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2部分 侦破伪造金圆券案 侦破伪造金圆券案(10)

东方明侦破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URL]   根据分工,专案组长徐伯龙坐镇于即将成为几天后正式成立的上海市人民政府公安局本部机关的四马路原国民党上海市警察局负责主持侦查,其余4名侦查员曹孝先、关志存、徐伯龙和小马则分别前往划定的4个区域,每人负责90个收兑点进行巡查。以专案组区区5人要想监控全市30区369个收兑点,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根据分工,专案组长徐伯龙坐镇于即将成为几天后正式成立的上海市人民政府公安局本部机关的四马路原国民党上海市警察局负责主持侦查,其余4名侦查员曹孝先、关志存、徐伯龙和小马则分别前往划定的4个区域,每人负责90个收兑点进行巡查。以专案组区区5人要想监控全市30区369个收兑点,那是很困难的,难免会出现挂一漏万的情况。因此,这项工作主要还是借助于收兑点的工作人员。而收兑点的工作人员并非全是银行的资深职员,其中有的入行不过短短几个月,对于金圆券真伪的识别能力有限,因此专案组意识到接下来要进行的这个侦查步骤显然是困难重重。

在开始收兑金圆券的最初两天里,专案组获得了5条线索。为了叙述的方便,这里将其中3条线索的当事人根据他们出场的先后次序,以英文字母来表示:

A,这是一个20来岁的男青年,身架高大,5月底的上海还没有进入夏天,这位仁兄已经是一身夏装打扮,西装短裤,中袖运动衫,露出两条肌肉发达的臂膊,上面刺着两条盘旋在一起张嘴吐着红色信子的青蛇,骑着一辆英国名牌自行车,一看便知是一个富家青年,纨绔子弟。

如此一个主儿,于人民政府规定的收兑日的第一天的上午10点,踩着一辆自行车一本正经地赶到老闸区的一个收兑点来,自行车前面的网兜里放着一个捆扎得方方整整的大纸包,后面书包架上还捆绑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大旅行袋,打算兑换多少金圆券呢?

这人把网兜里的大纸包拎出来放在桌上,打开,是清一色的100万元面值的崭新金圆券,一共是10扎,每扎100张,合计10亿元。10亿元能兑换多少人民币呢?按照军管会规定的100000比1的比值,可以兑换1万元人民币——这是旧币,相当于如今市面上使用的人民币的1元!

崭新的100万元面值的大扎新票,引起了收兑点工作人员的注意。那是两个20岁出头的青年,其中一个是年初刚进旧银行工作的练习生,就是现在所说的学徒;还有一位则是由区政府推荐的协助收兑金圆券的追求进步的社会青年,现在的说法就是义工、志愿者。这二位工作积极性、革命警惕性都很高,但缺乏的是识别真假钞票的本领。现在对眼前这位纨绔子弟产生怀疑的原因,是因为这人竟然拿出10亿元崭新的100万元面值的金圆券来兑换,这种整齐划一的大票面新票是他们之前经手的那些兑换活儿中从未有过的。于是他们就要对这位主顾予以特别关照了,一个辨认钞票的真假,一个指着自行车后面书包架子上的旅行袋问:这也是金圆券?也兑换?

纨绔子弟说不是金圆券,是旧书,准备卖给旧书店的。一边说着,一边拿出美国骆驼牌香烟请工作人员抽,遭到拒绝后,他自己往嘴上叼了一支抽了起来。

那位练习生点检金圆券,没有发现问题,只好把1张壹万元人民币递给他。他是这个收兑点的负责人,有处置事情的决定权,想起领导关于密切注意识别假钞的指示,当下就在那青年说声“告辞”上车欲离的一瞬间,对旁边一个女志愿者使了个眼色。

解放伊始,人民群众出于对共产党新政权的拥护之心,寻找一切机会义务协助政府工作人员做工作,特别是那些年轻人,但凡逮到这种机会,往往是鞍前马后车轴般的转,常常比主持工作的本主儿还忙。这天上海的369个收兑点上,每个收兑点都聚集着一帮子男女青年,相帮插彩旗、贴标语和维持秩序。这个练习生此刻就差了一个有自行车的女青年志愿者跟踪那个可疑的纨绔子弟。

跟踪的结果很快就出来了:那主儿骑车去了附近一家南货店,用兑换得的那张新人民币购买了一包红糖、一包桂圆和一些石碱,然后返回了距这个收兑点4条横马路的一幢花园洋房,听看门人称呼是“少爷”,那看来就是洋房的少主人了。看那花园洋房的规模,这户人家应该是上海滩小有名气的资本家。这样一个资本家家庭出来的少爷,不差家里的佣人保镖之类兑换钞票,而竟是自己亲自出面来兑换区区1万元人民币?这是不是有点夸张?另外,他不是说要把自行车书包架子上那个旅行袋里装的旧书卖给旧书店吗?怎么没去旧书店而是直接回家了?

练习生认为这是一个明显的怀疑对象,于是赶紧去附近找了个电话机向领导汇报了。银行领导随即给徐伯龙那边打电话通报情况,徐伯龙便指示分管那坨收兑点的侦查员曹孝先立即调查。

就在曹孝先闻警出动的时候,市区另一侧的徐汇区的一个收兑点也冒出了一个可疑对象B。

主持这个收兑点的银行工作人员是一个业务经验丰富的中年职员,银行领导考虑到这个收兑点地处市民密集居住点,可能前来兑换的市民比较多,所以另外给他配备了助手,其中一个是银行的练习生,另外数位则是义工、志愿者了。

B甫一出场,就引起了一个复姓完颜的志愿者的注意,这是因为以下两个原因:一是B是一彪形大汉,身穿黑色对襟国术练功服,未扣严实的衣襟间露出密集的胸毛,很容易使人觉得此人不是一个良善之辈;二是别人都是把要兑换的金圆券拿在手里、装在袋子里或者用自行车推着送来的,这人却是拉着一辆人力车,上面装满了一个个鼓鼓囊囊的麻袋。这样,当这人的人力车刚停下一边擦汗一边嘀咕着埋怨“怎么这么多人”的时候,就被完颜盯上了。

完颜上前招呼他不必排队,到这边来,又问:你车上装的都是金圆券吗?一共多少自己点过数吗?

大汉傲然回答:不多,也就1万亿元吧,我没有细数过。你们不必过于较真的,估摸着差不多兑换就行了,不过麻袋要还给我的。一边说着一边把一个个麻袋从车上往下卸。完颜解开扎住袋口的细绳,让旁边的同伴相帮着把金圆券倒出来堆在一旁,不禁暗吃一惊:都是面值50万元、100万元的大面值金圆券,有新有旧,新旧比例大约在8比2。

1万亿元金圆券按照比值可以兑换1000万元人民币,放在60年后的今天也就1000元钱钞,实在不算什么,但在当时已经实在是一笔足以使人非常注目的巨款了。后来的“三反”“五反”运动,全国范围内凡是被查出贪污数额达到1亿元人民币(旧币,相当于现在的1万元)的,没有一个不被判处死刑的。

由于这大汉是个兑换大户。所以工作人员给予特别优待,没有等待,立刻着手点钞。由于大汉有疑点,所以点钞由那个被称为“老法师”的中年职员主持,他本人当然不动手,而让一群热情高涨的青年义工、志愿者动手,自己则抽查检验金圆券中是否混有假钞。1万亿元的纸币,即使都是50万元、100万元面值的大票,也有100张一扎的1万多扎。试想,如果一一点数,那得耗费多少时间?其实,对于这个问题,银行方面事先是有内部说法的:遇到这种情况,可以采用抽检后称重量的方法来解决。这个说法当然不会对外公布,所以这个大汉不知道。因此,当他看到这边一群人一人拿了一扎金圆券拆开后一张张点起来时,火就不打一处来,也不知这人是犯了哪门子邪,二话不说,飞起一脚把一张桌子踢翻,破口大骂起来,内容还夹带着对人民政府的不满。

这个彪形大汉不知道,即使他没有表演“飞起一脚”的国术动作,人家也正动着“热情挽留”他的脑筋,此刻这一脚,正好省得寻找借口由头了。那些义工、志愿者当下就一拥而上把他团团围住,七嘴八舌,指责的指责,对骂的对骂。这个收兑点离派出所没多远,步行几分钟就到,这边闹腾着的时候,那边早已得知消息,没等大汉脑子里理清楚应当作出怎样的反应时,警察已经出现在面前了。

巧的是,分管徐汇区收兑点的侦查员杜奔骑了他那辆摩托车在他的分管区域内巡查,这时正好到这个收兑点,听说有这样一件事情,马上让把那些金圆券先就地封存,然后赶到派出所去跟B见面。

B这时才知道什么叫“新旧社会两重天”,他是青帮成员,以倒卖古玩为业,解放前倚仗帮会势力蛮横无理惯了,警察也没怎么他,常常还要看他的脸色训训对方。现在警察还是那几张脸,却好似不认识他了一样,说动手就动手,把他逮了进来。这时B才意识到不对头,想起了“人在屋檐下,怎敢不低头”的世训,于是便低头认错。但这时认错也没用了,因为杜奔赶到了,要追查他的金圆券来路。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