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2部分 侦破伪造金圆券案 侦破伪造金圆券案(11)

东方明侦破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URL]   B说那是他倒卖古玩所得,上海解放前几天,有个朋友要逃海外去,找他买下一帧明代唐寅的真迹,因为大洋凑不齐,就以超值金圆券结算。当时物价飞涨,齐白石到上海来开画展,卖画所获的金圆券是动用了汽车装载的。老先生一时大意,没有当天兑成银洋或者买下一批什么货物,结果把金圆券运到北平后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B说那是他倒卖古玩所得,上海解放前几天,有个朋友要逃海外去,找他买下一帧明代唐寅的真迹,因为大洋凑不齐,就以超值金圆券结算。当时物价飞涨,齐白石到上海来开画展,卖画所获的金圆券是动用了汽车装载的。老先生一时大意,没有当天兑成银洋或者买下一批什么货物,结果把金圆券运到北平后竟然只值两棵白菜的价钱了,气得齐老先生大骂国民党。B原想把金圆券赶紧出手的,可是这天解放军打进市区了,市面上的所有交易都已停止,于是只得存放于家中。现在听说人民政府允许以金圆券兑换人民币,赶紧来换。金圆券太多,一车拉不下,家里还有一部分。

杜奔于是就叫上几个警察一起去B家搜查,果然发现客堂里还堆着6麻袋金圆券。他向B的家人和邻居作了调查,得知B说的是实话。他的几个邻居那天都是亲眼看见客户用汽车载着这些金圆券过来的,另一老学究也作证说B卖唐寅真迹之事,说他是中人,在买卖合约上签了姓名的。让B妻把那合约拿出来,果然如此。

这样,杜奔就放过了B。但派出所还是要追究B大闹收兑点的责任的,把他送到徐汇分局去吃了两天免费饭。不过,那些金圆券还是按照规定给他兑换了。B于是很感动,逢人就说共产党好。不过,共产党是实事求是的,并不因为被B赞不绝口而放松警惕,后来镇压反革命运动时,B的历史问题还是受到了追究,判了7年刑,押解安徽劳改。后来刑满释放后留场就业,直到20世纪80年代才退休返沪。

杜奔在对B家进行搜查的时候,老闸区那边曹孝先也已经开始了对A的秘密调查。

A的父亲是经营西药的资本家,在香港也有产业,生有子女各二,A是老三。上海解放前夕,A父带着老婆、两个女儿去香港避风头。留下老大、老三两个儿子看家,同时还担负着向香港方面通报上海最新消息的使命。老大是大学生,只知埋头读书,其他百事不管。而19岁的老三正好相反,除了读书不行之外,其他做什么都行,当然在吃喝玩乐方面没少下过功夫,年龄不大社会经验倒已经积累了若干。老爸交办的使命就落到了A的身上。

这天,A得知人民银行开始收兑金圆券,上海市场上正式流通人民币,寻思不知是真是假,共产党说的和做的究竟是不是一个样?于是就决定出去试一试。他从家里拿了10亿元金圆券,又装了一旅行袋的旧书,盘算先把金圆券兑换了人民币,然后再去旧书店把旧书卖掉,看人家给他的是不是人民币,这样就完成了检验共产党在这件事上说话真假的问题。

A顺利地换到了1万元人民币,原想去旧书店卖旧书的。经过一家南货店时,忽然想起用金圆券兑换到的人民币去买东西不就能检验那个问题了吗,何必大老远的跑到旧书店去折腾?于是就用那1万元去南货店买了红糖等商品。

等到曹孝先登门拜访时,A已经写好了一封向老爸报告情况的函件,正准备出门去邮局投寄。这倒也好,这封尚未寄出的信正好为其的行为动机作了合理的诠释。

这天,另外还发生过两条被疑为假金圆券的线索,侦查员随即调查,但都一一排除了。

次日,1949年5月31日中午,第五条线索出现了。

第五条线索的当事人C是一个外形矮小、猥琐的小老头,身穿一件洗得发白的竹布单长衫和陈旧黑色丝绸裤子,已经是江南的阳历5月底了,这人还不可思议地戴着一顶脏兮兮的瓜皮小帽。C是揣着双手走到长宁区的一个收兑点的,由于这身装束,身上还隐隐地透着一股鱼腥味。工作人员都以为这是一个经营得很不得法的鱼贩子,正想着他会从兜儿里掏出几张金圆券来兑换时,忽见他举手一招,只见一辆三轮车从拐弯角那边踩了过来,车上装着堆得高高的纸板箱,如果不是用绳子紧紧捆扎着,一路上肯定会不时掉落一箱下来的。

工作人员觉得有点不敢小觑地望着小老头,目光里兜着一个问号:这里面都是金圆券?

小老头小心翼翼地发问:“政府的布告上写着采取‘迅速的、全面的、无限制的、无差别’地将金圆券兑换成人民币的收兑方针,此话当真?”

工作人员回答说确实是这样,你装来的这些纸箱里面全是金圆券吗?没关系,我们全部换给你。小老头以微笑代替感谢,随即作出一个令人感到意外的动作,他再次高高举手一招,方向却是朝着马路对面的。只见马路对面的弄堂里一前一后驶出了两辆三轮车,同样是装着堆得高高的纸板箱,穿越马路在收兑点前停了下来。

小老头招呼三轮车夫把纸板箱卸下来,好家伙,三辆三轮车上一共装来了21箱金圆券,堆在一处就像是一座小山似的。小老头一边掏出香烟散给三轮车夫,一边对工作人员说:“你们点数吧,这些金圆券总数估计在10万亿吧,按政府公布的10万圆金圆券兑换1元人民币的比值,你们该兑换给我1亿元。”

1亿元!好家伙,即使折合后来的新币,也得整整1万元哩!这个其貌不扬、身上透着鱼腥味儿的小老头,人家广大劳动人民刚刚翻身还没解决温饱问题时,你已经是万元户啦!这人是不是有点可疑?

待到打开纸板箱,疑点就更凸显了:那一箱箱金圆券,全是崭新的100万元、50万元的大票面,更奇怪的是,这些金圆券是100张一扎连号的,而通常新钞票上的封条却没有,而是以橡皮筋替代。工作人员互相使着眼色,一边稳住小老头说需要点检,一边已经暗暗派人去向侦查员打电话了。长宁区的收兑点,也归杜奔管,他那时正在长宁分局的食堂里吃饭,接到电话就扔下吃了一半的饭菜,出食堂骑了摩托车就奔收兑点。

杜奔到那里时,小老头还没走,正和工作人员一起点检金圆券。杜奔穿着便衣,所以尽管他跟工作人员打招呼出示证件什么的,那小老头还只以为是人民银行系统的人员,神色不变地继续协助工作人员点检。

问题还真出现了,一个工作人员发现一张100万元面值的金圆券的流水号印得有一点点歪斜,于是就悄悄放在一旁。杜奔见了拿过来一看,心里窃喜,但表面上犹是声色不露。

接着,这种流水号码歪斜甚至连号、跳号的情况接二连三地出现了。这种纸币,即使在弄堂口那种小烟纸店不识字的女掌柜的手里,也能够轻而易举地识别出是真币假币了。如此,已经没有必要再清点下去了,工作人员随着杜奔的一个手势停了下来。小老头不解地望着众人:“怎么啦?怎么不点了?”

杜奔问:“这位先生贵姓?府上哪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