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2部分 侦破伪造金圆券案 侦破伪造金圆券案(9)

东方明侦破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URL]   范宏泰抽着杜奔递过去的“大前门”,一副胸有成竹的架势,用上级对待下级的口气问道:“旧货行你们去调查过吗?”   徐伯龙有点懵住了的感觉:“旧货行?什么意思?”   范宏泰还没有开口,一旁的杜奔忽然叫声“哎哟”直拍自己的脑袋。这个在国民党上海市警察局干了几年刑警的地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范宏泰抽着杜奔递过去的“大前门”,一副胸有成竹的架势,用上级对待下级的口气问道:“旧货行你们去调查过吗?”

徐伯龙有点懵住了的感觉:“旧货行?什么意思?”

范宏泰还没有开口,一旁的杜奔忽然叫声“哎哟”直拍自己的脑袋。这个在国民党上海市警察局干了几年刑警的地下团员被机修厂老板这么一提醒,想起来了:“对啊!有可能这支橹是从旧货行淘来的呢!”

范宏泰说:“我以为你们已经去过旧货行了呢!那天前来装运印刷机的那只小船,新旧程度跟那支写着‘和元记’字号的橹根本是不配称的,船旧,橹新。因此,估计那条小船上的原配橹已经丢失,船主人就去旧货行淘了一支。这样,你们去吴淞镇上的那家专门出售船舶用品的旧货行,我估计这支橹十有八九就是从那里卖出来的。”

徐伯龙和杜奔匆匆返回旅馆,对关志存说了一声,杜奔推出摩托车,载了徐伯龙马上出发前往吴淞。找到那家专门出售船舶用品的旧货行,一问,果然如范宏泰所估料的,他们不久前出售过一支“和元记”的橹。至于“和元记”是哪里的一家经营什么的商号,他们倒并不知晓,因为这支橹的来路有点放不上台面。那是一个农民说是在长江里捡到的,放在家里没有用,就扛到旧货行来卖掉,也好换几个酒钱。至于那农民说得诚实与否,这就不是旧货行需要知道的了,当时这个行业的规矩是:只要卖货人不是直接说是盗劫诈骗而得,通常都是没有二话地收购下来的。

侦查员的思路很清晰,对旧货行老板说我们不想了解“和元记”是哪家字号位于何方,而只想知道是谁向贵号买下了那支橹的。那个胖墩墩的老板于是就让伙计拿来账册,翻了片刻,指着上面的一行毛笔字让侦查员看,只见上面写着:高桥镇木路村李海王。

旧货行胖老板说:“就是这个人买去的,当时杀价太凶,我还有点舍不得呢,不过想想那天正好是我独生儿子的生日,也就算了。”

行了,不说罢,找他去!

木路村离高桥镇3里,不过摩托车是无法开过去的,都是尺把宽的小路,还有独木桥。徐伯龙和杜奔、关志存,乘了主动积极协助的老洪所借的一条小船前往,顺利找到了那个李海王,也看见了那台从“宏泰机修厂”买去的印刷机。这个李海王见到侦查员登门一点也不慌,不等侦查员开口询问,看了出示的公函后反而开口发问来者何意。那就索性开门见山地说印刷机之事吧,你一个庄户人家买这样一台机器来干吗?

李海王大笑,说您几位眼力显得不配,我此刻虽是住在这村上的庄户人家,但我本人并不是种田出身的人啊!我是干什么的?听口音你们二位是上海市区的?那一定知道虹口公平路上的“庄严印刷厂”了?以前那里是日租界,那厂是日本人开的,叫“武藤印刷株式会社”,后来抗战胜利前夕那日本老板要急着回国,就把那厂子低价抛售,由一个叫庄书志的先生和他的妹夫严稼夫合伙买了下来,改名为“庄严印刷厂”。兄弟不才,就是那家印刷厂的工人。我是抗战前两年就在日本老板手下做了,十几年做下来,印刷厂的每个工种都干过,而且都精通。

李海王说到这里,发现来人还站着,便招呼大家坐下,动手沏了一壶茶,给每人倒了一杯。然后继续说下去,刚才说到哪里了?哦,说到兄弟我的技术不赖。那印刷厂换了老板,第一个出面挽留的对象就是我啊!本来我也不用回乡来吃闲饭了,可是局势如此,没有办法。去年12月,我那二位老板不知吃了哪门药,忽然说如今形势紧张,国军徐蚌会战失利,看来共产党要打到上海来了。听说在共产党手下日子难过至极,咱们去海外吧。人家老板这样决定了,咱们底下这些工人是没有说话的份的,是人家的产业嘛,开厂关厂还要来问你?这样,今年3月上旬,工厂的机器就都拆掉了,听说是运到新加坡还是马来亚去了。老板还邀请厂里的技术骨干跟他们一起去,第一个找的还是我,我的家小都在浦东,我怎么可能抛下家小单身走人呢?当然一口回绝了。这样,我就只好失业回家了。不过,人家老板倒还懂得江湖上的规矩,给我发了一笔疏散费。

我回乡后,对于前途得有个考虑啊,反复想下来,觉得“做生不如做熟”,还是干我的印刷老本行为好,我可以在高桥镇上开一家印刷社啊。我就联络了两个也是失业了的工友,原先都是一个工厂的弟兄,他们很是赞同。这样,我就去“宏泰机修厂”淘了一台旧的印刷机,房子也已经看好付过定金了,就在高桥镇上娘娘庙旁边。如果没有意外,准备今年7月1日要开张的。

李海王这番话语说出来,听得侦查员真是“面面相觑,做声不得”,看对方那副从容的神情,凭经验就可以断定说的是真话了,眼前这人跟“伪造金圆券案”看来是没有关系的。

不过还是需要调查一下的,于是马上分头对租房情况、另外两个工友合伙情况等进行了调查。当天傍晚,徐伯龙3人会合,交换了调查情况,证实李海王所言内容完全属实。不久,李海王和两个工友果然开出了一家印刷社。

这时,去奉贤调查的小马已经结束了对那里的调查,返回了上海市区。昨天留在南汇县调查的曹孝先也打来电话说没有任何收获。下一步工作怎么走?这需要专案组长徐伯龙作出决定了。

徐伯龙经过一番考虑后,决定全体返回市区,重新制定侦查方向。

重新制定的侦查方向是直接盯着银行收兑点了,因为按照案犯作案的正常速度估计,他们肯定已经完成了伪造金圆券犯罪活动,从次日起开始把工作重点转换到兑换上了。这样,侦查工作就只得借助于银行收兑点的工作人员,请他们注意识别假金圆券,一旦查到,就可以顺藤摸瓜追查下去了。

当天晚上,专案组分头驱车前往全市各区的上海市人民银行分行下属中心营业所(当时还没有“支行”的说法)交代协助侦查的事项。当时上海市延续国民党执政时的行政区域划分,一共有30个区,受时间和交通工具的限制,侦查员不可能一一跑到,那些远的区,就由上海市人民银行分行直接用电话下达指令了。

外滩海关的大钟敲响了12下。明天将要来临,不知运气如何?

1949年5月30日,是新中国上海金融史上一个必须记入史册的日子。这天,成立于1948年12月的中国人民银行在沪组建的上海市分行正式成立挂牌。同日,上海市民开始将即将退出市场流通的金圆券向人民银行收兑点以10万元兑1元的比值兑换人民币,人民币开始在上海市场大规模流通。

对于侦查“伪造金圆券案”的专案组诸君而言,从这天开始,他们进入了第二阶段的侦查,第一阶段侦查工作的失利以及时间的紧迫,给专案组5位侦查员的心头增加了压力。但是,事到如今,压力再大也得迎头而上,而且有进无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