们印制的假金圆券是要整箱整袋送到银行收兑点去兑换人民币的,这虽然是微乎其微的色差哪里逃得银行职员那犀利的职业眼光?到时候就不是是否兑换得成的问题了,而是得折进局子吃牢饭上杀场掉脑袋的滔天大祸啦!因此,干盘荣暗忖必须得解决这个问题。怎么解决?自然是先找出原因来。这一找倒是找到了,但却使这3个特殊造假师傅的头大痛起来!

原因是:油墨本身的色泽有问题。

5月初,干盘荣从当时兼任着上海市警察局局长的保密局大特务毛森那里接受伪造金圆券使命后,即由毛森派人送来了这套小型美国制钞设备、由保密局的技术专家伪造的面值50万元和100万元的金圆券版子以及与之配套的专用印钞纸、特地配制的专用油墨。来人对干盘荣交代,印钞纸是从造币厂弄出来的真货,版子和油墨是由保密局的技术专家仿制的,已经经过专门鉴定,跟造币厂的没有什么差别,你按照技术要求操作即可。干盘荣确是按照技术要求严格操作的,可是现在发现了问题。这怎么办?

3人中,只有蒋玉生内心有着一份隐藏得很深的幸灾乐祸,因为如果这件事泡汤,那他就可以太平了。当然,这种心情绝对不能表露出纹丝,否则后果自知,所以他的脸上始终挂着一份焦急。而金星根和干盘荣则是真的着急,他们必须完成此事,否则以后就没法向上面交代。毛森才不会相信他们关于油墨问题的解释呢,也许是你们为了逃避执行使命而自己往油墨里掺了点色彩呢?

金星根和蒋玉生围着6级老师傅干盘荣,一个真一个假地询问着如何解决这个困难,是否可以自己往里掺点素色油墨使其变淡,就像小学生做水彩画作业一样。干盘荣被他们问得哭笑不得,说这是专门印制钞票的特殊油墨,我没有学过配制技术,哪敢瞎折腾?

那怎么办呢?干盘荣想了想,说我要么去市区走一趟,找人相帮解决这个问题。

干盘荣当即离开独家村,前往市区碰运气。这运气还真让他给撞到了,当天晚上,就解决了这技术问题,一张张50万元、100万元金圆券从印刷机里飞出来。干盘荣、金星根、蒋玉生3人看着,一个个眉开眼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