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2部分 侦破伪造金圆券案 侦破伪造金圆券案(14)

东方明侦破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URL]   工作人员问那女人这一卡车金圆券一共有多少元,那女人以肯定的语气回答说大约在50万亿元。工作人员顿时面有难色,说这位太太啊这可有点犯难了,因为……那女人打断说没有关系的,你们如果懒得点数,那就用磅秤称了分量毛估估一下就可以了,谁还计较多少呢!工作人员说这不是点数的难度,而是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工作人员问那女人这一卡车金圆券一共有多少元,那女人以肯定的语气回答说大约在50万亿元。工作人员顿时面有难色,说这位太太啊这可有点犯难了,因为……那女人打断说没有关系的,你们如果懒得点数,那就用磅秤称了分量毛估估一下就可以了,谁还计较多少呢!工作人员说这不是点数的难度,而是我们这个收兑点没有估计到会有像你这样的大客户前来交兑,装来一卡车金圆券,50万亿,按照政府的规定得换给你5亿元人民币,我们哪来这么些钱呢?所以得去区行调领,这样,你现在拿不到兑换的人民币的。你看怎么办?

那女人显然没有想到还有这一招,想了想问:“那几时可以拿到人民币呢?”

“两个小时以后。”

“行!那我过两小时再来。”

那辆卡车卸下了货已经离开了,这个女人是步行离开收兑点的。小马在马路对面跟踪,这小伙子很机灵,他尽管离得很远没有听见这边的对话,但从那女人是空手离开的这一点估计肯定是怎么一回事了,于是便料定她不可能走得很远,一会儿还得回来拿人民币呢。

果然,那个女人只走了一条横马路就在一家白俄人开的咖啡馆门前驻步不走了,对着橱窗看了片刻,里面的侍者看见了连忙出来拉客,她于是就进去了,在临窗一个位置坐了下来,小马看见侍者给她端上了一杯咖啡。小马于是避开女人的视线穿过马路,想找个电话机跟徐伯龙联系,可是附近没有电话机。咖啡馆里面估计是有的,但他没法使用,生怕打草惊蛇。正犯难间,忽见刚才在收兑点忙碌着的一个不到20岁的志愿者小伙从马路一侧溜了过来,转眼就到了他的跟前,询问有什么事需要相帮的。原来这小伙子见小马一个人跟踪,担心他孤掌难鸣,于是就悄悄跟了过来。小马大喜,吩咐盯住咖啡馆门口,自己去找电话机往市局总机打电话。这个机灵的小伙子,后来被公安局招收进去当了一名刑警。

小马打电话过去时,徐伯龙还没有离开市局,这样就直接接到了电话。徐伯龙闻讯自然喜不自胜,说马上调人来增援小马,同时又指示把真的人民币兑给那个女人,然后跟踪咬上,找到对方的老窝后,一锅端了。

小马返回监视点后,让那个协助监视的小伙子把“允许兑换人民币”的决定带回收兑点。那小伙子离开后不一会儿,徐伯龙和关志存就来到公平路监视点跟小马会合。小马直到这会儿一颗心才算放了下来,否则以其一人监视对方,还真怕突然冒出点什么意外来闹一个力不从心哩。不一会儿,杜奔也骑着他那辆摩托车奉命赶到了。

4个侦查员在咖啡馆附近等候了一个多小时,那个女人估计时间差不多了,就结了账离开咖啡馆。事后想来,她在离开咖啡馆前肯定已经让侍者给她打了叫车电话,这会儿她一出门,一辆“祥生”汽车行的出租车就驶至门口停下让她上车后驶离了。这边幸亏徐伯龙事先考虑得周到,把杜奔连人带车调了过来,当下就发动过后跟了上去。

剩下的徐伯龙、关志存、小马3人商议了一下,认为既然那个女人待在咖啡馆喝着咖啡等候,那说明她始终认为是一切正常没有危险的,因此她叫了出租车是为了取了兑换的人民币后迅速离开收兑点,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做贼心虚”的心理在起作用。于是,3人就决定还是去收兑点。

却说杜奔驾着摩托车跟踪那辆“祥生”出租车,原以为也是去收兑点的,哪知车过收兑点却没有停下,而只是放慢了速度。杜奔最初还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就也放慢了车速,远远地盯着。出租车离开收兑点后,往前行驶了一段距离,忽然掉头。杜奔一惊,以为对方已经发现了他在跟踪,急忙拐进了路旁的一条小弄堂。只见出租车往回行驶,杜奔不管三七二十一,跟上去再说。那出租车经过收兑点时,又是放慢了速度缓缓行驶。这回杜奔算是弄懂了:那个女人是在观察是否已经被察觉了。

如此,杜奔心里就有了底,驾着摩托车跟着出租车兜了几个圈子。出租车最后果然还是在收兑点停了下来,那个女人假装若无其事地下了车,很沉得住气的样子询问兑换的人民币是否已经拿过来了。工作人员把50085亿元人民币交给她,请她点数。这女人毕竟心虚,说了句“你们做事我哪有信不过呢”,拎着装钱的箱子一头钻进了出租车就让司机离开了。

这时,徐伯龙等人已经拦下了一辆“云飞”车行的出租车,当下就和杜奔一起跟了上去。那辆出租车直驶外滩南侧的董家渡码头,那女人下了车,走向轮渡码头的售票窗口,买了一个筹子,进了检票口。侦查员急忙买了筹子跟进,正好一班轮渡从对岸驶抵,却不料那女人已经雇了一个挑夫把箱子扛在肩上,跟着她混在抵达的乘客人群里往外走了。

侦查员这才领教到了对手的狡猾,当下紧紧盯着。那女人出了码头,叫了一辆黄包车走了。徐伯龙和关志存马上各叫了一辆三轮车跟了上去,杜奔则驾着摩托车载着曹孝先远远地跟着。

黄包车载着那个女人行至苏州河流向黄浦江的入口附近的北苏州路,在一幢平房前停了下来,车夫收了车钱就离开了。

从这时起,这幢3间平房就受到了侦查员的严密监视。徐伯龙让曹孝先对这幢平房的情况进行了调查,一小时后获得结果:这幢平房原是“鸣洋纺织品进出口商行”的仓库,该商行在两个月前已经停止营业。老板在上海解放前夕已经携家前往香港,将产业委托一位姓顾的亲戚代管。4天前,这位顾姓亲戚把房子租给了别人,房客情况不详。

专案组的思路是:这个女人不可能是伪造金圆券案的主犯,她的背后肯定还有操纵着她的幕后人,那才是大鱼,所以,宜采取守株待兔的方式等待她的幕后人露面。

哪知,这一等,竟然就把这个女人的性命给等没了!

专案组对守株待兔的人员作了两人一班、每班4小时的安排,第一班是杜奔和关志存,第二班是曹孝先和小马。徐伯龙自己没有安排轮守,他向局里要了一辆小吉普待在附近一条马路上作为机动力量,又在旁边一家旅馆租了个房间,作为不轮值的侦查员的休息点。

第二班的曹孝先和小马是晚上8点20分接替第一班的两个侦查员杜奔和关志存的,换班时上班人对接班的自然要有几句情况交代,当曹孝先听说入夜后一直到现在那个女人还没有开灯,也不曾有过什么动静时,心里就有点嘀咕,暗忖那主儿骗兑人民币劳累歇着了还是怎么着,怎么没有一点儿动静呢?曹孝先和小马两人是化装成无业游民进入监视岗位的,两人钻在那幢平房附近空地上堆着的空水泥窨井管里,目光始终盯着平房,竟然一直没有什么反应。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