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2部分 侦破伪造金圆券案 侦破伪造金圆券案(12)

东方明侦破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URL]   小老头欠首道:“免贵姓胡,住法华镇路303号。”   “哦!请问胡先生,你这些金圆券一共多少自己有数吗?”   “对不起,我没有点过数,在家里过磅秤约了约,大概在10万亿元吧。”   “这样吧,这些金圆券暂时放在这里让他们点数,你呢,跟我走一趟。”   “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小老头欠首道:“免贵姓胡,住法华镇路303号。”

“哦!请问胡先生,你这些金圆券一共多少自己有数吗?”

“对不起,我没有点过数,在家里过磅秤约了约,大概在10万亿元吧。”

“这样吧,这些金圆券暂时放在这里让他们点数,你呢,跟我走一趟。”

“走一趟?你先生是……”

“我是市军管会公安部的工作人员。”杜奔出示盖有军管会公章的公函让对方看了看。

小老头慌了,急扯白脸道:“不是说‘无限制的、无差别的’收兑金圆券吗?怎么说话又不算数了?”

杜奔告诉他,让他“走一趟”跟收兑这件事本身没有关系,而是另外的原因。话说到这份上,小老头不去也得去了,于是就跟着杜奔去了附近的派出所。

进得门去,杜奔把小老头交给一个小警察后,先去找了军代表,出示公函后,要求立刻派员前往法华镇路303号小老头家里去搜查。然后,杜奔就去讯问小老头。原以为必得费一番口舌才能对付得下来。哪知一踏进那间屋子,那小老头已经对他连连鞠躬,口称:“愿意说清楚情况,希望政府谅解。”

既然主动要求交代清楚,那你就说吧。于是,这个姓胡的小老头作了以下交代——

小老头在长宁区法华镇开着一家不大的鱼行,生有两个女儿,都已经出嫁。小女儿是抗战胜利前一年出嫁的,其丈夫当时的对外身份是做五金器材生意的掮客,其实是国民党军统局派遣到上海从事地下工作的特工,不过当时隐蔽得很好,连老婆也不知道。结婚不到一年时间,抗战胜利了,这个特工从地下浮到了地上,摇身一变成了军统局驻上海的一个什么机构的负责人。后来军统局改组为国防部保密局后,他又是保密局驻沪第三特别视察室少校副主任。

随着局势不断变化,国民党那班人开始布置败退后路。胡老头的特务女婿因为以前从事过一段时间的五金生意掮客,算是跟经济搭得上的,就被保密局任命为新组建的“经济特别督查室”第二组组长。这个组驻在上海,对上海特别市范围内的30个区的金融情况进行监管、督查,其中也包括对印制金圆券的位于市区曹杨路桥堍的中央印制厂。保密局长毛人凤亲口对胡老头那特务女婿交代:该组应直接对保密局长本人负责,所有情况应直接向他报告,接受指令。这时早已不是抗战时期的“地下工作”年代,因此特务女婿跟丈人喝酒时,常常口无遮拦,使胡老头得知了上述情况。

上海解放前夕,胡老头那特务女婿奉命撤往广州。临走前,他用汽车载来了这些金圆券,说是从中央印制厂拉来的,送给老丈人。胡老头生性胆小,解放前夕市面上一片混乱,他哪敢把这些金圆券拿出去抢购东西?于是就搁在家里。上海解放后,人民政府贴出布告说可以用金圆券兑换人民币,于是他就动了兑换的脑筋。没想到竟发生了这种始料不及的情况。

讯问结束后,军代表亲自带队前往胡老头家搜查的结果也出来了,没有发现金圆券,只搜到了一些保密局内部印刷的特工方面的技术资料。

杜奔将情况向徐伯龙作了汇报,徐伯龙让把胡老头的那些金圆券送往“上海人民印制一厂”(即原“中央印制厂”)去作鉴定。当天晚上,鉴定结果就出来了:这些金圆券一共是10.35万亿元,全部是由“中央印制厂”印制的,其中一部分是错票,已经被剔除出来了,尚未来得及销毁。这些金圆券是由保密局“经济特别督查室”凭毛人凤的手谕直接从该厂仓库提取的,提取时间是1949年5月14日下午14点23分。

至此,这些金圆券的来龙去脉以及真伪问题就已经完全清楚了。专案组再次遭遇断线!

当天晚上,专案组成员在福州路市公安局开了个碰头会,对情况再次进行了分析,认为侦查方向没有错,照此方向进行下去,完全是有希望获得有价值的线索的。

这个观点产生后不到24小时,就被事实证明是正确的。

1949年6月1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公安局成立挂牌的前一天,中午12点半,徐伯龙正在办公室啃着烧饼权充午餐的时候,接到了关志存从榆林区打来的电话,说该区榆林路收兑点发现假金圆券!徐伯龙不知怎么地凭着直觉感到确实是该有价值的线索露头时候了,当下马上前往。

这次的发现跟前几次不同,前几次都是当场连人带金圆券扣下,这次却是前来兑换的人离开之后,工作人员才发现收进的金圆券竟是假钞。徐伯龙赶去时,那个收兑点已经临时停止收兑,所有工作人员、义工、志愿者正在从银行赶来的两个资深职员的指导下清检收兑的金圆券。

关志存向徐伯龙报告了经过情况:中午前,一个35岁左右的女子乘着一辆三轮车来到收兑点,让车夫从车上卸下了两麻袋金圆券,要求兑换人民币。收兑点的两个银行职员、5个义工一齐动手检点,打开麻袋一看,都是清一色的50万元金圆券,有新票有旧票。于是就清点,一共是1200亿元金圆券,于是就兑换给那女子120万元人民币。那女子小心翼翼地把人民币放好后,招了一辆黄包车坐上后就离开了。

一会儿,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市分行“收兑金圆券工作组”的两个“老法师”级资深职员巡查到了这个收兑点,对收兑的金圆券进行例行检查,结果令人大出意外:先是发现收进来的大约700亿元金圆券旧票是假币,随即又检查新票,也有疑问。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