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2部分 侦破伪造金圆券案 侦破伪造金圆券案(15)

东方明侦破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URL]   海关大钟敲响11下后,两人觉得情况不对头,曹孝先于是就让小马去旅馆向徐伯龙报告并反映他们的怀疑:屋里那女人是否发生了意外?   小马去旅馆对徐伯龙一说,徐伯龙也觉得反常,当下就给市公安局打电话,要求市局通知对监视点有管辖权的黄浦分局派人用合法手段对那幢平房进行试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海关大钟敲响11下后,两人觉得情况不对头,曹孝先于是就让小马去旅馆向徐伯龙报告并反映他们的怀疑:屋里那女人是否发生了意外?

小马去旅馆对徐伯龙一说,徐伯龙也觉得反常,当下就给市公安局打电话,要求市局通知对监视点有管辖权的黄浦分局派人用合法手段对那幢平房进行试探。

半小时后,一辆邮电局的绿色摩托车驶至现场,在那幢房子门口停下,骑车者轻叩大门,口称“有电报”。这显然是一个不得已间急中生智想出来的主意,因为那个女人姓什么叫什么都不知道,怎么有电报?当然,如果屋里那个女人真的开门的话,“送报员”在提出一个陌生的姓名而发现对方并非是收报人时,肯定会抱歉地说一声:“对不起!敲错门了。”这样做也许会给对方一个激灵,但估计还不至于打草惊蛇,并且至少可以证实屋里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可是,遗憾的是即使“送报员”已经把门敲得“嘭嘭”响了,但屋里还是没有反应。这时,已经出现在现场的徐伯龙下达了命令:“破门而入!”

屋里,右侧那间临时作为卧室使用的原仓库守夜人居住的小屋的床上,躺着那个数小时前还在跟侦查员玩“反跟踪”的女人,不过这时她已经无法再玩反跟踪了,因为她已经死了。这个女人是被击昏后,用绳子勒死的。

那么凶手呢?大门始终处于侦查员的两双眼睛的监视之下,难道会隐形遁身法,就在侦查员的眼皮底下凭空出入,还顺手带走了那骗兑的巨款?侦查员对屋里进行勘查后,发现屋后的砖墙上被由里向外挖开了一个洞。如此,可以判断:凶手原本就在这屋里待着的,他是在杀死那个同伙女人后,带上骗兑的那些人民币挖洞从后面逃遁的。

可是,凶手为何杀死这个女人呢?侦查员分析:从其不敢从大门逃走这一点看来,凶手是已经发现那个女人从外面回来时已经受到了跟踪,为了灭口,所以就杀死了那个女人。

侦查员未在屋里发现伪造金圆券的痕迹和其他跟伪造金圆券相关的证据,根据这幢平房的后墙离苏州河不过两米的情况,可以作出初步判断:这是案犯用于隐藏伪造的金圆券的一个点,他们在别处伪造金圆券后,用船将其载运到苏州河边的屋后,利用黑夜的掩护将假票藏匿于屋里,然后由这个女人出面骗兑人民币。从杨思区、洋泾区均发现案犯已经成功地用假金圆券骗兑了人民币这一点看来,案犯制造金圆券的窝点应该是在浦东,他们在浦东那两个区先抛出少量假票作为试探,观察人民政府对此的反应,然后就以浦西为主要骗兑目标开始作案。但是,他们没有想到很快就暴露了,于是就决定灭口而杀死了这个女人。

当然,如果案犯是知道刑事侦查是怎么一回事的,他们就会很遗憾地发现杀人灭口并不是一个如意算盘,因为只要循着这条线索往下追查,他们还是会暴露的。专案组的下一步侦查思路就是准备这样进行的。

要查明死者的身份,还是得从租借这幢平房的房客开始。侦查员在昨天通过派出所了解过出租该房产的情况,得知系房东代理人顾某出租给房客的,但派出所方面并不知道房客情况。这回,侦查员就直接找那个代理人顾某了解情况了。

顾某是一个中年失业教师,一看就知道是一个胆小怕事的好好先生。他对侦查员说,苏州河边上的那3间仓库房子,是一位姓厉的邻居向他询问是否没人租借后介绍了一个房客的,租借人是一个名叫“叶佩丽”的30多岁的女人,听说话口音好像是浦东人,她没有跟他多说什么,只是按照他的开价预付了1个月的房租后拿了钥匙就告辞了。

顾某不清楚,那就找介绍人厉某去。这时,侦查员心里有点发憷,担心案犯具有丰富反侦查经验,一不做二不休玩一招斩草除根把厉某也灭口了。直到派出所把厉某传唤到他们面前时,这才算放下心来。一问,厉某是知道那个叶佩丽的情况的,因为他跟叶佩丽搭着点亲戚关系,按辈份尽管叶佩丽比他大两岁但是得称他一声“表舅”。这样,侦查员从厉某的陈述中对于叶佩丽的基本情况有了一个初步了解——

叶佩丽,34岁,南汇县惠南镇人氏,出身商人家庭,小学文化,16岁到上海当舞女,两年后嫁了一个比她大20岁的法租界巡捕房捕探。抗战爆发那年,那个巡捕因得罪了青帮大亨张啸林而被暗杀。张啸林还放出风声要“斩草除根”,吓得叶佩丽慌忙逃回南汇老家躲避起来。

不久,上海失陷沦为敌占区,上海周边地区尤其是浦东一片混乱,出现了“有枪就是草头王”的局面。土匪帮伙多如牛毛,不但有男性土匪,还有女性土匪,奉贤县还冒出了一个后来诨号“双枪黄八妹”的著名女匪首黄百器,她在奉贤乡间收集枪支,组织武装,结伙为匪,渐渐竟闹出点儿名堂来了。叶佩丽本是一个见过大世面的女人,那时节便也冒了出来,投奔到黄八妹手下当差。黄八妹了解了叶佩丽的经历,认为适合搞收集情报之类的工作,便拨给一笔款子让叶佩丽去上海市区开了一家小酒馆作为情报站。

1938年,国军第62师派员前来沪浙交界地区收编地方武装,已盘踞金山、平湖一带活动的黄八妹受编后,成为“江南抗日挺进队”头目之一,其指挥下的队伍也确实曾有过杀敌行动。这样,潜伏在上海市区的叶佩丽便奉命开展收集日伪情报工作。但叶佩丽实在不是干这一行的料,工作还没有作出什么成就来时,就已经被汪伪“76号”特工机关盯上了,很快就被捕,最后以答应嫁给一特务头目当小妾为代价换取了自由。

抗战胜利后,那个汪伪特务头目被国民政府判处死刑处决。叶佩丽再次成了寡妇,就在上海滩胡乱混世界。因为没有房产可供其居住,她就在住房比较宽敞的表舅厉某家长期借住。厉某虽说在辈份上应是叶佩丽的表舅,但实际比叶佩丽小两岁,因此见多识广的叶佩丽在交往中是把他作为兄弟看待的,两人闲时经常一起喝酒,叶佩丽健谈,总是侃侃而言,似乎还有些健忘,有时喜欢炒冷饭,把说过的情况一而再再而三的陈述,时间一长,厉某对叶佩丽以往的历史、有些什么亲朋好友以及人家对她如何等等都已经听得烂熟于心。此刻侦查员需要了解,他正好照样一一道来。这些陈述中尽管没有与伪造、骗兑金圆券相关的内容,但是能使专案组了解叶佩丽的社会关系,显然肯定有助于破案的。

侦查员根据厉某提供的情况在梳理线索时,我们应当让伪造金圆券的那几位登场了,他们正吵得不可开交,正急于登场亮相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