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2部分 侦破伪造金圆券案 侦破伪造金圆券案(16)

东方明侦破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如今人们所说的上海浦东新区,在上海解放前的行政归属有点复杂,那里的高桥、杨思、洋泾3地区是3个以地名为名的独立区,是上海特别市30个区内的3个区;川沙、南汇、奉贤则是3个独立县,归国民党江苏省政府管辖,而中共又一度将其中的奉贤县作为执掌政权的县份,委任了县长,行政归属于“浙东行政公署”。这样,浦东这块地盘,行政上归属于两省一市。1949年5月中下旬,浦东各地相继获得解放,高桥、杨思、洋泾3区仍归上海市,其余川沙、南汇、奉贤行政归属于苏南行政公署松江专区。

我们所说的那几位急于登场亮相的主儿,其栖身地位于杨思区与川沙县交界处的一个地名唤做“顾家塘”的独家村内。

江南地区,江湖河塘密如蜘蛛网,在那个还没有经过兴修水利、筑路建桥的时代,漫步于农村,走不到数里地就可以看见某处有几间在小河拐弯处或者交汇点的一块陆地上建造的房屋,由于陆地面积不大,故往往只能建造容纳一户农家的房屋,这种地方,在当地被称为“独家村”。

独家村的地理位置,依据河流走向而定,有的形如半岛,有的前后有河,左右一侧或者两侧有与田野相连的道路,也有的因处于两三条河流的拐弯交汇处,所以就成了孤岛。顾家塘,就是这样一座小小孤岛。把伪造金圆券这样的作案地点设在顾家塘这个孤岛上,实在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独家村的主人名叫蒋玉生,在方圆数里地内的所有农民心目中,这个40岁的土生土长本地男子,形象猥琐,其貌不扬,遇事慌张,说话木讷,见了老婆就像见了阎王,只有瑟瑟作抖的份。如果要说这人的惟一优点,那就是两个字:勤劳。按照后来开展的土地改革运动时划分农民成分的标准,蒋玉生家拥有的土地只能算下中农。周围村庄凡是认识蒋玉生的农民对于蒋玉生的好印象通常就是终日在农田里辛勤劳作,除了耕种自己那点少得可怜的土地,大多数是在替地主、富农服务。

后来伪造金圆券案被侦破后,所有认识他的人都不得不发出由衷的感叹:不能不对蒋玉生在另一个身份上那出色的隐蔽功能叹为观止。蒋玉生的另一身份就是土匪,一年中的有一些日子总是悄然外出与同伙结伙作案,后来据其交代,从抗战那年开始到1948年12月底,他亲手杀害的被抢劫对象就有7人之多。

蒋玉生在最后一次抢劫杀人后,已经知道共产党军队势不可当,国民党政权倒台只是时间问题了。他虽然居住于独家村,但对于政治形势并不是完全隔绝的,当年新四军淞沪支队在浦东活动时所进行的那些宣传,很有一些内容是传进了他的耳朵,留在了他的心里,知道共产党执政后绝对不会容忍像他这样的身负命案的犯罪分子逍遥法外的。于是就决定洗手上岸,凭其多年抢劫所获的财富,已经足够全家6口安度一生了。于是就把手枪、子弹全部埋到了屋后河边地里。那些赃物中的“黄白绿”(即:黄金、银洋、美钞)也是细细包扎后密封于陶瓷坛子里,深埋床下。他原本就伪装得很好,这回神不知鬼不觉地来一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料想能够做得天衣无缝。

哪知,只隔了短短4个多月,蒋玉生的想法就随着两个人的出现迎来了挑战。

这两个人,一叫金星根,一叫干盘荣。抗战初期,蒋玉生尚未来顾家塘开辟独家村居住地而在南汇那边刚开始进行杀人抢劫犯罪活动时,那二位中的金星根跟其是最佳的合作伙伴,两人还跟另外七八个狐朋狗党一起喝过鸡血酒行过对天八拜之礼。后来,金星根投奔了“浦东第一匪”,自称“奉(贤)南(汇)川(沙)三县总司令”的张阿六,两人来往少了。但这位小弟对于蒋玉生这个其貌不扬、猥琐不堪的大哥还是保持着应有的尊重,逢年过节一份不菲的礼物总是少不了的,而且不管是亲自送来还是托人捎来,总是选在下半夜两三点钟时分悄然登门飘然而去,从来不必让蒋玉生担心会被外人看见而增加暴露另一身份的危险。

蒋玉生也不是一个无情无义之徒,他心中也总是给金星根留着一块位置,当解放军进攻上海的隆隆炮声隐约传到独家村时,他一连数日夜不成寐,为金星根担心,寻思不知对方是否跟着张阿六撤往舟山了。而金星根,就是在3天前他的义兄的这种夜不成寐的思念中悄然叩响了独家村之门的。在他的身后,是蒋玉生还是第一次见面以前也没听说过的干盘荣。

如果以为说话木讷的人思维也必定一概是很迟钝的,那先得怀疑持这个概念的人自己的思维是否有问题了。据蒋玉生被捕后对侦查员徐伯龙说,他见到金星根后的第一个反应是:对方是来藏东西的!为什么?因为这是独家村,他一身干衣服就能来到门前,那肯定是划船而来,而既然动用了船只,那船上就肯定有东西了。

因为蒋玉生自己已经埋藏了“黄白绿”,所以他以为金星根送来的也是“黄白绿”,哪知金星根一开口却令他大吃一惊:金星根动用船只载来的东西,竟是一套笨重的人工动力印刷设备以及大量专用印钞纸。

蒋玉生问:“这机器送来干吗?藏起来?”

金星根回答:“有这个意思。”

“那就沉到水里去吧,这样保险。”

金星根还没开口,另一位开口了,说话语调有点冷:“浦东到处是河浜,如果沉到水里保险,那我们何必还深更半夜运到此地来?随便找个河浜一沉就行了呗!”

蒋玉生借着星光打量着对方:“这位弟兄是……”

金星根介绍道:“这是干盘荣先生,是我的上司。”

蒋玉生点头:“那进来说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